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九章 拦路的书生

第九章 拦路的书生


  莫自在作为自在王,进城门自然不用排队接受搜查,在陈应跟守门官表明莫自在的身份之后,城门官立刻就清理出了一条通道让莫自在先行。
  “自在王。”
  看着莫自在远去的车辇,守门官眼睛微眯,看了半晌之后才招手喊来了一名手下,对着他耳语一番,那名手下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城门,奔着内城而去。
  大周的京城叫作天京,一共有十二座城门,三横三竖六条主干道,把天京整整齐齐的分为了十六个区域。
  刚才莫自在他们经过的那座城门,叫作天启门,要想从天启门进入皇宫,就必须要经过天京最繁华的朱雀街。
  在经过这里的时候,莫自在看着跟三年前明显萧条了一些的景象,心中不由得微微叹息。
  连大周的心脏天京都有些萧条了,其他地方会是什么景象,就可想而知了。
  “看来,大周真的是日暮西山了。”
  想着现在在皇宫中苦苦支撑这个残破江山的小丫头,莫自在心中微微有点不是滋味,千钧重担加身,对她来说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拦王爷的座驾!”
  就在莫自在有些出神的时候,突然感觉象辂停了下来,紧接着就听到陈应那尖锐的嗓音在喝骂。
  “前面出了什么事?”
  因为前方有侍卫拦着,莫自在看不太清楚,便开口问向前面的周七。
  “不清楚。”
  周七摇摇头,道:“似乎是一个书生拦路,陈应应该能处理的,殿下不用担心。”
  似乎是为了打周七的脸,周七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清朗的声音,“学弟前来问候,难道师兄连见一面都不肯吗?”
  “还是说,是师兄你不敢见我?”
  这名书生有意提高了嗓门,声音清晰的传到了莫自在这边。
  “看来陈应处理不了啊。”
  莫自在有些玩味的笑了一声,没想到他刚回到京城,就有人来找麻烦了,而且还是他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学弟,他倒要看一下,这些人给他准备了什么节目。
  “陈应,让他过来吧。”
  陈应话音落下不久,陈应就带着一个身穿青袍的书生走了过来。
  “殿下,这个书生拦在驾前,奴婢本想驱……”
  “好了,不用说了。”
  莫自在打断陈应的话,看向那名书生,开口问道:“你说本王是你的师兄,本王怎么不认识你?”
  “在下国子监监生舒明浩,师从阳羡成大儒,与王爷同出一门,故而喊王爷师兄。”
  舒明浩恭恭敬敬的对着莫自在行了一礼,从态度上,挑不出来任何毛病。
  “阳羡成?”
  莫自在想了好一会,才点点头道:“哦,想起来了,被本王打断腿的那个老夫子。”
  阳羡成是早年间教莫自在的夫子,但是这货在教莫自在的时候,老是夹带私货,而且都是跟莫自在老爹进行的改革相悖的观点。
  这就导致本来就很少见到自己老爹的莫自在,每次跟自己老爹相见之后都会挨训,久而久之莫自在就察觉出来不对了,对这个夫子就很反感。
  最后让莫自在爆发的一件事是因为,有次女帝,也就是唐薇仪那丫头跑来找莫自在玩,结果那个老夫子因为与唐叔虞有旧怨,就仗着自己的身份,说唐薇仪扰乱莫自在的学心,非得惩罚唐薇仪不可。
  这还了得,要知道那时候唐薇仪那丫头可是莫自在的逆鳞,所以莫自在直接就爆发了。
  他拿刀逼着两个侍卫按着阳羡成,然后亲手打断了阳羡成的腿,一边打一边还问,“你特娘的要惩罚谁?你特娘的算老几?你特娘的是不是不想活了?”
  虽然事后因为这件事,莫自在也受了很重的惩罚,但是莫自在从来没有后悔过打断那个老匹夫的腿。
  听到莫自在轻描淡写的语气,舒明浩的额头上瞬间暴起了几条青筋。
  “莫自在,阳先生可是你的恩师,你居然打断了他的双腿,你眼中还有人伦五常吗?”
  舒明浩用手指着莫自在,对他怒目而视,“不仅如此,到了现在你还没有一丝悔改之意,你简直枉自为人!!!”
  “嗯?”
  莫自在微微皱起眉头,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车辇前的舒明浩,“这是,来找死的?”
  看着一袭青衫的舒明浩骂个不停的舒明浩,莫自在十分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是刻意来激怒自己的,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莫自在沉下心来,大脑飞速转动。
  激怒自己,无非是两个结果,第一自己一怒之下杀了他。
  第二……
  好吧,没有第二,照自己以前那个脾气,肯定会当场劈了他。
  所以说,这个舒明浩,就是来求死的?
  等会,他刚才说他是国子监的监生?
  想到这里,莫自在瞬间就有些明白了。
  国子监是大周最高的学府,相当于莫自在前世的大学,不过是全国仅有一所的那种。
  像国子监这种地方,培养出很多人才,但也培养出很多头铁的缺心眼。
  譬如眼前这位,就是一位典型的头铁的缺心眼。
  之所以说他头铁,是因为这家伙确实是来找死的,或者说是求死的。
  因为正当理由,当街怒骂无道君王,就算是死,也能青史留名,这是国子监里一些不得志的读书人,最向往的事情了。
  当然了,莫自在不是君王,但是亲王也差不多了,也足够让他青史留名了。
  而之所以说他是缺心眼,则是因为这货八成是被人当枪使了。
  他一个书生,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行踪,肯定是有人通知他,并且在后面极力怂恿他来。
  而且,从舒明浩的激昂的神态来看,把他当枪使的那人,肯定还跟他说很多诸如自己太子之位已经被废,只是一个无实权的亲王,而且还不得女帝待见,自己肯定不敢杀人之类的话。
  甚至,那人很可能还跟舒明浩保证了,若是自己敢动手,那人会第一时间出现,救下舒明浩,不然舒明浩不会如此有恃无恐。
  “有意思,真有意思。”
  莫自在看着眼前怒骂不止的舒明浩,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没想到刚到京城就有人给他出难题啊。
  “派一个头铁的书生来恶心我,手段不高明,但却很有用。”
  “不过……”
  莫自在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露出了森森白牙,“我可不是从前的我了,打打杀杀的太小儿科了。”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