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将盛 > 第八章 陆羽!

第八章 陆羽!


  乌尔班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他似乎并不着急印证白起所说的话,反倒是让人泡了三杯茶过来。
  “你们都是机修系的学生?在这儿工作多久了。”
  陆羽把目光看向白起,他始终还是在担心乌尔班会怪罪他们俩。距离发工资只有三天时间,要是得罪了这个看起来像是老板的人可真就糟糕了。
  “陆羽是机修系,我是指挥系。”
  白起不慌不忙地端起茶杯,这些关键的时间节点他可是倒背如流,“他在这儿工作两年了,我六个月多一点。”
  “指挥系?”
  乌尔班挑眉,“你看起来对机甲很了解,从哪学的。”
  “机甲设计通则。”
  听到这个名字后,乌尔班露出夸张的表情。
  “那本砖头可得有两千页,你都学完了?”
  不止是乌尔班,连陆羽都露出吃惊的表情,“你什么时候......”
  “在课余时间。”
  白起很快解释着,“也不是全部,大概学习了三分之一。”
  “指挥系能有这样的兴趣真是难能可贵。”
  乌尔班喃喃自语,“这么说来你已经被亚瑟军校特招了,能够来我这小地方打工真是店里的荣幸......学长给你道歉。”
  说完他拍了拍手,加利尔圆润地滚了过来。
  乌尔班指了指白起和陆羽。
  “把他们两个的级别提到中级维修师,但是分成按高级维修师的来算。”
  加利尔至始至终还在挂念着那台机甲。
  “可是少爷,您那台机甲......”
  “那是我的事。”
  乌尔班挥手打发走加利尔。
  茶桌对面,那个跟班一样的少年露出一脸的不可置信,而白起则是一脸的扭曲。乌尔班理解这种情况,白起很显然是经过基因改造的人类,在医学界被称之为赛博人,赛博人受基因改造的程度越高,身体也就会出现不同程度的不适,像是面部抽搐这种不适属于最微小的症状,再结合上白起勤工俭学的身份,乌尔班推测他基因系数很低,最多不超过5%。
  “乌尔班学长,”
  白起放下茶杯,“陆羽通过了亚瑟军校的特招,但我仍在为升学考试而努力。我想我和陆羽可以胜任高级维修师的工作,您不需要给我们特殊关照。”
  盯着白起的眼睛,乌尔班久久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轻笑出声。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狂妄,不愧叫白起。”
  “元帅可不狂妄。”
  白起一边站起一边卷起衣袖,“学长您可以去试试您的机甲了,至于我们则会完成高级维修师该干的工作,这一点请放心。”
  看着白起一步步走远,乌尔班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又招手把加利尔喊了过来。
  “去给他们安排几个活,先易后难,我还真想看看白起有什么本事。”
  加利尔皮笑肉不笑地附和着。
  “是,少爷。”
  ......
  陆羽凑在窗边看乌尔班调试机甲,虽说这几年见过不少联邦六代机甲,但大多是都是匆匆送来又匆匆取走,很难看到六代机甲在试机坪活动。
  他扭头看了眼白起。
  “你刚刚说的,那什么降低风阻什么的是真的么?”
  “你是说我跟乌尔班说的那番话么。”
  白起把目光从天讯上移开,“大部分是真的。”
  陆羽紧张了起来。
  “也就是说你在骗他?”
  “当然。”
  白起点了点头,将一份文件从天讯上挥给陆羽。
  “错纹涂装的确可以减少0.97%的风阻,但机控在六级以下的机师根本感受不到差别,所以错纹涂装一定要采用错纹涂装独有的颜色以供威慑,而不是故作低调的藏蓝色。至于蜡封......那东西是我辖涂的。”
  “辖涂的?”
  陆羽又紧张了起来,“也就是说他还是会发现我们在骗他?”
  “不会。”
  白起摇头,“乌尔班是在用插件检测机甲的平衡,我喷的那些蜡封能够让机甲保持原先的平衡参数,误差最多不超过4%。”
  陆羽露出不解的神情。
  “所以你的蜡封到底有没有用?关于平衡方面?”
  “我真怀疑你在参加特招考试的时候是不是作了弊。”
  白起深吸了一口气,“乌尔班是个握着利剑却不会使用的傻蛋,而我则是要以一个错误的方式告诉傻蛋他做的对......所以蜡封可以保持平衡,这是我最后一遍重复。”
  看陆羽还在挠头,白起一边叹气一边再次展开天讯,把那本名叫《机甲设计通则》的工具书发了过去。
  “你不用担心考试,趁着这个假期可以把这本书看看。”
  “你真的买了这本书。”
  陆羽瞪大眼睛,“受了刺激的人果然会奋发图强,可惜的是阿黛尔最近一周不在学校......”
  白起再也不想听到那个名字了,他连忙打断陆羽。
  “诊断图纸我已经发给你了,拿起你的工具动起来。”
  陆羽又愣住了。
  “......诊断图纸?”
  “对,你来修那台机甲。”
  白起用目光示意陆羽。
  “趁着这两天周末我来手把手教你,之后我会很少来维修店,一直到升学考试结束之后。”
  “我我我......”
  陆羽双膝一软,“我的白起哥,要我的话还是老老实实去擦机甲好了,我可不是像你那种看过机甲设计通则的怪物啊。”
  白起没有起身,眼神如炬。
  “试一试,我相信你。”
  “不行的白起哥,这东西很贵重,要是弄坏了我赔不起的......我不想在这儿打一辈子的工。”
  “更换轴承只是很简单的活,你可以的,况且我会在旁边看着你。”
  “不不不......真的不行的......”
  “陆羽!”
  一声轻喝,白起睁开了眼睛,陆羽感觉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地站的笔直。
  盯着陆羽的眼睛,白起一字一句地说。
  “你的父亲在战争中去世,你的母亲独自一人把你拉扯大,虽然有赔偿金但你们家的日子还是过得很清贫,所以你从小到大一直想融入那帮有钱人的圈子,你一直在放低身段,直到很久后你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融入他们,但你的谦卑一直留了下来。
  但你有没有想过,洛泽中学这么多年机修系有几个特招,而特招进亚瑟军校的有几个是无名之辈?”
  白起转过身,指着街对面的黑色高楼。
  “你不是一直说你想进入那达克公司吗?现在连修一台机甲的勇气都没有,你凭什么想去那达克机甲公司!你又凭什么当我白起的属......朋友!”
  陆羽没听到白起语句中的异状,他只觉得一股热血顺着脊柱直冲脑颅,在这腔热血之下,别说是让他修一台机甲了,让他开着机甲杀到赛博人的皇都去都不是问题!
  “好,去吧。”
  收回目光,白起疲惫地坐回座位。
  这是他在军中调教属下的方法,但这具身体的精神力实在过于孱弱,就这么一会儿他竟然感受到了丝丝疲惫。
  他揉了揉眉心,从书包里抽出书本,借着朝阳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