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轮回之蓦然回首 > 第三章: 我们可以做朋友么

第三章: 我们可以做朋友么


  拿好行李的金羽走出机场,看着围的环境,有些激动。他崭新的人生就要从这里开始了。而马上就能见到他的表姐了,小时候的他在表姐家住了年,而他能来RB留学读书也是他的表姐杨琴帮他申请的,可以说他和表姐的感情很。可由于上一的一些种种原因金羽在读大学四年之后就去了M国,也没有见过表姐。
  正在等表姐来机的金羽,忽然感觉脑袋像裂开一样的疼,冥冥之中好像有么想要将他唤醒。就在他要站不稳的时候,傅晚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及时的扶住了他。
  “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傅晚晴关心道。
  “我没么事,可能也是第一次坐飞机不太适应吧!”金羽找了个借口道。
  虽然眼前的这个女孩让他感觉很熟悉,但是金羽并不想跟有过多的。因为之前的忆,加上此时的金羽还没有从失去爱人的悲痛走出来。“只是一面之缘而已,以后也不会有么。”金羽在心中想着。
  傅晚晴认看着眼前的金羽,一次看着他心底总会出现莫的悸动。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自己走么,一会有人来我,你要去哪我送送你吧。”看着金羽虚弱的样子,傅晚晴心中忽然一疼,也顾不得多考,张口说道。
  金羽没想到眼前的女孩会这样邀请自己,心里一阵感动。但他立刻又消了这个的念头。他次看见都会想起忆中的那个人。次都好像提醒自己他失去了所爱的人。金羽此时也不道该如何是好了。于是他用陌生的语气对傅晚晴说道:“不用了,我的人一会就到。”。
  傅晚晴听到金羽那拒人里的口吻,心如刀绞。不明白一直都好好的。为么他会突然这样对自己说话。但傅晚晴还是继续说道:“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的很不好。”话音刚落,就就见到金羽的身体有些摇晃。于是便次上前搀扶住了金羽。
  金羽不耐烦的拿开了傅晚晴搀扶他的双手说道:“我没事了,谢谢你!”。
  听到金羽的答,泪水在眼中慢慢积蓄,的心好疼。不明白自己为么会哭会心疼。也不明白他为么会突然对自己这样疏远。刚刚重生的忽然感觉好孤单,好无助。没有了前的记忆,只记得在临死前的画面和现的事情,的心很脆弱。像一只伤的兔子。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小羽!”正当傅晚晴的泪水流下来的那一刻,一个声音喊住了金羽。
  “姐”金羽有些激动的喊道,看着不远处那高挑的身,干练却又不失性感的扮,金羽心中感慨万。就是金羽的表姐杨琴,时隔多年,这个只有在忆中出现的人,又能在现实中看到,金羽直感叹人生的奇妙啊。“我来啦!”金羽在心里想着。
  一旁站着的傅晚晴偷偷擦掉眼泪,转身走开,站到了不远处。
  “小羽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杨琴看到金羽的脸色,有些着急的问道。
  “我没事,就是刚刚有点头疼,现在好多了,而看到你之后么就都好了呵呵。”金羽答道。
  “的没事?刚刚那个女孩是怎么事?”杨琴看向不远处的傅晚晴,好奇的问道。
  转头见傅晚晴已经站在了远处,金羽无奈,说道:“哦,就是一起坐飞机来的。”
  “咳,我还以为你头疼是因为呢。不过想想也对,那么漂亮的姑娘换是谁也不舍得让伤心的。”杨琴用手着下巴似笑非笑的说道。“那刚刚哭么?你欺负了?”杨琴紧张的问道。
  “我欺负?还哭了?”金羽不敢相的问道。
  “我不瞎!你俩站一起哭你没看见?你是不是以为我傻?”杨琴继续道:“你俩的没事?”。
  听到表姐的话,金羽内心一阵自责,自己不应该那样。人家也没有错么。因为自己的情绪把一个女孩子弄哭,实是自己不对。于是金羽对杨琴说道:
  “姐,你等我一下,我过去看看。”
  “去吧,好好慰慰人家,没有么矛盾是解释不开的,哄哄就好了”杨琴误会的说道。
  杨琴说金羽只感觉胸口一阵郁结,似有一口老血要夺口而出,头给表姐一个白眼便走向傅晚晴。
  午后的斜阳照在傅晚晴的身上,金羽看着不远处的女孩,好像阳耀到了眼,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那身柔顺的长发,淡蓝色的连衣裙,阳模糊它们的轮廓,却又为它们增添了色彩,在那现代建筑的背景下,像是一个会发的精灵。一切都是那么好。
  “那个...刚刚对不起!”不道人家姑娘字金羽一时语塞,走到傅晚晴的身边。看到傅晚晴眼角的泪痕,金羽很内疚。
  转过头,轻轻理顺一下耳边的头发,红红的眼睛就这么直的看着金羽,却是没有说话。
  “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金羽,刚刚谢谢你!”金羽次说道。看着面前的女孩不说话,金羽多少有些理亏,毕竟是自己不对在,对方还那么善良。作为男人自己实要自己的姿态。至于人家到底原谅不原谅自己,金羽自己也不楚,毕竟刚刚自己的实有些过分。
  看着金羽很内疚的跟自己又道谢又道歉的,傅晚晴有些开心。傅晚晴心里琢磨着该如何去答金羽。好像寻常的答表达不了此刻的开心,可又不想太明显,让他道自己的小心。傅晚晴都不道为么一定要在他面前这么刻意表现。琢磨了天,傅晚晴鼓起勇气看向金羽。
  “我傅晚晴,我们可以朋友么?”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傅晚晴红着脸问道。
  机场前熙熙攘攘的人流,喧闹的声音仿佛在这一刻都静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