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将盛 > 第五章 战事通则

第五章 战事通则


  安置区住了不少小贩,临近清晨光景,街道上便满是喧哗声。
  窗外朝阳未现,只看见鱼鳞状的薄云披上橙妆,像是几块被割裂的橙色地毯。白起深吸了口气,清凉的空气中带着淡淡的风信子香,他慢慢清醒了过来。
  和这些天来一样,白起打开联邦早报,一边任其播报,一边进浴室洗漱。
  播报里局势大好,联邦众志成城,民众同仇敌忾,军民齐心协力,像是明天就能把赛博帝国一网打尽。
  透过细长的流海,白起盯着镜中人看了一会儿,然后自嘲地笑了笑。
  说起来,“白起”比自己长得要帅上很多呢。
  “白芸儿小姐已脱离危险期......”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白起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关于妹妹的消息。
  在赛博帝国被囚禁了四年,算上之前的时间,他差不多有五年没有见过妹妹了,心中自然是想念的。
  妹妹并不知道自己的失踪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她的哥哥很久没出现过了,和联邦所有民众一样,一周前她才知道白起因癌症去世的消息,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哭成了小花猫,毕竟妹妹从小就爱哭来着......
  但想念归想念,现在的他可没法见到白芸儿。
  走出浴室,白起将天讯合拢扣在手腕上,他抬腕看了一眼白芸儿的照片,尔后推门而出,门外朝阳遍地。
  ......
  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别的什么,洛泽中学的学生们总会对自己表现出若有若无的敌意。
  男生们的情况可以理解,毕竟阿黛尔的确是插在牛粪上的鲜花,但女生也如此仇视自己就让白起很不能理解。
  自己怎么说也是帅哥一枚,白芸儿常说现在是一个靠脸吃饭的时代,但没想到这个真理在自己身上居然出现了偏差。
  “白起!”
  一声厉喝,白起警惕地转身。
  比他低一个脑袋的小萝莉正双手插腰望着他,小脸微鼓,气势汹汹。
  李小慕,阿黛尔的闺蜜,在学校常常会带着一只名叫陆羽的多功能宠物。
  白起在食堂里左顾右盼。
  “陆羽呢。”
  “买早餐去了!”李小慕指了指远处的窗口,然后上下打量着白起,“你昨天为什么没签到!”
  “......”
  白起一愣,昨天看见阿黛尔的一瞬间他便觉得蠢蠢欲动,但作为白起元帅,他不允许自己被女色支配,为了斩断情丝,他关天讯关得飞快,饶是两次点进会场都没来得及签到。
  “算你走运,我已经帮你补上了。”
  李小慕一肘顶在白起腰间,白起被她推搡得坐下,李小慕一步跨出坐在他身侧,然后展开天讯。
  “阿黛尔大懒猪,该起床了吧?”
  又是这个名字。
  白起竖起耳朵,一个慵懒沙哑的声音从天讯那头传来,看来她才刚醒。
  “小慕,早啊。”
  李小慕单手托腮,盯着阿黛尔乱糟糟的头发看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比划着。
  “那个佩克斯,还什么什么指挥系的超级新星,结果呢,看到你话都说不出来,真是有够搞笑的。”
  阿黛尔在天讯那头轻声笑着,她把头发挽起扎在脑后,一瞬间就从头发乱糟糟的邻家小妹变成了职场精英。
  “那当然,我的美人计怎么能失手呢。”
  两个姑娘在天讯两头咯咯咯地笑着,天讯两头春意盎然。
  白起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规规矩矩地坐在原地,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远处。
  过了一小会儿,跑堂小二陆羽总算是端着盘子过来了。
  他放下餐盘,快步走到李小慕身后。
  “阿黛尔,你昨天的表现真棒!”
  “干什么干什么!”
  李小慕收回天讯,“人家阿黛尔还穿着睡衣呢!”
  为了避开陆羽,李小慕把天讯转到了白起这边,又是惊鸿一瞥,天讯那头的姑娘正在捂嘴轻笑,那笑容让白起全身都紧绷了起来,这狼狈的感觉让他回忆起了高中生涯。
  曾经的他就读于一所贵族中学,除开少部分人之外,学校里都是富家子弟,男孩们彬彬有礼,女孩们光鲜靓丽,不知是迫于家境还是天生内敛,那时的他木讷且不善于表达。每当看到喜欢的女生他就会心跳加速血液沸腾,心底的小鹿在草原上狂奔不止,但往往憋了很久都说不出半个字来。
  “滚开啦你!”
  转回天讯,李小慕咋咋呼呼地推开陆羽,“下周就是决赛了,阿黛尔你有信心吗?”
  沉默了一会儿,阿黛尔抬高声音说。
  “没什么信心不信心的,为了奖金我会努力的。”
  李小慕疑惑地说着。
  “那才多少奖金啊。”
  阿黛尔挽了挽额发。
  “但大学可以用来评联邦奖学金的啊。”
  “你想的可真远。”
  李小慕吸了吸鼻子,“好了晚上再聊,再见!”
  阿黛尔挥了挥手,若有若无地瞟了一眼天讯的右上角。
  “晚上见。”
  收回天讯,李小慕又瞟了白起一眼,眼神里意味难明。
  “吃东西吃东西,待会儿是波切尔的课。”
  察觉出气氛古怪,陆羽连忙打着哈哈,他把掰开的法片推到李小慕身前,“小慕吃啊。”
  “我自己有手。”
  李小慕拍开他的手,自顾自地胡吃海塞了起来,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又是因为阿黛尔么。
  白起挑了挑眉,认真地塞了两个馒头下去,一口喝完豆浆。
  和白起一样,李小慕也是指挥系,两人今早有一节大课“战事通则”,对于指挥系的学生来说,这门课程大概相当于历史科目,执教教授是从联邦指挥部退役的教授波切尔。
  波切尔何许人也,洛泽中学“久负盛名”的教授,校长的左膀右臂,这两个头衔想必是最贴切的形容。
  因为波切尔教授对于学生的高标准严要求,70%的学生无法在这门科目上取得合格的成绩,这导致他们只能结业而无法毕业。
  虽然这并不影响他们被大学录取,但没有拿到毕业证就无法领取教育部勒令学校返还的学费补贴,对于洛泽中学来说,这是一笔取之即来的庞大财富。
  正因为如此,所以波切尔教授深得校长赏识,在洛泽中学混的风生水起,只要他愿意,没有一个学生能够在战事通则这门科目合格,直到他碰到了“白起”。
  “白起”机操稀烂,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战争史的热爱。波切尔屡屡抽查“白起”都未能得手,这会让他把愤怒转移到其余学生身上,这让洛泽中学本就不高的毕业率更是雪上加霜,这就是“白起”之所以如此人人喊打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