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苍度 > 第八章 十三把剑

第八章 十三把剑


  青阳镇里来了魔,测灵大会已经乱作一团。
  无数民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似乎是中了某种魔障。
  “鱼儿醉?你是不老泉的人!?”老剑修率看出了端倪,瞳孔微缩。
  一时间满座的十三剑峰仙师皆是满脸杀。
  不老泉与十三剑峰素有仇怨,年难。所有剑峰弟子,在见到不老泉妖人后,都会杀之而后快!
  这些魔妖人,平时连青州都不敢踏入,日怎敢身出现在山下的青阳镇?
  “都道是鱼儿醉了,阁下为何还要着运气毒?”书生笑的是诡异,好像是毒气出体时带来了剧烈的疼痛,眼角抽搐。“难道不道这种毒,针对修士灵力吗?”
  好在叶小体内灵气不多,初运转时感到气血阻塞,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瘫坐在地上。
  而其他几仙师却没那么好运了,有几发现过晚,早已毒气攻心,面色发黑,纷纷坐以剑气将自己暂时隔离,延缓伤势。
  坐在椅子上的顾小小却没动静,未曾动用气,所以自然不曾中毒。
  “不愧是剑圣大人的弟子,然好眼。”书生刻已是一身黑气缠身,全露出了本来面目,“可是你不能动用修为,又怎么跟我呢?”
  说罢,台上居然阴风大作,一道道鬼影凭出现,盘踞在书生四周。
  顾小小眉头微皱,忽然向右侧伸出一。
  一道无影剑气倏然射出,刺向了镇长的置。
  青阳镇长猛然一惊,纵身向后退了数十丈,后是祭出一似于铜镜的宝物,堪堪避过了这一剑。
  剑气划伤了脸颊,带起了一朵绿色的。
  “镇长”也是露出了诡异的微笑,肤色渐渐变得苍白:“不愧是姓顾,在下佩服。”
  “看来你们准备了久。”顾小小看着阵法中的书生气息愈发大,恢复了平静,问道,“这个小鬼儿阵叫么字?”
  说着,顾小小眉心中央忽然闪出一道。
  非灵气,而是一道纯粹的剑。
  这一剑没有何殊的技巧,是简简单单的一刺。
  但却仿佛凌驾于万法之上,隐有破天之。
  天下无二,是为不二。
  自然不斩无之辈。
  ……
  “让一下。”苏迟停在了两个怪人身前,有些不满。
  长得丑就算了,还出来阻碍?
  聂老三心头大震,这家伙能看到自己?!
  不对,他身上的气息明明是个普人,怎可能看到早已变成灵体的两人?
  莫非……早就听说有一种天生异体,有阴阳之眼,生来就能看到魑魅魍魉。
  聂老三有些激动,他一身阴傀之术,修炼方极为苛刻,如早已是风中残烛,却无继承之人。莫非老天的是开了眼?在自己大限将近之时,赐了这么一个珍稀苗子给自己?
  看黑毛怪人,垂涎三尺,眼珠子都快冒出来了。
  “你这饿死鬼,惦记了!”说着,聂老三冷笑一声,扁担左侧的筐中忽然窜出了一半人半猫的怪物,如婴儿大小,狠狠地咬住了黑毛怪人的肩膀。
  黑毛怪人呜咽一声,极为震怒,却怪物死死缠住,倒在了地上。
  拾这个饿死鬼,聂老三度笑嘻嘻的看向苏迟。
  这小家伙面无表的样子,居然也不害怕?不过也对,阴阳眼的他鬼魅之物见得多了,应该是早就习惯了。
  “小娃娃,你不拜我为师,有朝一日得道成仙啊?”聂老三抛出了这间大的大饼。
  苏迟皱了皱眉,就是让个,怎滴这么多事?
  “滚。”
  非要逼自己爆粗口。
  聂老三愣住了,莫非这小子已经有了山门,看不上自己?
  “你是山上的人?”聂老三犹不死心,继续劝道,“那群会用剑的莽夫,可会糟蹋你神眼天赋,我看你连聚息境都不到,去他们那里必也难得重用!”
  苏迟烦了,看了他一眼。
  聂老三瞳孔一缩,扁担忽然掉在了地上,一时间无数怪模怪样的东窜了出来,护在周身。
  为何刚,自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聂老三下了几滴冷汗,却发现对方没有攻向自己的。
  少年依旧是站在那里。
  是自己,不何时已经向右平移了四尺,半脚都快进了旁边药铺内。
  聂老三心生大骇,不敢有动作。
  所幸苏迟没看他,是抬向前走去。
  时黑毛怪人已经度站了起来,一把抓住眼前的猫妖,狠狠撕成两半。
  黑毛怪人的脸上也是添了几道夸张的伤口,呜咽哀嚎之际,竟从口中吐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碧绿宝珠。
  “鬼王珠?”呆立在一旁的聂老三心生大骇,物乃是八阶至宝,也可以说是黑毛怪人的本体。靠吸食人精魄寿而存。一旦祭出,个青阳镇恐怕都要变作一片死地!
  原以为黑毛怪人也是灵体到,没到的连本命法宝都带了过来。日之事若十三剑峰的人前发现,他绝无旋的余地。
  “是疯子!蠢货!”聂老三跺脚骂道,摇头叹气,“可惜了啊,可惜这么好的一个苗子!”
  鬼王珠一出,这少年断无半点生还之理。
  碧绿珠子悬停在半之中,一时间个街道的人,身上都有一丝丝白色气息缓缓从身上剥出。
  如仔细看去,便会发现那竟是一道道人脸,哀吼凄厉,恐怖无比。
  苏迟离得近。
  他感着珠子中散发出的大引力,有些好奇,伸手拿了起来。
  碧绿珠子忽然暗淡,黑毛怪人的身体也彻底僵住,没了动作。
  苏迟凑近闻了一下,有些腥气,像是鱼。
  鱼要煲汤吃好吃,这东,半点肉都没有。
  好在有些灵气。
  于是苏迟,征性的咬了一口。
  “呸!!啊哾……”
  极为酸涩,就像久了的生豆腐,还没经过腌制。苏迟弃了吃它的法。
  微微吸了一口,将里面那一丢丢灵气吸了进去,外侧的大部分灵魂却没有动。
  这玩儿怨气太重,不会好吃,苏迟道。
  度呸呸吐了两口,苏迟将这颗烂珠子丢在了地上。
  ……
  测灵台上,书生有着魂阴阳阵的加持,实力俨然已经堪比灵宫境的修士。
  但还是这一剑斩断了腿。
  “本来它就是瘸的,你斩它干么?”书生看着地上的半截腿,脸上却似乎感不到疼痛,摇头苦笑。
  顾小小的剑道,原本就是找出对方薄弱处,然后切断。所以皱了皱眉:“习惯了。”
  “你藏的这一道剑已经用了,却还没有杀死我,下来,你输定了。”书生的阵法虽之前的不二剑击破,但依旧还在不断增。如顾小小没判断错的话,在场几个仙师的灵气正在一点点这个小鬼儿阵蚕食。
  消彼长,是为败势。
  但顾小小没有战前与人辩的习惯,过不过,总要过道。。
  因眉心微皱,又是一道剑慢慢凝聚。
  好在十三剑峰,不有一把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