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将盛 > 第十章 失控

第十章 失控


  “都怪那个四辩发挥不给力,不过阿黛尔还是一样的厉害,啧啧啧,最佳辩手呢。”
  李小慕搂着阿黛尔,两人坐在日料店的沙发上,看昨天全联邦中学生辩论赛决赛的回放,洛泽中学在决赛中落败,输给了来自北非分区的塔耶中学。
  阿黛尔没去看屏幕,她一直在盯着店里的装饰水车。
  她轻声说。
  “塔耶中学的四辩比我要厉害,她发言的频率很低,所以不被观众注意,但实际上是她在力挽狂澜。”
  “塔耶中学的四辩,是叫沈辛夷对吧,好像在哪听说过。”
  李小慕很快翻出那条新闻,版面上,一个黑发女孩站在一水的爬山虎前,她背着双手,正对着镜头抿嘴微笑。
  “沈辛夷,被卢克索军校特招......基因系数高达42!这还是人吗!”
  阿黛尔偏头看了一眼,她到不觉得被特招或是基因系数高有多厉害,她只是觉得照片中那个姑娘看上去很舒服,她是那种乍一眼看上去并没有多惊艳的女孩,但越看越是觉得撩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基因的缘故。
  白起抬了抬眼帘。
  和赛博人一样,人类联邦也有试图进行基因改造的行为,准确来说,几乎有能力的家庭都会在培育下一代时使用基因技术,以确保优秀的基因流入下一代,就和古代皇室通婚以保持血统一样。
  但基因技术和近亲结婚截然不同,后者可能会孕育出先天残缺的痴呆儿,而基因技术可以保证后代攫取了前人最完美的基因。在这种神赐的技术面前,没有人可以保持理智,即便是以人权之名对赛博帝国开战的人类联邦。
  在人类联邦共同的认知里,人类能够达到30%的基因系数已是难能可贵,就算是冒着残疾的代价铤而走险,人类的基因系数也不会超过38%,而那个名叫沈辛夷的女孩居然拥有42%的基因系数,也就是说,她一定是赛博人!
  一个赛博人居然来联邦读书,而且还那么冠冕堂皇地公开了自己的基因系数,这是赛博人对人类联邦的挑衅么。
  想到这里白起又狰狞了起来,阿黛尔一直在关注他,发现他的异状后,她微微张口,细弱叮咛。
  “你......没事吧。”
  只有白起听到了这句话,他迅速收敛起表情,眼帘低垂,将目光投向手中书本。
  “我看看我看看。”
  陆羽起身,隔着一个桌子去拿李小慕手里的天讯,他想看看沈辛夷到底长什么样子,阿黛尔则是借着这个机会瞟了一眼白起,眼里闪过莫名的神色。
  饭菜很快就上齐,陆羽和李小慕一直逼逼叨叨个不停,两人讨论最多的是毕业旅行的事,而白起和阿黛尔就像两个沉默的灯泡,心事全都藏在灯泡里,沿着钨丝绽放,如蛛网般千回百转。
  “我们去店里了。”
  酒足饭饱,陆羽挥了挥手,在电梯口和另外两人挥手道别,“对了小慕,要不要我赞助你点钱逛街?”
  “你还是管好你们自己吧。”
  李小慕把陆羽推进电梯,若有若无地说,“还有几天就要交学费了还想着这些。”
  “要是她知道我们晋升中级维修师了可得吓一跳。”
  看电梯门合拢,陆羽偷笑着说。
  还有几天就是李小慕的生日,他打算把这个几天的工资一块给李小慕买礼物,这可得有好几千联邦盾,想想都知道李小慕会开心成什么样子。
  不过看白起一脸的严肃表情他没敢笑得太放肆,伸手拍了拍他。
  “我说,你为什么不跟阿黛尔说话,你们两个在家里不得闷死。”
  “我也觉得奇怪。”
  白起喃喃自语,但两人在电梯里,即便是小声说话也听得很清楚。
  陆羽伸长脑袋,带着芥末味的口气扑面而来。
  “奇怪什么?”
  白起黑着脸走下电梯。
  “我在奇怪那个叫沈辛夷的赛博人为什么敢来联邦,也在奇怪为什么联邦还没派人去杀她,或者解剖她。”
  “杀她,解剖她?”
  陆羽皱起眉头,过一会儿皱得更紧了。“白起,你该不会喜欢那种类型的女孩子吧?退一万步说,人家是在卢克索军校......你该不会要去考卢克索军校吧!那阿黛尔怎么办!”
  白起静静地转过头来,低垂的眼帘已然掀开,那双褐色眸子里透露出无穷的森严。陆羽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就连想吸一口空气都没法做到。
  白起收回目光,伸手按压眉心。
  他不喜欢啰嗦的人,更不喜欢听到阿黛尔这个名字。
  一提起这个名字就像是自己跟她有什么紧密的羁绊一样,但实际上两人毫无瓜葛,他只是个鸠占鹊巢的穿越者,而那姑娘只是个嫁给穷逼的可怜人。
  出于教条的限制,她还会对自己保持少有的尊重,但只要她推开那扇名为礼教的门,看见物欲横流的世界后就会幡然醒悟,然后一脚把自己踢开。
  不,是把“白起”踢开。
  更可笑的是,在接下来的四年里自己将会扮演一个愚蠢的大学生,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勤劳的维修工。而阿黛尔呢,她很快就会看见更大的世界,她迟早会迷失在那个世界里,而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纸醉金迷的世界掠走他的女孩!
  “不。”
  白起猛地回过神来,他死死盯着自己的手心,喃喃自语。“我怎么会喜欢她呢,这不可能。”
  陆羽恐惧地盯着白起,他的双腿不受控制地颤抖着,这一点甚至他自己都未曾发觉。刚才的白起就像是被恶鬼占据了身体,光凭一个眼神都能致人于死地。
  他哆嗦着说。
  “你你你你......没事吧?”
  “没事。”
  白起深吸了口气,轻拍陆羽的肩膀。
  “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