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一章 父皇驾崩了,新皇不是我

第一章 父皇驾崩了,新皇不是我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听着耳边的布谷鸟叫声,莫自在的眼神有些发懵。
  “我是……”
  算了,人生三大哲学问题就不要问了,自己很明显是穿越了。
  虽然是第一次,但是作为一个网文作者,穿越这事他熟啊。
  只是没想到的是,每次都是让别人穿越,没想到这次居然轮到自己了。
  回过神的莫自在从躺椅上坐起身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院子没什么印象,感觉有点像像古城风景区,应该是古代吧?”
  “身体虽然有些瘦弱,但比自己前世那个腰肌劳损的废五渣身体强多了。”
  “这手……你别说,还挺白!”
  莫自在举起自己的双手仔细打量,双手十指修长,柔若无骨,而且皮肤还相当白皙光滑,看上去就跟女人的双手一样,搁在前世,就冲这双手,买个上亿元的保险都不亏。
  “这么漂亮的手,不撸……咳咳,不敲键盘真可惜了。”
  “有这么漂亮的手,那我人应该也挺帅……”
  “等会!!!”
  莫自在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连忙把手伸向下面,过了片刻才松了口气,“还好牛子还在。”
  女装的话还能考虑一下,女性那就不能接受了。
  而且在古代背景,变成女的风险还是很大的,保不齐就会来一个身高八尺的壮汉,手持戒刀对着自己说:“嫂嫂,武松有话要讲。”
  那还不得当场暴毙啊,穿越也没有往相声段子里穿的啊,拿自己给别人找乐子那可不行。
  正当莫自在想要起身找块镜子,看一下自己现在究竟有多帅的时候,一个身穿锦袍的太监,从院门口快步走来。
  看到莫自在已经醒来,锦袍太监用他那又尖又细的独特嗓音,开口问道:“王爷,快到巳时了,您还去后陵吗?”
  听到这人喊自己王爷,刚想套点话的莫自在,突然心中无名火起,猛地站起身来,狠狠一巴掌打在这名太监的脸上。
  “混账东西,下次再让我听到王爷这两个字,我把你的舌头给你拔出来!”
  莫自在这一掌下手极狠,根本不敢运功抵抗的太监陈应,脸上在一瞬间就浮现出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殿下息怒,殿下息怒。”
  陈应跪下的极其顺畅,在白自在刚抽了他一巴掌之后,几乎是下一瞬间,他就跪下连磕了好几个头,“奴才知错,奴才知错!”
  “给我滚,今天再敢出现在我面前,腿给你打折!”
  “是是是,奴才这就滚,这就滚。”
  听到白自在的厉喝,陈应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出了白自在的院子。
  等陈应出了院子之后,莫自在莫名其妙涌上来的怒意,又莫名其妙的突然消退,还没等莫自在思考去怎么回事,无数的记忆顿时涌上心头。
  等莫自在把自己脑海里突然多出来的记忆消化完毕之后,他终于明白自己刚才为何突然那么大火气,也明白了陈应为什么会挨那一巴掌。
  “这家伙这一巴掌挨的不亏,没当场打死他,已经算他运气好了。”
  王爷这个称呼,对于前身来说就是一道伤疤,每次听到,他都会觉得是别人在刻意羞辱他,不炸刺才怪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觉得王爷这个称呼是个羞辱,这就要从前身原本的身份说起了。
  对于前身的身份,莫自在想了半天,总算是想出来一句还算比较贴切的话作为总结,那就是,
  “父皇驾崩了,新皇不是我。”
  前身的身份是大周的太子,而且还是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什么的,可以说是内定皇帝也不为过。
  但就在三年前,东境战场的守护神,柱国大将军唐叔虞在战场遇伏身亡,所率七千精锐,尽皆战死。
  得知此事之后,本就抱病在身的先皇,直接一病不起,眼看着就要到弥留之际了。
  见此情况,年仅十五岁的太子莫自在大喜过望,正准备含泪接过皇帝的宝座时,事情突然发生了变故。
  命不久矣的先皇,直接下令从东境召回了唐叔虞之女,而在她赶回来的路上,先皇靠着药石的支撑回复精神,在七日之内强行扫平了朝堂内的所有的反对力量。
  等唐叔虞之女到京城之际,陷入弥留之际的先帝跟唐叔虞之女谈了一夜,具体谈的什么没人知道。
  但是就在这一天之后,先皇驾崩,女皇继位,大周天子姓氏由莫改为唐。
  如此一来,莫自在这个姓莫的就有些尴尬了,本来等着含泪当皇帝,结果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辣么大的皇位,突然没了。
  而这还不算完,登上皇位的女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莫自在封了一个自在王,然后下旨让其在皇陵为先皇守灵三年。
  在前身看来,说是守陵,其实就是对他的变相幽禁罢了。
  所以这三年来,前身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每天巳时去后陵,他老子的墓前,疯狂的骂他老子还有抢了他皇位的女帝。
  整整三年,每天必骂一个时辰,风雨无阻,没有一天缺勤的时候。
  “好家伙,前世我要有这份毅力,写小说怎么也不至于扑那么惨啊。”
  莫自在对于前身无上的毅力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这货绝壁是一个写小说的料,在这个世界当个太子,真是浪费了。
  而对于先皇的骚操作,莫自在也是叹为观止,纵观两世历史,就没见过这么干的皇帝,皇位不传给自己儿子,反而传给一个外人,而且还是女的,这可真是活久见。
  不过莫自在是穿越来的,旁观者清,对于先皇不把皇位传给前身,他表示也能理解。
  因为前身实在太秀了,凶狠暴戾,偏信偏听,好大喜功,狂妄自大等等性格,都让他占全了。
  就这么说吧,你扒开历史书瞅瞅,只要是亡国之君该有的品质,他都有。
  就从他被幽禁在皇陵这三年,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人来看的,你就能看出这货人品有多次了。
  “不过,不当皇帝当个王爷,对于我来说也挺好的。”
  把自己的身份理清之后的莫自在,倒是颇为喜欢自己王爷这个身份的。
  自己前世不过是一个写小说的,突然当上什么事都要管的皇帝,这职业跨度太大了,他表示干不来。
  还不如当一个闲散王爷来的好,啥事都不用管,还有人给发钱,每天只需要吃喝嫖嫖就行了,多自在。
  “还是当王爷好啊。”
  想到大周发达的娱乐事业,莫自在气愤的眼泪不争气的从嘴角流了出来。
  “封建时代未免太过腐败了,本王一定要教训她们一下。”
  “本王要打十个!!!”
  ……
  就在莫自在陷入幻想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个巴掌印的陈应已经把守在院子外的值守太监都给遣散了。
  “殿下心情不好不要怪我,,今日不去后陵了,你们都散了吧。”
  等到小太监都退下之后,陈应这才回过头来看向莫自在的院子,伫立了半晌,方才幽幽叹息道:“殿下,不要怪我,老奴也只想活着啊。”
  说完这句话,陈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偌大的院子,此刻就只剩下莫自在一个人。
  ……
  在陈应离开不久,在皇陵的大门处,有五个身穿公服的人正朝着皇陵赶来。
  “站住。”
  一名手持长枪的守卫,把长枪横在身前,拦下了这五个人,“你们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是皇陵禁区吗?”
  “咱家是司礼监掌事太监邵菁,陛下有旨意给自在王。”
  邵菁一边说,一边从腰间取下自己的身份令牌,给两名守卫递了过去。
  令牌有半个手掌大小,通体金属,正面刻着司礼监三个大字,背面则刻了两行字,一行稍大点的字写的是掌事太监,在掌事太监旁边刻有两个小字,写着邵菁。
  “卑职见过邵公公。”
  核实了令牌真假之后,守卫恭敬的把令牌送了回去,只是有些不解的问道:“邵公公,给自在王传旨,为何只有你们几个人?”
  邵菁还没开口,站在他身后的一个瘦条脸就阴阳怪气的道:“怎么,有我们五个还不够吗?”
  “要不要给你检查一下圣旨,再把司礼监所有人都请过来啊?”
  “卑职不敢!”
  守卫慌忙推辞,检查圣旨哪是他敢干的事情,这么说不是要他的老命嘛。
  “只是一个没了依靠的废……闲散王爷罢了,陛下能想起他已经是看在先皇的面子的上了,还指望着让我们兴师动众?”
  瘦条脸言语间充满了对莫自在的不屑,若不是被邵菁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恐怕废物两个字就直接脱口而出了。
  对于瘦条脸差点说出来的词,两个守卫就当是没听见,陪着笑脸说道:“几位公公还请入内稍等片刻,卑职这就去通报王爷接旨。”
  听到守卫说要去通报,邵菁心中一紧,脱口而出道:“不必了!”
  等发现守卫用奇怪的眼神看自己,邵菁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动作有些失态,他轻咳了一声,说道:“陛下给自在王的是密旨,不宜大动干戈。”
  “密旨?”
  守卫打量了一眼邵菁手里拿着的圣旨,心中有些明了,原来是密旨,怪不得就来五个人呢。
  既然是密旨,守卫也就没有多想,草草检查了一下几个人身上的武器之后,就把几个人给放了进去。
  ……
  而莫自在这边,就在他幻想着自己批判青楼小姐姐的时候,在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道机械合成音,瞬间把他脑海中的画面全给打碎了。
  “鹅场加速器安装完毕,尊敬的鹅场会员,欢迎使用鹅场加速器。”
  “极致加速,超爽体验。”
  “快,永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