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十章 挨打要立正

第十章 挨打要立正


  怒骂过后的舒明浩,看着象辂上安静的莫自在,心中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对。
  在他的设想中,被自己怒骂的莫自在,早就应该暴跳如雷了,就算不杀自己,也不该如此平静啊。
  心中有些没底的舒明浩,下意识的抬头向隔壁的百香楼三层望去,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形还坐在窗边,舒明浩有些忐忑的心情不由得平复了很多。
  莫自在猜测舒明浩是来求死扬名,此事对,也不对。
  对的地方是,舒明浩确实是想扬名,打着为师出头的名号,踩在莫自在这个被废的前太子身上,一举扬名国子监。
  但是不对的地方就是,舒明浩并没有打算求死,他只是想要扬名,但还没到以死求名的地步。
  刚才他看的那个人,就是他最大依仗,也是他觉得自己能保命的底牌。
  而此时,他的依仗正坐在百香楼三层,对着下面指指点点。
  “没想到,这位现在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此人乃是刑部尚书之子,杜子辉,他身穿一身白色的锦袍,显然对莫自在没有直接动手觉得很意外。
  “沉得住气也正常,毕竟被幽禁了三年,搁你身上,你也沉稳。”
  在杜子辉对面坐着两人,分别是吏部尚书之子杨彦章和吏部左侍郎之子李存知,此刻跟杜子辉搭话的,就是李存知。
  而吏部尚书之子杨彦章则好像没听到杜子辉的话一样,安静的坐在那里,用手剥自己盘子里的瓜子。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一共有两个盘子,其中左边那个盛满了瓜子皮,而右边那个盘子里则是堆了一小堆已经剥好的瓜子仁。
  李存知看了一眼正在耐心剥瓜子的杨彦章,看他并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开口说道:“不过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他再怎么能沉住气,暴虐的脾气也改不了,恐怕等下就会让人出手杀了舒明浩。”
  “就是不知道,子辉兄打算怎么去救舒明浩呢。”
  “还能怎么救,当然是直接去救了。”
  看着下面还在僵持的局面,杜子辉淡淡的说道:“只不过,莫自在这边有幽照境的周七,为兄只是气海境,万一救不下来,那也不能怪为兄不是。”
  杜子辉言语之间十分淡然,显然是没把舒明浩的命放在心上,至于之前跟舒明浩说的,肯定会救下他,这些话也就是说说罢了。
  “子辉兄倒是好手段。”
  李存知微微摇摇头,说道:“只是略施小计,就能把莫自在给逼上绝境。”
  “以他的性格,有人当面折辱他,他定然不会忍下来的,可若是他出手杀了舒明浩,恐怕到不了明天,国子监的那些士子就会闹翻天。”
  “到了那个时候,莫自在最轻也会被削去王爵之位,若是没了王爵之位,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一些小手段罢了。”
  杜子辉脸上带着一丝自得之色,道:“不过我到不在乎他那个空衔的王爵之位,我在乎的是,他名声一旦烂大街,我看陛下还怎么宣布跟他的婚约。”
  “因为有先帝的旨意在,陛下不得不跟这个废物结婚,现在我把这么合理的一个借口送上去,我想陛下一定会很乐意跟这个废物解除婚约吧。”
  “至于这个废物,若不是因为陛下的原因,他也配让我算计?”
  听杜子辉这么说,正在剥瓜子的杨彦章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深深的看了杜子辉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可真聪明啊。”
  对与女帝跟莫自在的事,杨彦章了解一些内情,稍微知道一些女帝倾心莫自在的事,也知道女帝这些年没接触过莫自在八成是保护莫自在。
  所以女帝会不会乐意解除婚约杨彦章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让女帝知道这件事了,她一定很乐意拧下来杜子辉的脑袋瓜子。
  “彦章兄过奖了。”
  杜子辉没听出杨彦章的讽刺之意,还以为杨彦章是在夸他,顿时有些飘飘然。
  “诶?不对啊,你们快看楼下怎么了?”
  就在杜子辉得意之际,忽然听到李存知有些惊讶的声音,他还以为莫自在要动手了呢,顿时急忙往楼下看去。
  楼下大街上,莫自在把身子探出纱帘,盯着舒明浩看了一会,直到把舒明浩看的有些心里发毛了才收回目光。
  “你说,你叫舒明浩是吧?”
  莫自在的脸色十分平静,声音也不带任何色彩,仿佛舒明浩刚才痛骂的人,不是自己一样,这让舒明浩心中微微有些不安,不过他并没有把不安表现在脸上,朗声说道:“没错,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舒明浩。”
  “有名字就好。”
  莫自在点点头,接着问道:“看你这样子,你是不怕死啊?”
  “哼,死又何惧!”
  听莫自在说这个,舒明浩的胆气又涌上来了,他向前一步,对着莫自在朗声说道:“我国子监的书生,就没有怕死的!”
  “很好。”
  莫自在点点头,然后认真的说道:“那不知道,你的家人怕不怕死?”
  “嗯?”
  舒明浩愣了一下,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自在没有理他,而是继续问道:“不知道你的老师,阳羡成怕不怕死?”
  舒明浩涨红了脸,怒声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没错,本王就是在威胁你。”
  莫自在指向周七,道:“本王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御直司的司主周七,有他在找到你家很简单。”
  然后,莫自在又挥手把陈应招了过来,“而这位,是本王府上的掌事太监陈应,气海境武者,没什么别的本事,就是做人没什么底线。”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舒明浩脸色有些变了,他看着莫自在的眼神,隐约间有些恐惧,“你想做什么?”
  “本王没有别的意思。”
  莫自在脸上带着微笑,淡淡的说道:“本王只是想让陈掌事去杀了你全家,顺便杀了你的老师阳羡成。”
  “你敢!!!”
  舒明浩的脸色瞬间大变,“你若是敢动我的家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哦,不会放过我?”
  莫自在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不屑,“那你告诉我,你怎么不放过我呢?”
  “你只是一个书生,就算有些修为,撑死了也不过是定丹而已,你能做些什么呢?”
  “去京兆尹告我吗?本王就算没能当上皇帝,也还是自在王,你看他们敢接你的状纸吗?”
  “或者你去国子监闹,去告御状,但那又能怎样呢?”
  “本王是先帝独子,就算陛下要处理我,也总得顾忌一下我皇室宗亲的想法吧?更何况在朝中还有那么多曾忠于我父皇的大臣,陛下又能怎么样呢?”
  “就算你闹大了,本王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被夺去王爵,幽禁回皇陵。”
  “但,那又如何,本王已经被幽禁三年了,还怕继续被幽禁吗?”
  说完这些之后,莫自在猛然向前踏出一步,站在车辇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舒明浩,冷冷的说道:“你告诉本王,本王诛了你全族,你能奈我何?”
  舒明浩早已不复刚才神采飞扬的模样,他脸色煞白的看着莫自在,口中只是喃喃的说道:“你不敢,你不敢的……”
  “呵。”
  莫自在冷笑一声,指着舒明浩说道:“陈应,带十名侍卫,找到这名书生的家,把他们全家的人头带过来。”
  陈应脸色有些难看,莫自在的话他也听到了,他也知道莫自在说的没错,就算莫自在杀了舒明浩的全家,最严重的的后果也不过是一个幽禁。
  可他不一样啊,他只是一个掌事太监而已,真要是带人杀了国子监监生全家,回头必然是人头落地的结果。
  但他也不敢拒绝,照莫自在的性格,他要是敢拒绝,那现在就得人头落地。
  现在死跟等几天再死,谁都知道怎么选择,所以他恶狠狠的瞪了舒明浩一眼,然后高声回到:“是,殿下,奴才一定把他们全家的人头都给他带回来,保证不会漏下一个!”
  说完,陈应抬手就招了十名侍卫,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
  看到陈应真的要离开,舒明浩仿佛被被蝎子蛰了一样,猛地跳了起来,“你不能去,你不能去!!!”
  “王爷,王爷我错了,我不该口出狂言辱骂您,我是被人指使的,我的家人是无辜的,求求您放过我的家人!!!”
  “王爷,我告诉您是谁指使我的,求求您放过我的家人,小人任王爷您处置,求王爷您放过我的家人……”
  舒明浩满脸泪水,对着莫自在连连行礼,恳求莫自在高抬贵手。
  “现在知道错了?之前想踩着本王扬名的时候怎么没想那么多呢。”
  莫自在看着满脸都是惊恐之色的舒明浩,轻声叹了一口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错了事就得认罚。”
  看着面色巨变的舒明浩,莫自在继续说道:“不过呢,看在你认错态度比较好的份上,本王也没必要把事情做的那么绝。”
  “你刚才骂了本王十几分钟,现在给本王嗑十个头还回来,这不过分吧?”
  舒明浩虽然没听懂十几分钟是什么意思,但他听懂了莫自在想要他嗑十个头,整个人不由得僵在了原地。
  大周人的观念,跟现代人差不多,除了奴仆之外,一般的大周人只跪天,跪地,跪父母,其余的,就连见了皇帝,老师都可以不跪拜。
  所以莫自在这个要求,对于舒明浩这种心高气高的国子监监生来说,无疑是一种最大的羞辱。
  但是,他此刻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了,舒明浩神情有些木然看了一眼莫自在,然后缓缓的把膝盖跪在了地上。
  PS:陈应是奴仆,陈应是奴仆,陈应是奴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省的被挑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