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将盛 > 第七章 乌尔班少爷

第七章 乌尔班少爷


  早八点正是上班高峰期,磁悬浮车们在空中排成了九排长龙,在等候不停闪烁的红绿灯。
  卢米娅城是大城市不假,但联邦首府最忙碌的地段甚至都只开辟了八条空道,而这个路口居然有足足九条。这是因为那达克公司坐落于十字路口一隅,这是在全联邦民用公司中可以排进前三的庞然大物。
  考虑到它对卢米娅城税收方面的超然贡献,卢米娅市政厅在早晚高峰时期提供了九空道供磁悬浮车通过,但仍挤得严严实实的。
  这也怪不得那达克公司,按道理像它这样的机甲公司都应该坐落于偏僻的郊区,但那达克公司的前身是机甲设计公司,只是在战争尾声才向机甲生产公司转型,当时的区政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缴纳高额税收的香饽饽,所以把周围一整片地都划给了那达克公司。每天都有无数供应商在那片区域来来回回,运送机甲的磁悬浮车一辆车就能占据好几个车道。
  鸿宇机甲4S维修店就坐落于十字路口的另一边,据说店长和那达克公司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从店里有好几个那达克公司跳槽来的维修师就能知道。
  “加利尔!老子的机甲呢!”
  这一声怒吼把加利尔吓得从椅子上弹起,他连忙放下手里剥了一半的鸡蛋,浑然没有身为主管的自知。
  “乌尔班少爷,我在这儿!”
  走进店里的是一个怒气冲冲的年轻人,黑眸黑发,但鼻梁却带着东欧人的挺拔,此时那张英气逼人的面庞正被愤怒所占据。
  “叫我乌尔班先生!”
  乌尔班在店里左顾右盼,然后在接待室的大沙发上坐下。“我只是让你给我机甲上个蜡封,不知道的以为老子是在换发动机!”
  “乌尔班少......先生,您知道的,最近改装大赛搞得热火朝天,每天店里都忙不过来,所以......”
  “我知道我知道。”
  乌尔班挥手驱赶着加利尔,“只是个蜡封而已,赶紧叫人帮我弄了,我还急着去参加格斗比赛......还有,先去吧早餐吃了。”
  “已经蜡封好了,我马上帮你开出来。”
  加利尔昨天也是忙昏头了,心想着一上班就把乌尔班的机甲给送过去,他哪里能想到乌尔班大一早就过来兴师问罪。
  他哪里敢吃早餐,连忙把机甲钥匙扔给一边的店员,自己则是急急忙忙地冲进办公室,把昨天夜里那条维修记录删了个一干二净。
  弄完这一切他又抓着鸡蛋跑了出去,在乌尔班身边压低声音。
  “少爷......您这次出去可千万得当心点,要是格斗里再出什么岔子......”
  “我知道我姐姐不会放过我的。”
  乌尔班黑着脸说,“但我的钱都花光了,不然也不会把机甲放到你这里来修。”
  加利尔赔笑着。
  “是,维修记录和监控都已经删除了,您待会儿可以从机战坪侧门离开。”
  “多谢了加利尔。”
  乌尔班拍了拍加利尔的肩膀,他看见自己的机甲出现在机战坪里,于是顺着楼梯急忙走下,加利尔端着茶杯快步跟上。
  “嘶......”
  看见那台机甲的第一眼他就倒抽了一口凉气,藏蓝色的联邦六代腿部被厚重的蜡封裹着,就像是穿上了极不协调的棉袜,而除此之外只有前胸的logo位置喷涂了蜡封。
  乌尔班也楞在原地,他甚至不太敢相信远处的那台机甲是自己的。
  他慢慢转过脑袋,盯着加利尔略微秃顶的脑袋,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与此同时两个年轻人推门而入,一个镇定自若,另外一个则是在左顾右盼。
  “就说没问题。”
  镇定自若指了指机战坪里的机甲,一边念念有词,“加利尔能在这里当主管,不可能是不识货的人,他肯定知道这台机甲为什么要上蜡封。”
  “白起。”
  加利尔轻喊白起的名字,表情介乎愤怒和暴跳如雷之间。
  看白起转过头来,乌尔班倒是露出很惊讶的目光。
  全联邦和白起元帅同名的人不少,但真要碰上一个也算难能可贵。而远处的年轻人看上去比同龄人要镇定的多,他不免对白起生出了几分好印象。
  注意到白起书包上的校徽,乌尔班拦住加利尔。
  “白起,洛泽中学的学生?”
  稍加扫视,白起便推测出了乌尔班的身份,加利尔很尊敬他,他很有可能是店里神龙不见首尾的老板,讨好老板是一名合格员工的必修课。
  他学着记忆里的样子做出谄媚的表情,笑容僵硬。
  “是,我是洛泽中学的学生。”
  乌尔班稍稍拉远身子,白起的印象分在他心中嗖嗖下降。
  “哦,我也毕业于洛泽中学,算是你们的学长......你脸很不舒服?”
  “没有。”
  白起收起笑容,看上去正常了很多,只是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学长找我有什么事。”
  加利尔伸手指着试机坪,他低吼着说。
  “那是你干的?”
  “当然。”
  白起点了点头,眉间带了一丝骄傲,但这被加利尔视作挑衅,他正朝豪猪的方向展开进化。
  乌尔班伸手拦下这头豪猪。
  “那台机甲为什么要上蜡封。”
  这个举动让白起更加确认刚才的推测,他瞟了眼那台机甲。
  “那台机甲的蜡封并不是为了美观,而是为了增重。”
  “增重?”
  乌尔班故作迟疑,“为什么要增重。”
  陆羽也渐渐意识到了乌尔班是“大人物”,他显得有些紧张,但白起很是镇定。
  “藏蓝色涂料是新型涂料,用这种涂料的人往往很有品味,但这种涂料很轻,它会导致机甲总重量减少。通常来说,机甲下部会比上部的面积要大,采用这种涂料后机甲重心会往上移动,虽然它对机甲产生的影响相当之小,但对高级技师来说这是致命的。”
  乌尔班沉思了一会儿,再次指向远处。
  “所以你这么做是为了让我的机甲保持平衡?”
  白起点头。
  “是几乎让您的机甲保持使用藏蓝色涂装之前的驾驶操控感。”
  乌尔班再次将目光投向远处的机甲,厚重的蜡封裹在机甲腿部,就像是一个苗条女人小腿上长满了层层叠叠的肥肉,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评价,这都是一台丑到爆炸的机甲。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白起每一点都说的相当正确,特别是关于有品位那点,他不免对这个学弟又高看一分。
  看乌尔班沉默不语,加利尔急忙嚷嚷着。
  “高中生懂些什么......谁开出来的把他开回去,赶紧给乌尔班少爷重新上一遍蜡封!”
  乌尔班拍了拍加利尔的肩膀,低声说。
  “去忙你的吧,加利尔主管。”
  加利尔一时语塞,但他可不敢忤逆乌尔班的意思,转过身灰溜溜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