小说山 > 穿成师徒恋的圣母女配 > 第八章
师徒俩从头到脚购置一套,总共花了十五两。魔主大人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土不拉几的大绿褂子,第一次震惊于单九离谱的审美。
  
  “怎么了?不挺好的嘛!”单九自己则换了一身朱红的窄袖胡裙。她常年在外跑,衣裳只挑合身的买。此时一身胡裙将她窈窕的身姿衬托得越发腰细腿长,优越的体型展露得淋漓尽致。清艳精美的眉眼与她随性不羁的气度仿佛被红色点亮,让她整个人透出一股独特的昳丽来。
  说起来,这还是她这将近两个半月来穿嫁衣给穿出来的审美。从前只知黑.道袍的瑶光仙尊在体验过朱红嫁衣后,惊觉原来自己穿红色如此之好看。所以她决定,以后所有的衣裳就选红的。
  
  “就你说它哪里好?”魔主大人都惊了,这绿菜梆子一样的翠哪里好看了!
  
  单九见他眉头拧得打结就不懂了,这屁小孩儿毛病怎么那么多!
  她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我穿红你穿绿,你我师徒站在一起就是红配绿,这是多经典的配色?小孩儿不懂美丑就别瞎吵吵,有句话叫什么来着,红配绿,赛狗屁……”
  
  话未说完,单九意识到不对。斜眼看了一眼小娃娃,小屁孩儿脸色果然已经铁青了。
  
  单九:“……”
  
  魔主大人几乎仇恨地看着她,恨不得一棒子给这女人脑袋瓜敲破。
  
  “干什么干什么!都说小孩子家家的不要穿得太好!容易被人贩子盯上!”
  
  “你知道这年头人贩子拐卖多猖獗吗?如今这世道乱的很,像你这样长得就好卖的孩子,一拐一个准。”单九梗着脖子,越说越觉得自己为之计长远,“你想想看乡下小孩儿谁不是穿得灰不溜秋满地打滚的?就你非得攀比。人城里孩子都前簇后拥不需下地才穿得那般华贵,你有奴仆么,就非要那些华而不实的衣裳?何况这一身多好看啊,还是为师特意为你选的,远看着就像一根草,碧绿碧绿的,朝气蓬勃!如此显眼的色泽,走在人群中为师都不用担心你会走丢。”
  
  “……那不然我穿红,你穿绿?”
  
  单九想也不想就拒绝:“你想的到美!”
  
  “……”周辑一口气哽到了喉咙眼。自从跟了这女人,他已经不知第几次失态。魔主大人从前从不为外物所扰,终于在眼前这女人身上踢到了铁板。深吸一口气,将这口恶气咽下去。他心中暗暗告诫自己莫冲动,等他恢复,他可以让这伶牙俐齿的女人穿一辈子绿。
  
  “穿绿袍子,要不然就亵衣,自己选!”
  
  “……罢了。”女人,你给本君等着!
  
  硬邦邦丢下两个字,他用力地迈开小短腿夸出门槛,走了。
  
  这简直是魔主大人人生之最低低谷!他泄愤地走在前面,一脚一脚十分用力。远远看着,就像是一只生气在乱蹦哒的小绿豆。
  
  单九对此嗤之以鼻。小孩儿不能娇惯,越惯着越会蹬鼻子上脸,这是单九无师自通的育儿道理。一手甩着银角子,完全不管前头怒气冲冲的小身影,单九牵着牛便优哉游哉地跟上去。
  
  师徒二人从成衣铺子出来,立即引来了一众瞩目。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双双眼睛嗖嗖地瞥过来。周辑眉头皱起来,显然对这种瞩目感到不适。事实上,早在两人出现在这条街道就已经引来了注意,一路走过来,眼睛就黏在她们身上。这般也不奇怪,毕竟这座小城每日往来的生人不多,像这一大一小相貌生得如此打眼的,十分少见。虚眼一瞥,都恍惚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神仙。尤其这两人身后还跟着一头牛,那牛不牵绳,有灵性般自己跟着。
  
  单九走在最前头,对两边的注目无动于衷。甩着她还剩的八十五两银子,她一路走就一路逛。
  
  街道两边都是摊贩,这城池虽小,但小零嘴儿却十分好吃。
  
  来了人间世,自然得满足一下口腹之欲。单九虽说修行多年,但自来跟灵界诸多修士不一样。灵界修士食进食为麻烦,认为五谷杂粮会产生残渣对修行无益。单九却不这般以为。她自来认为凡事不可绝对。五谷杂粮确实对吸收灵气无意,但作为人自诞生以来便有的本能,美食其实是一种必不可少的慰藉。
  周辑是魔修,自是仙修没那么多的讲究。往日不吃五谷杂粮只是因为魔主大人不重口腹之欲。如今吃饭喝水成了他生存之必须,吃喝与他来说也没多大阻碍。
  
  两人一牛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单九一边往前走,一边去街道两边的小摊贩上挑挑拣拣。偶尔看到新鲜的吃食,买上一小包边走边吃。
  
  魔主大人刚吃过奶又被塞了一嘴零食,肚子撑得难受。
  
  揉着肚子,他偏头瞥了一眼已经悄悄盯了自己一路的行人。那行人见他看过来,眼神一闪,立马低头只做出一副无意看过去的姿态。
  心里的怪异感更重,周辑拧了拧眉头,默默靠近了单九。即便是城中甚少有外人来,他们这般看一路也有些过了。
  
  抬眸看向单九,单九好似对目光一无所知,脸上笑开花的傻乐就没停过。
  像是几百年没吃过好吃的,她一路兴致勃勃地吃吃喝喝。哪怕被拽住了衣角,却毫无所觉。在看到卖乳制糕点的摊子之时眼睛噌地一亮,不顾魔主大人扯着她衣裳,抓起他的小爪子便拖拽着冲过去。
  
  周辑像个风筝似的被她拖拽着到了摊铺前。这摊子的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妇。两人见到单九过来,立即收起打量小孩儿的眼神,仰头笑起来。他们的摊铺上摆满了乳制的各种动物形状的糕点。做的很巧,色泽莹白,奶香浓郁。
  单九捻起一个小兔子模样的问:“这个是什么糕点?好似没见过。”
  
  她话疑问出口,其中妇人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立在单九身侧的小娃娃。见漂亮小娃娃眉头死死地拧了起来,她忙收回了眼帘,细细的嗓音极小声地道:“这个名叫牛乳糕,是用牛乳和冰糖制成的糕点。外子的独门绝技,外头没有卖的,姑娘自然没见过。”
  
  “哦?”单九饶有兴致地打量了许久,“能尝尝么?”
  
  摊子后头的中年妇人连忙切了一小块递过来。
  
  单九尝了口,甜甜糯糯的。奶味儿虽然没有那么浓,差了些许,但这熟悉的味道叫她不由眯起了眼睛。那妇人见状,又切了一块殷勤地递给周辑。
  
  周辑没有接,黑黝黝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妇人。妇人手一僵,有些窘迫地收回来。
  
  单九兀自品尝完,打开荷包,从里头拿出一块银角子:“给我来个十斤。”
  
  话音未落,那自以为悄悄盯着魔主大人的夫妇才讶异地回过神来。他们在这里摆摊有一两年了,再大方的客人买,也不过买个一斤半两的尝尝鲜儿。这还是头一次遇到张口就十斤的大户。当下也不再盯着周辑看了,黝黑的脸上浮现了激动的红。
  
  手忙脚乱地包了点心称。
  
  单九一边看她称一边就捻起刚才那只小兔子就丢进嘴里:“大娘,跟你打听个事儿呗?”
  
  夫妇俩还是第一次挣大钱,自然好声好气地点头。
  
  “我们是从东边而来,是听说唐国有那厉害的法师会做法,特地赶来救命。”单九推了一把魔主大人,将他推到人前:“家弟出生时被鬼祟魇过,只有便病灾不断。爹娘去得早,临去之前托付我照看幼弟。只是幼弟实在羸弱,三日一小病,五日一大病,眼看着就长不到成人。我这听说只要被唐国的法师施了法,就都能祛除鬼祟延年益寿,不知是真是假?”
  
  夫妇俩脸色一变,抬眸看向单九。
  顿了顿,有些欲言又止:“真确实是真,但那法师大人在京城里头,专门给宫里头的公主娘娘贵人们驱魔祛祟,普通老百姓想求他们,怕是难如登天……”
  
  说着,两人瞥了眼小孩儿,有些唏嘘。
  
  “是这样啊……”
  
  “姑娘啊,”那人见单九一脸失望,脸色变了变,几分挣扎地劝说道,“你也别想着找法师做法了,赶紧带着你弟弟回去吧。我劝这孩子如今能吃能睡,漂漂亮亮的,仔细点就能养大。你这般带着他……”
  
  顿了顿,她意有所指,“……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这孩子乖巧的很,跟在我身边不会出事。”单九笑着摆了摆手,又道,“说来也怪,我们姐弟俩这一路走来,就没瞧见几个跟幼弟年岁相仿的孩子,难道这城里都不兴养小孩子么?”
  
  一句话,问得四周都是一静。
  
  单九眨了眨眼睛,面上笑容不变:“不仅孩子少,连年轻妇人也少呢。”
  
  摊主不说话了。
  
  四周僵了片刻,低头各自干各自的,似乎单九问了一个禁忌。
  
  她缓缓地扬起了眉,也不为难摊主,拿了糕点便带着小孩儿走了。不过这一路走,再没有人看过来。刻意避开视线的模样,更显得古怪了。
  
  周辑的眸子暗了暗,前方的女人不慌不忙,牵着他在一家客栈前停下来。
  
  天色渐晚,师徒二人选一处留宿。
  
  单九这些年在外风餐露宿,其实早已经很习惯。但如今身边带了个虚弱又爱穷讲究的凡人幼崽,夜里便不能随意对付了。这娃如今骨头虽然连上了,经脉却还是断的。不仅如此,体内煞气横冲直撞,也亏得这孩子忍得住。这般破碎的身体若再不小心着凉了,指不定就得下黄泉去找他。
  
  “麻烦鬼,”说是这么说,想到掏银子瑶光仙尊还是肉疼了,“以后长大了,记得孝敬你师父我。”
  
  魔主大人对此犹如耳旁风,充耳不闻。他爬过高高的门槛,越过单九蹬蹬地跑进客栈里,敲了一下掌柜跟前的桌子……的腿。
  
  还没桌子腿高的魔主大人木着脸:“两间上房。”
  
  将牛交给小二,单九一把搂起没桌子腿高的小孩儿,曲指给他一脑瓜蹦:“一间。”
  
  “非礼勿……”穷讲究之绝不缺席。
  
  “勿什么勿!又来了。”
  
  魔主很严肃:“即使我再年幼,也是个男子,奉劝你……”
  
  “毛都没长齐呢,还男子,”单九白眼翻上天,“再废话一句,就都别住了。你跟我去睡荒郊野外。”
  
  “……”时不我待,魔主大人闭嘴了。
  
  就在两人吵吵闹闹,一道低沉的嗓音突兀地从身后飘了出来,嬉皮笑脸的单九顿时如遭雷击:“小九,原来你在这里。”
  
  单九身子僵住,一动不动。
  
  那声音不疾不徐,仿佛十分笃定:“你何时回来?我在思过崖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