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将盛 > 第四章 阿黛尔

第四章 阿黛尔


  钻出地铁站,白起碎步从一堆共享悬浮滑板上跑过,身后传来一连串的报警滴滴声。
  距离家还有1.4公里,使用悬浮滑板通过这段路程的代价是0.7联邦盾,虽然疲敝不堪,但白起不舍得花这钱。
  受到战火波及又在灾后重建,卢米娅城南边都是低矮的安置房,一排又一排的红色房屋顺着道路通往远处,好像一张没有尽头的网。
  房子与房子之间只有极其狭窄的巷子,巷子通往地下的防空洞,但已经很多年没有使用过了,常有懒得去垃圾站的人偷偷把生活垃圾丢进巷子里。安置区的路灯只有50流明不到,阴影中的巷口人影绰绰,是进去翻找垃圾换糖吃的小孩。
  在门前站定,白起睁大眼睛盯着门上的红点,虹膜门禁很不精准,这也是他要拼命睁大眼睛的原因,过了好一会儿门后响起欢快甜美的女声,大门上的磁力锁应声弹开。
  “男主人,欢迎回家。”
  这是阿黛尔录下的声音,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白起在入睡前常常会借着这个声音想象阿黛尔的样子,在他的意淫里阿黛尔常穿着一袭白裙,身姿窈窕修长,但转过头来总会是白芸儿的样子。
  “唉。”
  白起轻声叹气,他又想妹妹了,就和在那段生命结束前一样想念。
  白芸儿是他唯一的亲人,联邦民众只闻其声而不见其人。在白起生前,许多豪门巨阀都在想着法子打听白芸儿的行踪,但白起始终对妹妹保护得很好,除开身边几个亲信外,全联邦没有人知道白芸儿的位置。
  想到这里白起就觉得一阵内疚,父母很早就离开了他和妹妹,对于白芸儿来说,白起既是兄长又是父亲。但和许多忙碌的父亲一样,白起常常因为工作的关系没能给予白芸儿足够的关爱,现在就连妹妹身在何方他都不清楚。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妹妹一定会进入亚瑟军校,因为那是白起元帅的母校,出于对妹妹的思念,白起一定要考入亚瑟军校。
  战后重建往往是军方的工作,所以白起很熟悉这样的公寓。在设计之初,这样的公寓往往用来提供给居无定所的流浪汉,和从小城市到卢米娅城打拼的单身青年,面积自然大不到哪里去。
  一道米色窗帘将本就狭窄的房间一分为二,两边窗帘合拢的位置是一个手工制作的粉红色卡扣,靠近浴室这边的是一张简易沙发床,床边缘的皮质包裹已经翻起,像是灰尘一样一碰就掉,是白起的睡眠场所。
  白起把校服脱下挂在衣柜侧边,然后从浴室里拿出拖把,一寸寸把地板上的水珠擦拭干净。春天带给白起的印象并不好,天气忽如盛夏忽来骤雨,住在一层还要每天和春潮搏斗,真不知道这小夫妻这么多年是怎么忍受过来的。
  房间本就不大,分成两半之后面积就更小了,白起很快就把地板上的水渍给擦拭干净。白起柱着拖把,停在那面米色窗帘面前,想了想还是收起拖把走回浴室。
  听人说阿黛尔在学校没给自己好脸色看,所以白起也决定让窗帘那边的地板继续经受春潮的侵袭。
  “叮叮叮。”
  校园网特有的提示声响了起来。
  “3110届年级组全体学生务必观看辩论赛,线上签到十分钟后截止。”
  “辩论赛么。”
  白起呢喃着,他跟着点进直播大厅,在右下角签到,不过因为人数暴增的关系,本次签到并未成功。
  画面那边的观众席忽然欢呼了起来,身着洛泽中学校服的辩论队从后台一一走出,为首的是一个身形高挑的姑娘。
  白起屏住呼吸,身为一个中年油腻大叔,他首先观察的是裙子下那截纤细修长的小腿,这东西总是让他经联想到会所里奇形怪状的内衣play。
  他猛吞了两口口水,视线一路往上,女孩的白色长发被束成高马尾扎在脑后,她画着精致的淡妆,白色睫毛下是一双楚楚可人的眸子,眼角点着丹红,乍一看就像是从绝美插图里爬出来的白发狐妖。
  看清座位前的铭牌后,白起一把拍上天讯,然后打开淋浴头。
  冷水浇头而下,但并未磨灭他心中的燥热。
  白起元帅不是没见过大世面的人,他只是在不解。
  有着这样一个妻子,“白起”居然能镇定自若、居然能老僧入定、居然能坐怀不乱,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这让他不禁怀疑起自己的某些功能是否健全,不过从小便这一过程以及现在的情况来看,自己这部分的功能应该没有障碍。
  那究竟是为什么呢?
  白起仰头盯着淋浴头,试图让自己冷静些,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了一件糟糕的事,那就是刚才自己退出得太快,并没有完成签到。
  在矛盾的心思中他迅速擦干身子躺回床上,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展开天讯。辩论赛已经开始了,作为反方一辩,阿黛尔双手叠在身前,正认真地盯着他的对手。
  他的对手就像是眼睛长在了茶杯上一样,自始至终他都没移开过目光,只是干巴巴地阐述着论点,像是个没有感情的读句机器。
  “正方一辩的发言完毕,请反方一辩发言。”
  主持人的声音娓娓响起,阿黛尔起身鞠躬,然后笔直地立在原地,像只骄傲的仙鹤。
  她开口了,和门禁中的声音一样柔美可人,但她的对手显然不会那么觉得。因为阿黛尔的论述就像是迅猛的军刀,一寸寸劈砍着对方的论点,正方一辩端坐在席位上,一副山崩于面但又强装镇定的样子。
  因为语速太快的缘故,全场的观众包括主持人都没能反应过来,直到阿黛尔悄然落座,全场这才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掌声。
  既敬学识,也敬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