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八章 回京

第八章 回京


  莫自在的太子身份被废,但又被封了一个自在王,从地位上来算,也还是王侯一级,所以若是正儿八经的出门,仪仗还是很威风的。
  只不过莫自在现在在皇陵,条件不足只能相对从简了。
  一对令旗,两把大伞,一架十分华丽的象辂(lu),以及三十名随驾护卫。
  所谓象辂,指的是有盖的马车,外形跟亭子差不多,远远的看上去,就好像马车拉了一座圆形的亭台一样。
  在象辂里,脚盆,毛巾,香炉,水罐,痰盂等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再把四周的轻纱帷幕一降下来,简直就是一桩可以行走的房子。
  “真是腐败了。”
  一身红衣衮服的莫自在毫无形象的躺在软榻上,在感叹腐败的同时,心中还微微有些遗憾,“可惜了,还差一个俊秀俏丽的侍女,不然的话就能试一下枕着大腿睡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给莫自在驾车的是周七,这个位置离莫自在最近,也最方便保护他。
  虽然以周七的地位,给莫自在驾车有些辱没周七的身份,但周七也从来没有在乎过这些。
  皇陵到京城都修有官道,象辂行驶的极为平稳,莫自在坐在上面,没有丝毫颠簸感。
  看着外面原生态的景色,莫自在微微有些感慨,“三年没出门,感觉好像过了一辈子似的。”
  听到莫自在略带怨气的话,周七犹豫了一下,道:“殿下,其实让您在皇陵守陵三年,是先帝爷的旨意。”
  “先帝爷说,只有远离朝堂,您才是最安全的。”
  “哦,那倒也是。”
  莫自在想了一下之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以前身那个脑子跟性格,就算不被人当枪使去对付女帝,也会在别人的引诱下捅出大篓子,而且最次也得是造反起步的大篓子。
  周七微微侧目,用余光看了一下莫自在,发现他的脸色十分平静,显然并不是在说反话,心中微微有些诧异。
  没想到殿下连这些都能想通,要知道,类似规劝的话,自己当年并不是没有说过,但是每次都被骂的狗血淋头,甚至因此让自己跟殿下的关系都疏远了一些。
  所以从那以后周七也就没有再提过这些话了,没想到今天只是稍微一说,殿下就平静的接受了,这让周七忍不住多说了一些。
  “还有,殿下。”
  “您被幽禁的这三年,陛下之所以没来看您,除了因为您在怨恨她之外,还有就是因为她不想给您带来危险。”
  “另外,她也不想让您觉得她是在利用您。”
  “危险?利用?”
  周七说的陛下指的自然就是现在的女帝,但是这个危险跟利用让莫自在微微有些不解,他沉吟了片刻,问道:“你指的是新党跟旧党?”
  所谓新党跟旧党,指的是朝中支持女帝的跟支持先帝的两个党派。
  其中投靠女帝的叫新党,怀念先帝或者说没完全投靠女帝的叫旧党。
  当然了,这两个党派也只是泛称,新党的人也不一定都是支持女帝的,旧党的人也不一定真的是怀念先帝。
  总之,朝廷的这碗水,深得很。
  “没错,就是新党跟旧党。”
  周七点点头,道:“旧党一些人打出来的口号是,他们是因为先帝的旨意才会同意陛下登基的,但他们其实并不认可让一个外姓女子当皇帝。”
  “他们只是因为忠于先帝,所以才没有反对陛下登基。”
  “而新党中人,比较复杂……”
  周七想了一下,道:“但新旧两党的关系,普遍比较差。”
  “哦,懂了。”
  莫自在虽然没什么政治嗅觉,但是他看的历史剧多啊,周七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明白自己的危险在哪里了。
  旧党之人拿自己那便宜老爹当幌子,不愿意效忠女帝,而新党之人又跟旧党之人水火不容。
  那要是这样的话,恐怕不管新旧两党都想让自己死吧。
  在新党看来,自己若是死了,女帝跟旧党本来就很微妙的关系,恐怕立刻就会破灭,到时候趁着女帝跟旧党争斗时,他们就能趁机壮大。
  而在旧党看来,自己死了那也是一件好事,因为自己若是死了,旧党中人就会有借口来攻讦女帝,甚至发起内乱,把女帝赶下皇位也不是不可能的。
  “算盘都打的很精啊。”
  莫自在捏着下巴想了半天,新旧两党本来就想让自己死,现在再传出来女帝要跟自己大婚消息,难怪会有人来刺杀自己。
  从旧党的角度来说,自己若是跟女帝结婚了,那就相当于自己也是半个皇帝了,那旧党中的一部分人,借着自己老子的幌子不效忠女帝就说不过去了,他们自然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而在新党中人看来,自己跟女帝若是结婚了,那他们跟原来的旧党何异?
  当然,最主要的是若是自己跟女帝结婚了,那么旧党中很大一部分人,或是主动,或是被动,都得投靠女帝。
  这样一来,他们原有的地位,很可能会受到威胁,这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
  “特娘的,政治真复杂。”
  莫自在琢磨了一会,觉得自己的头都要大了,索性不再去想。
  反正刺杀自己的,新党旧党都有可能,这事光靠猜是猜不出来的,还是以后慢慢查吧,不管怎么说,刺杀自己这件事,莫自在绝对不会轻飘飘揭过的。
  把脑海中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抛在脑后的莫自在,抬眼往车外看去,此时车架已经来到了京城附近,坐在车上的莫自在,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到天京城城墙的轮廓了。
  随着象辂继续前行,天京城的城墙,逐渐露出了真容。
  高达二十米的砖石城墙,就仿佛是一个巨人一般,横卧在莫自在的面前,走到城墙下,莫自在抬头向上望去,一股难以言喻的厚重感扑面而来,让莫自在的呼吸都忍不住停顿了一下。
  “二十米,六七层楼这么高,而且城墙上还毫无落脚处,恐怕周七这个幽照境的高手,也很难直接跳上去吧。”
  看着这么高的城墙,莫自在心中微微有些震撼感。
  虽然有人说过,最好的京城是不需要城墙的,因为敌人能打到你的京城,你就算有城墙也没有用。
  但莫自在一直觉得这话就是在放屁,有种你去大明把这话说给于谦听,看于少保会不会一巴掌抽死你。
  在莫自在看来,冷兵器时代,只有这种厚实的城墙,才能给百姓最大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