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成师徒恋的圣母女配 > 第十二章
眼看着那小孩儿手里捏着块碎瓷片,一步一步走过来。
  
  啪嗒啪嗒靠近的脚步声,混合着满屋子刺鼻的血腥味,让漂亮得不可思议的孩子恐怖如厉鬼。老头被骇得双腿瘫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他此时已经没有掳人的念头了,满脑子疯狂想逃:“你,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肉呼呼的小手满是鲜血,一滴一滴顺着他的指缝滴到地板上。小孩儿嫌弃地蹙了蹙眉,仿佛有些被这鲜血困扰。那老汉骇得神魂俱震,眼白一翻一翻的,似是要厥过去。绵软的童声却在此时响起,带着一种不以为意的嬉笑:“奉劝你此时莫昏过去哟~”
  
  他缓缓开了口,嗓音莫名有些甜腻:“否则,我会将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
  
  老汉瞬间汗毛根根竖起,手不自觉抠在地上,用力到青筋根根暴起。想要立即逃离这里,可两条腿就是没出息得动也动不了。小孩儿一点一点靠近,巨大的惊恐致使他大脑前所未有地清明。老汉硬生生咬住了这口气没昏过,但喉咙里止不住发出了濒死的赫赫声。
  
  “别吵。”
  
  一声落下,老汉像只被掐住脖子的鸭子,发出嘎的一声叫,厢房里顿时一片死寂。
  
  站在月光中的小孩儿抬起自己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那双鲜红的眼睛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波澜不惊,冷漠而残忍。
  眉头微微一蹙,绵软的童音才继续道:“你帮我做件事,我便不杀你。”
  
  恫吓灵魂的恐惧充斥了心灵与头颅,老汉俨然忘记眼前不过是个不到一尺长的孩童罢了。若他当真奋力反抗,小孩儿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或许欺软怕硬是人之本能劣根,早先信誓旦旦的老汉此时恨不得跪下去大声求饶。只是苦于嘴里说不出话,求生的本能在不停地点头,生怕晚了就会被杀掉。
  
  魔主大人略有些遗憾,才杀了一个而已,根本就没过瘾。但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他啧了一声,指着床榻旁边的尸体道:“将这些垃圾清理掉。”
  
  所谓的‘垃圾’,是他的亲儿子。但老汉此时连哭都顾不上了。
  他忙不迭地爬过来,脱下外衣便手忙脚乱地擦拭起地上的血迹来。一边擦拭,耳后轻飘飘一声‘弄干净’,他魂都吓得要飞走。老汉干脆利落地像是收拾破烂似的将死不瞑目的年轻男人扛上肩膀,急匆匆就要往门口窜。
  
  “小心点。”
  
  老汉身体倏地一僵,机械地回过头。
  
  厢房的窗户洞开,风吹得屋中血腥味弥散。那红眼珠子的小孩儿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床榻上,正拥着被子歪着脑袋看他。
  仙童般可爱的孩子说出口的话却更似魔鬼:“血滴到地上,我就杀了你。”
  
  老汉赶紧查看地上,地上滴了一条鲜红的血印子。冷汗一瞬间爆出来,他扑通一声跪倒地上:“我,我,我会回来擦洗干净的!求求您,求求您别杀我!”
  
  “给你一刻钟,一刻钟后你没将这里收拾干净……”
  
  老汉涕泗横流,“我这就去,这就去!”
  
  魔主大人没催促,只是抬下巴指了指窗户旁的案几。那老汉哆嗦地抬眼看过去,案几上不知何时点了根香。猩红的火星子骤然一闪,香灰扑簌簌地掉下来,香顿时短了一截。
  
  老汉脸颊肉一哆嗦,爬起来就开始干活。
  人的潜力都是逼出来的。先前总慢吞吞的老汉此时办事格外的效率。他先是将儿子的尸体拿衣裳捆着丢到楼下,端了盆水便趴在地上擦。别看年纪已经不小,干活还是很利索。至少在香燃尽之前就已经将屋里收拾得一干二净。
  
  全部收拾妥当后老汉瑟瑟缩缩地跪在地上,巴巴地盯着床榻之上的红眼小鬼,整个人抖得如筛糠。
  
  魔主大人目光懒懒地在屋里扫了一圈,确实一点血迹没留下。空气中弥留的血腥味尚未散去,五官敏感之人一嗅便知。不过只要尸体不在屋里,他都能糊弄得过去。垂眸瞥了一眼下方吓破胆的老头,魔主大人早已没了杀人的兴致:“今夜之事若是有第三人知晓,我便取走你的命。”
  
  “我,我绝不会让第三人知晓!”老汉立马保证,额头抵着地面磕头磕得砰砰响。
  
  “行了,你可以走了。”
  
  话音未落,那老汉如蒙大赦,跟屁股后面有恶鬼追似的逃离了厢房。
  
  周辑挑了挑眉,闭上眼睛仰躺下去,睡了。
  
  与此同时,远在城外的单九抹除自身的气息,跟着那道士进了寺庙。
  
  寺庙占地很广,果然不负它奢华的外观,内里更加精美华贵。虽然镀金不值钱,但整个寺庙里里外外全部镀金,就是灵界的佛修也不敢如此大手笔。单九不懂为何佛寺里会有道士,但跟着这道士穿过全是奇花异草的花园来到了一处庭院。映入眼帘的是一整个庭院的人。
  
  一半是道士和尚,一半看衣着应当是城中的达官贵人。
  
  大半夜的,这群人没有歇息,此时围着庭院正中间的高台跪着。高台之上摆放着一个一丈高三足鎏金兽首大方鼎,方鼎下方堆满了柴火。除此之外,上面站了一个长脸的中年道士。四个角落摆放了火盆,火光之下,道士神色显得十分威严。
  
  单九挑了挑眉,站在庭院东南角的树下冷冷地注视着这群人。
  
  事实上,这些人身上的黑气已经浓郁到发散出腐臭味。如此浓重的业障,比冤死的恶鬼还要重。
  
  随着那带路的道士将小孩儿拖到高台上,安静的人群骚动了。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眼睁睁看着麻袋打开,瘦小的孩子被倒出来。台下跪着的人一个个如那饿极了的野兽,瞬间将目光投射了上来。那摩拳擦掌的模样,仿佛口涎随时都要滴下来。
  
  负手站着的中年道士缓缓转过身,垂眸瞥了眼瘦小的孩子,面上威严的神色瞬间被不满取代。两道仙风道骨的长眉动了动,声音如洪钟在庭院中响起:“怎么这么瘦?”
  
  送人的道士诚惶诚恐地一个头磕下去。他脑袋抵着地板砖,碰得一声轻响。早没了高高在上的姿态,尖细的嗓音里全是惶恐:“回禀天师大人,引路人送过来便是这般模样。这次挑选似乎没有经过严格的核对,刚好卜卦抽中了这一只灵童肉。”
  
  “挑选之人呢?”
  
  “挑选之人今日不在城内。”
  
  中年道士顿时脸黑如锅底,但众目睽睽之下又不能发怒,只能压着火气道:“等他回来,去惩戒室。”
  
  尖嗓门道士见逃过一劫,小心地吁出一口气,麻溜地就退了下去。
  
  “天师大人,既然人已经送到了,那煮灵童肉何时开始?”第一个等不及的人站起来,搓着手看着麻袋里昏迷不醒的孩童,“再不动手,怕是天都要亮了。”
  
  中年道士正在不满挑选之人糊弄,听到有人催促顿时不悦喝道:“急什么!若是这点耐心都没有,你还妄图成什么仙?悟什么道?”
  
  那被呵斥的人脸颊肥肉一哆嗦,脸乍青乍紫的,十分好看。作为凤凰城城主的亲叔叔,他还从未被人如此下过脸面。但给他难看的是能带他们悟道成仙的半仙天师大人,就算是憋屈,也只能将这口气给老老实实吞下去。他顿时不敢多嘴,耷拉着脑袋又跪下去。
  
  一旁有些心急的人也不吵闹了,将到嘴边的催促全都咽回肚子里。
  
  中年道士一声冷哼,甩了袖子便命人将孩子抱下去刷洗。两个戴着面具的道士快步走上台将小孩儿抱起,麻溜地穿过人群往庭院后头的屋舍而去。
  
  那屋舍里早有人等着,孩子送过去便能刷洗。这时候道童捧着盛水的器皿走上台,中年道士先是极其郑重地洗了手。而后接过道童送上来的铜钱剑,对着大鼎的方向一通乱舞。剑上似乎抹了点东西,舞动之时火光闪烁。他嘴里叽里咕噜地念叨着什么,落到单九的耳朵里仿佛蚊子在哼。
  
  这一通杂耍看下去,单九基本断定了,这些人就是一群骗子。
  为首的那什么‘天师大人’连基本的练气都没入门,不过是凡人一个。这满庭院装神弄鬼的和尚道士也无一是修士,身上连一丁点儿的灵气波动都没有。
  
  这么一会儿,带孩子下去刷洗的人抱着光溜溜的小孩儿又折回来。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那两个道童将剥光的孩子丢进大方鼎中。单九眼睛微微眯起来,就看到一旁捧水的道童慢慢往大鼎中倒水。
  
  三四个同样打扮的人走上前,围着大方鼎开始认真仔细地搓洗起孩子的皮肤。一排端着红木碗碟的面具人依次走上高台。分出一个捧着木盆的走到人群之中。而那终于舞够了剑的中年道士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现在,将你们供奉给淮阳大仙的心意放到那个木盆中吧,本君会根据大仙的指示,分得你们应有的悟道之灵。”
  
  话音未落,跪着的人立即爬起来,争先恐后地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财物放进木盆中。那有小徒弟整个长的木盆眨眼间就装满,往外溢出。
  
  单九眼中寒光一闪,果不然见那中年道士在看到财宝堆出来后满意地摸了摸眉毛。他装模作样地对准天空一阵胡言乱语,抽搐发抖。身上金光一闪,他倏地睁开眼,“刚才本君得到了大仙的指引,根据诸位今日供奉的诚心,今日这灵肉之心属于李主簿。”
  
  就在他举起匕首就对准了孩子的胸口刺下去之时,单九抬手一道术法打在那孩童身上。就听到叮地一声脆响,那匕首断成了两截。
  
  中年道士一惊,下意识以为是偷袭,厉喝道:“什么人!”
  
  正当单九惊诧她居然会被人发现,就看到寺庙的屋顶上飞下来一个白色的身影。沈清源飘然若仙,脚尖在半空中轻点,轻飘飘落到了高台之上。
  他负手而立,那姿容那神情,浑然天成的仙风道骨。中年道士若跟他比较,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缓缓地转过身,脸色冷肃:“何方江湖术士,居然以如此残忍手段在此地招摇撞骗!今日我沈清源就替天.行道,将你等恶人尽数斩于……”
  
  ‘噗’地一阵浓烟洒向了沈清源,他话未说完,整个人埋头直挺挺地栽倒下去。
  
  中年道士将那只洒药的手背到身后,从袖子里掏出一捆绳子扔地上,顿时冷笑:“用这个把人捆起来,丢到后山那口井里去。”
  
  说着,立即来两个人将沈清源捆起来,抬走了。
  
  树下目睹一切的单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