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宗门极品书婿 > 第九章 一夜之间,风向标

第九章 一夜之间,风向标


  雪灵韵眼睛红红的转身就走了。
  那种感觉,就如同小时候心爱的玩具被坏男孩给打碎了一般。
  而此刻,我们的古阳,古大爷就是那个打碎她心爱玩具的罪魁祸首。
  “灵梦!”
  “唉,姐夫!”
  雪灵梦砸吧砸吧小嘴,叹息一声,转身走了!
  咦,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诸位宗门姐妹!”
  “唉,姑爷!”
  齐齐的叹息声,齐齐的转身。
  咦,你们给句话啊。
  “长老们!”
  “哼!”
  算了,这些长老对他意见从一开始就很大。
  一个雪莲幽梦般的身影,屹立于上空。
  “小姨,在线求助,急!”
  “你,真的是故意,还是有意的。”
  “小姨,你都这么问了,我还需要回答么!”
  没有再回答古阳,这个清冷幽然的女子转身也走了。
  剩下古阳一个人蹲在山门小院反思自我。
  反思?
  你古大爷我反思个屁!
  那丹药就是我故意踩碎的。
  一个劣质的四品丹药,根本就是一枚发了霉的毒丹,吃下去,哪怕不出问题,也会拉肚子,更不要说有用了。
  如果今天自己不故意把那枚丹药废了,难不保哪天雪灵韵就会吃了。
  以雪灵韵的体质,吃了这发霉的毒丹,可不是拉肚子那么简单。
  就在刚才,雪灵韵离他越近,越发觉得雪灵韵的身体问题,可不仅仅是功法修炼错误那么简单。
  有问题,还是大问题。
  虽然,一时半会,古阳察觉不到到底是什么问题,但是,那一瞬间的预感让他都有些皱眉。
  看来,需要更接近点才能看的出。
  嗯,最好,能摸摸雪灵韵媳妇的小手手…把个脉相什么的…
  吸了一口哈濑子的古大爷,坐在门框上,望着远方清澈的雪山,雪地。
  内心一片祥和,嘴角露着笑。
  要不,晚上偷偷去道个谦?
  顺便看看雪灵韵睡觉的小模样!
  嘿嘿!
  卧槽,这尼玛也叫祥和?
  古大爷你做个人吧!
  …
  雪原,宗门各派!
  没有一万,也有六千多个点!
  大大小小六百多修仙门派。
  其圣地就有两个之多!
  可以说,此刻雪凤宗斩杀三名纳魂境强者的消息疯狂传播着。
  “听说了么,雪凤宗既然用一首诗文破了纳魂三境强者的致命一击。”
  “不,我听说,是那首诗化为惊天之剑斩杀了纳魂境高手。”
  “不不不,我可是在很远的地方,看到了,听到了,那如天籁之音的诗文,化为满天雪莲,瞬间斩杀三名纳魂境强者。”
  “哦,兄弟,你真的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哼,你在质疑我,兄弟我可从不打狂语。”
  “那兄弟,你可记得那首诗文,吟诵出来听听?”
  “就是,就是,兄弟,你吟诵出来,我们听听!”
  “这位兄弟,只要你将那首诗吟诵出来,我这里的三块灵晶,就是你的!”
  “兄弟,告诉我,我这里有一件灵宝!”
  “兄弟,我这里…”
  瞬间,这人被一群人围住,看着那一样样宝物,这人也眼热万分。
  他开始努力回忆那天籁般的诗文之音,可是,他费了老大的劲,也没想到一个字。
  急的汗水直流!
  “明明那诗文回荡脑海中,我既然想不起来了!”
  “骗子!”
  “就是,你这个骗子!”
  突然一个声音道:“他没有骗人,那绝对是仙人之诗文,有着超凡之神力,岂是你们这些粗痞不懂诗文之人所能记住的!”
  众人回头,只见一个落魄书生,脸色腊黄,穿着薄衣,冻着瑟瑟发抖。
  他挺直腰板,高昂头颅,他眼中散发着希冀与执着。
  “哼,一个破书生,连灵根都没有,还妄图谈论修仙界的事情。”
  “既然敢辱骂我等修士,粗痞不懂诗文,你这乞丐书生,活的不耐烦了?”
  啪!
  一条灵力之鞭,抽翻了落魄书生。
  引来众人哈哈哈大笑。
  落魄书生挣扎了两下,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凡夫蝼蚁,也敢与修仙之人争论,活该!”
  一阵风吹过!
  吹开那落魄书生的衣襟,一页纸掉落出来。
  之前说不出诗文的那名修士,上前一步,捡起那页纸。
  上面既然是一首诗,他下意识的念道。
  “我本书生落魄人,谈笑红尘恋修仙。”
  “偶赋诗词吐心语,苟且偷生绝此缘。”
  轰!
  语落,纸毁!
  落魄书生飘然坐起…
  吓的众修士连连后退…
  泥马,
  真的假的?
  一诗就能起死回生!
  一时间,
  各大宗门,以及圣地下令了!
  去雪凤宗无论用什么代价,拿到那首诗。
  去找一个文人做诗文!
  高价收购绝世诗文!
  老学究的诗文优先!
  一夜间,
  雪原修仙界掀起了一场诗文狂潮!
  一些凡俗大儒更是成了宗们各派的座上宾!
  夜幕降临,
  丝毫不知,因为他的独特创意,在整个雪原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的古大爷。
  这会儿从雪凤宗的温泉中抓了几条鱼,正美滋滋的烤着吃。
  自己吃了一条后,觉得味道超级棒。
  香辣可口,酥脆娇嫩!
  要不,给媳妇雪灵韵送去一条,就当道歉!
  这个他想了一下午,想怎么假意的道个谦来着,顺便套套近乎啥的。
  可是他却有些犹豫。
  不要问为什么,问就是,我们的古大爷初次恋爱,感情放不开了。
  直白点,他竟然有些胆怯和羞意。
  这和搞怪不一样,初恋就是这样的,不管他有多牛逼,哪怕懂得多,看的多,也无法做到自然。
  “姐夫!”
  不用想,这声姐夫除了雪灵梦,谁还叫的这么甜。
  “哇,好香啊!”
  这丫头二话不问,拿起一条鱼就啃了起来。
  古阳没有阻挡,笑着看着这丫头一口一口吃的香。
  “姐夫,真的好香啊,没想到你诗做的好,这烤鱼也如此的棒。”
  “你姐姐,还生我气不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看你不好好回答我,以后没得吃。
  “唉,姐夫!”
  “好好说,不然没得吃!”
  “姐姐差一点哭了,这几年里姐姐除了小姨那次事情,哪怕遇到再难的事,她都没有再哭过,你这次却把她惹哭了。”
  “这,这…”
  古阳挠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姐夫,你知道么,你踩碎的不是一刻丹药,是姐姐的希望。
  你知道么,姐妹们受伤了,急需丹药,可宗门的丹坊早已空的只剩下老鼠洞了,宗门上下连颗疗伤丹药都没有了。
  那一天,姐姐在老鼠洞里发现这那枚四品的固魂丹,你知道,姐姐有多么开心么?
  她开心的一晚上把宗门的老鼠洞挖了个遍,找到了三枚疗伤丹,救下了,那几位姐妹的性命。
  姐夫,你现在知道了吧,你今天不应该踩碎那丹药,姐姐已经给你了,把她最珍贵的希望给了你,你既然踩碎了。”
  啪!
  古阳狠狠的拿扇子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是啊,关心则乱,坑人啊。
  灵韵媳妇已经把丹药给了自己,为什么还把丹药踩碎了。
  当时,就想着怕灵韵吃了啊。
  我既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好蠢!
  难道,恋爱真的令人犯傻啊。
  我特么,恨死我自己了!
  “灵梦啊,把这烤鱼帮我送给你姐姐行不!”
  “姐夫啊,我觉得十首诗有点少啊!”
  “二十首如何?”
  “一言为定,我现在就去!”
  看着离去的倩影,古阳自语道:“嗯,这灵鱼,最多只能起到蕴养缓解作用,灵韵媳妇儿的身体问题还是很麻烦的…”
  看来,需要慢慢调养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