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将盛 > 第六章 好了......下去吧

第六章 好了......下去吧


  两声咳嗽宣告波切尔的到来,那个光头老者缓步走上讲台,然后用他那双阴沉的眸子在阶梯教室里四下扫射。
  和他的目光一块,一整个教室整齐划一地转过脑袋,最后纷纷聚焦在白起身上,出乎意料的,他居然在看风景,这将被波切尔视为无可饶恕的挑衅。
  “白起同学。”
  波切尔轻声说,但谁都能察觉得出他已咬牙切齿。
  白起转过头来,一脸茫然地盯着讲台上的光头,思索许久后他终于想起了久违的中学生守则。
  他站了起来,远远俯视着波切尔,眼帘低垂。
  “什么事?”
  “有种。”
  后排学生竖起大拇指,像他们这种必定挂科的学生都将白起视为英雄,代表着他们对洛泽中学不合理制度的反抗。
  盯着那双毫无温度的眸子,波切尔一时有些失神。
  他很快反应了过来,眼神从面前的教材上扫过。
  “在戈达战役中,白起元帅一共有几个幸存的战友?”
  拉久拉战役、雷瓦战役、戈达战役、人类联邦抗击伊文伊帝国侵略的三大死亡战场,三场战役中,人类联邦士兵的平均存活率低至0.00004%,而白起元帅就是唯一同时经历三个战场并成功存活的人。
  经此三役,按照战时升职条例,白起由大头兵一举升为少将,并在圣西达城接受人类联邦议长亲自授勋。
  他现在还记得那天,那天道路两旁开满了南京花,悬浮车在民众手臂组成的树林里穿行,他们高呼着自己的名字,浩瀚如海洋般声音在人类联邦的首府上空荡漾,惊鸟于云中盘旋,久久不落。
  现在想来,这一幕恍若幻梦一场。
  看白起一时间没有回答,波切尔眯起眼睛。
  “白起同学,昨天没有休息好么?”
  白起摇了摇头,雪白的南京花支离破碎。
  “戈达战役么,活着的十七个。”
  话音落下,教室里响起了一片哄笑声,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这是一道送分题,这也是波切尔的一贯伎俩,他用第一个问题来让你放松警惕,然后再一击致命,但没想到白起连第一个问题都没答对。
  “我们都知道,戈达战役是人类联邦抗击伊文伊侵略的转折点,幸存的士兵在后来都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大将,他们分别是北非军区阿加特司令,南亚军区格奥尔基司令,以及我们的白起元帅。”
  波切尔顿了顿,看向白起。“白起同学,看来你是真的没休息好......可以坐下了。”
  没想到波切尔居然打算放过白起,教室里又响起一片喧哗声,学生们议论纷纷,看来上个月对波切尔教授的投诉让他稍稍收敛了些。
  没有动弹,白起皱起眉头,重申道。
  “戈达战役存活十七人,我没有说错。”
  李小慕变了脸色,她迅速翻开教科书,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关于那场战役的最后评价
  ——白起、格奥尔基、阿加特,这三个侥幸存活列兵的传奇由此开始。
  波切尔双手撑着讲台,他低头冷笑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
  “那么白起同学,请问是哪17个幸运儿存活下来了呢?”
  白起思索了一会儿。
  “机师白起、格奥尔基、阿加特;炮手张仕腾、里卡迪尼奥、卡拉萨、雷欧纳多;医护兵卡诺、萧以诺、金塔纳、米才伊史多姆;侦察兵克鲁兹、迪米塔尔、赞布拉诺;以及被伊文伊人俘获的少将格奥尔基、范克里夫和中将封启睿。”
  他扳了一会儿手指,呢喃着,“没错,是这十七个。”
  波切尔面无表情,他用无辜的表情扫视着整个教室,像是在为白起的精神失常而哀悼。
  整个教室炸开了锅,学生们笑的前仰后合,白起一本正经地说着胡话,肯定是吃准了波切尔不敢挂他的科,因为自上次投诉后,战事通则的学分计算公式已经调整,白起的笔测是满分,就算课堂表现波切尔打零分他也能及格。
  在几个不怕事学生的带头下,教室中稀稀落落地响起了掌声,这些细碎的声音很快就汇成了洪流,爆发的掌声引得其余几栋教学楼纷纷侧目。
  “胡闹!”
  波切尔猛地一拍讲台,他真的忍无可忍了,准备将这三年来受过的屈辱通通发泄。
  “你这是扰乱课堂纪律!对学校校风校级的无视!对历史的不负责!要是让别人知道洛泽中学出了你这样的学生......”
  白起轻飘飘地打断了他,“我说错了么。”
  “你!”
  波切尔气得面目通红,他用颤抖的手翻开课本,“书上黑纸白字写得清清楚楚,你难道没有说错吗?”
  眼看着波切尔教授即将破防,学生们连忙噤声,而白起依旧在那儿自顾自地说。
  “记录史实只是历史书的部分功能,我更愿意相信它在传递一种精神......”
  白起摆了摆手,“波切尔教授,或许我说的和您认知的有偏差,但这只是信息获取方式不对等造成的必然,您完全没必要如此激动。好了,下去吧......”
  白起伸出的手僵在原地,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硬塞了几个字进去,“......下去后我再跟你解释。”
  学生们哑口无言,在短暂的沉默过后,教室里又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波切尔已经怒不可赦了,他可是联邦大学历史系毕业的高材生,虽然后来转修指挥系,但也轮不到一个高中生在他面前指手画脚!
  不!已经不是在指手画脚了,这个高中生是在教他做事!
  “那么白起同学......”
  波切尔深吸了口气,他在保持最后的修养,“请问你是以什么方式了解到了这些信息呢。”
  “嗯......”
  白起看了一会儿窗外,他之前一直在看燕子筑窝,但窗外的雨水稀稀落落,不知道那几只燕子在何处避雨。
  他转过头来,“应该是在授勋名册上,那东西现在存在戈达政府,据说他们要把它保存在博物馆,不过战争未止,各地都没有闲钱来缅怀历史。”
  学生们又笑了起来,他们趴在课桌上笑得前仰后合,教室里满是拳头锤击课桌的声音,像个热闹的庙会。
  历经最初的愤怒后,出乎意料的,波切尔反倒平静了下来,他拿起手里的战事通则。
  “希望你们的判卷老师也能像我一样认真聆听你们的故事,星期三的月考我亲自出卷,这次成绩计入你们的毕业成绩。”
  沸腾的教室被浇了一盆冷水,学生们的心脏猛地抽搐着,但都哑口无言。
  不少人把目光投向造成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他正坐在窗边,看窗外燕子衍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