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十一章 我管你爹是谁

第十一章 我管你爹是谁


  舒明浩原本挺拔的腰板弯了下去,整个人就好像被打断了脊梁一样,跪在地上,重重的对着莫自在磕了一个响头,用力之大,直接将自己的额头嗑出一丝红印。
  然后第二下,第三下……
  舒明浩本来白皙的额头,顿时血流如注,但他仿佛毫无感觉一样,继续把额头朝着青石板路面上嗑去,一直嗑了十个,他才停了下来。
  等舒明浩站起身来的时候,殷红的鲜血,浸过眉毛直接淌到他的眼睛里,让他眼前的世界变得一片血红,但他却没有丝毫用手擦拭的意思。
  “王爷,十个头已经嗑完了,望您能够高抬贵手,放过小人的家人。”
  看着满脸鲜血的舒明浩,莫自在悠悠叹了口气,“还不错,倒也算有担当。”
  “既然这样,你我也就两清了。”
  “看在你敢作敢当的份上,本王提醒你一声,以后被人当枪使的时候,要多长个心眼,想想你这把枪,够不够资格。”
  “多谢王爷教诲。”
  舒明浩整个人仿佛是行尸走肉一般,木然的对着莫自在开口道谢,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莫自在在说什么。
  而在三楼,在看到舒明浩开始磕头时,杜子辉的面色就变得很难看。
  “怎么会这样,莫自在究竟对他说了什么?”
  杨彦章坐在窗边看着下面的情景,衣服若有所思的模样,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说道:“莫自在对他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子辉你不但算计要落空了,而且还可能惹上麻烦了。”
  国子监的人又不都是傻子,舒明浩是国子监的监生,被杜子辉利用去挑衅莫自在,若是莫自在一怒之下把舒明浩杀了,那杜子辉就没什么大事,毕竟人是莫自在杀的,国子监只会找去找莫自在的麻烦,撑死了给杜子辉一些脸色看。
  但现在舒明浩不但没死,而且还被逼着对莫自在磕了十个头,那问题就打了,这可是在赤果果打国子监的脸啊。
  只不过,因为此事是舒明浩挑衅在先,而且这还是在莫自在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舒明浩自己主动磕了十个头。
  这样的话,他们自然就没办法针对莫自在了。
  所以,国子监的那群疯子,肯定会把这件事记在始作俑者杜子辉身上,说不定连杜子辉他爹都要跟着吃瓜落儿。
  听杨彦章这么说,杜子辉也瞬间想明白了这件事可能带来的后果,顿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站在窗边沉默了片刻,然后直接一跃而起,从三楼高的窗户旁跳了下去。
  “哎,冲动。”
  杨彦章摇了摇头,然后把自己剥好的瓜子仁全部倒入手中,最后一把放进嘴里,惬意的享受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等把瓜子仁全咽下之后,杨彦章这才转头对着旁边的李存知说道:“存知,记住你杨哥的话,以后离他远一点。”
  杨彦章的父亲跟李存知的父亲是同一个衙门的,所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要相对亲密一些,称呼也比较亲近。
  听到杨彦章的话,李存知明显愣了,他有些不解的问道:“杨哥,为什么啊?”
  “作为棋手,既然已经落子,那输了就是输了,及时止损就行了,非得不甘心的跳进局中,想挽回局面,熟不知在他跳进棋局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从棋手变成棋子了。”
  “他要是再输,输掉的就只能是他自己了。”
  杨彦章有些不屑的看着杜子辉的背影,摇摇头说道:“在这方面,他的担当还不如舒明浩那个书生,难成大器。”
  ……
  杜子辉并不知道,在他跳下来之后,杨彦章就给他按了一个难成大器的标签,他从楼上跳下来之后,仗着自己气海境的实力,直接强行闯到了莫自在的面前。
  看着想要过来阻拦杜子辉的侍卫,莫自在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去。
  杜子辉扫视了一眼莫自在跟舒明浩,在看到莫自在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蔑视,而看向舒明浩的时候,则是充满了鄙夷。
  虽然他不知道莫自在说了什么,但只是三言两语就被莫自在这个废物给吓得跪下磕头,真是丢国子监的人。
  而舒明浩则是有些木然的看了杜子辉一眼,眼神里没有任何感情色彩,既没有感激,也没有仇恨。
  此刻的他已经明白自己是被杜子辉利用了,也明白杜子辉此时出现也不是给他解围的,否则在自己刚下跪的时候,他就应该出现了,而不是等道此时,自己磕完头他才会出现。
  只是,看着杜子辉鄙夷的眼神,舒明浩心中隐隐还是有些刺痛,但是很快,这种刺痛就变成了一种幸灾乐祸的期待感。
  因为他知道,莫自在确实是像传闻中的那么暴虐,但是却绝对不像传闻中说的那么简单。
  想到刚才莫自在轻描淡写的说要取自己全家的人头,舒明浩心中就是一阵胆寒,因为他看的出来,莫自在不是在恐吓自己,他是真的做的出来,并且也那么去做了。
  对于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放过针对自己的幕后黑手的,若是杜子辉没跳出来这账可能会晚些时候算。
  但现在他自己主动跳出来,舒明浩的眼神闪过一丝隐晦的怜悯,他知道,杜子辉今天要倒大霉了。
  而人倒霉的时候,总是希望出现比自己更倒霉人,再加上自己落到如此境地,完全是杜子辉害的,所以舒明浩非但没有提醒,反而是不着痕迹的挪动了两下脚步,稍微远离了杜子辉一点,静静等着看杜子辉倒霉的时刻。
  杜子辉感觉后背微微一凉,心中莫名的涌上来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狐疑的看了一眼满脸鲜血的舒明浩,但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便又重新把目光转向了莫自在。
  “王爷,不知道舒兄如何的罪与您了,您居然威逼他当街下跪,这未免有些欺人太甚了吧?”
  杜子辉上来就把事情定性为莫自在威逼舒明浩下跪,对于舒明浩辱骂莫自在那一段,就好像毫不知情一样,只字未提。
  “舒兄毕竟是国子监的监生,您如此做,未免也太不把国子监放在眼中了吧?”
  “哟,出来打抱不平的了?”
  莫自在并没有跟杜子辉争辩的意思,他重新躺回了座位上,有些漫不经心的看着杜子辉。
  上来就先给自己扣一个仗势欺人的大帽子,然后用国子监来激怒自己,想要自己直接跳出来,站在国子监的对面,这种愚蠢的把戏,傻子才会上当。
  呃,等等……
  要是前身的话,以他那个性格,兴许会上当。
  不,不是兴许,是一定。
  莫自在甚至可以想到,若是前身听到这些话,恐怕早就跳着脚痛骂国子监了,先让国子监的监生下跪,然后跳着脚骂国子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莫自在不用想都能知道。
  行吧,看来眼前这个家伙不是傻子,他只是把自己当成傻子了。
  莫自在微微坐直身子,看向杜子辉道:“既然来打抱不平,那就先自报家门吧,让本王看看你够不够分量。”
  听到莫自在不接话,杜子辉微微一愣,这不对啊,这跟他想的不一样啊,是自己声音太小了,莫自在没听到?不然怎么没有任何反应呢?
  杜子辉虽然心中满是疑惑,但也没忘了回答莫自在的话,“在下杜子辉,家父刑部尚书杜兴。”
  “哦,刑部尚书的儿子,知道。”
  莫自在微微颔首,在来的路上,周七跟他讲述朝里局势的时候,就提到过刑部尚书父子,所以,对于杜子辉,莫自在还是稍有有些了解的。
  “听说你在武学上还挺有天赋的,在弱冠之年(20岁)就已经突破气海境了?”
  “些许成就,不值一提。”
  对于莫自在十分不屑,一直把莫自在当成废物的杜子辉,自然没有把莫自在的夸奖放在心上。
  只是现在他也发现了,自己确实有些小看莫自在了,没想到三年的幽禁生涯,居然让他性格变了那么多。
  不过,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他就不信自己再刺激下去莫自在能忍住,就在杜子辉刚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莫自在又开口了。
  “二十岁就气海境了,那你现在在气海境中肯定是高手了?”
  杜子辉有些茫然,不知道莫自在为什么非抓着他的修为不放,而且最主要的是,所谓气海境,指的是一点一点的纳气为海,这需要很长时间,就算天资好的人,从刚入气海到气海巅峰也需要十几年的时间。
  而他现在才二十五,他又不是什么绝世天才,五年的时间算个屁的气海境高手啊,只是刚摸到气海境中级的边而已。
  但莫自在现在看着像是在夸他,所以他也没有直接否认,而是有些疑惑的问道:“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自在笑呵呵的招了招手,又把陈应喊了过来,“刚好,我这边也有一个气海境,不如看看你们两人谁更强?”
  不等杜子辉拒绝,莫自在直接转过头去,对着陈应淡淡的说道:“陈应,去杀了他。”
  听到莫自在的话,杜子辉面色巨变,他怎么也想不到,莫自在居然敢直接下令杀了自己,当即大声喝道:“莫自在,我父亲是刑……”
  “我管你爹是谁!”
  莫自在直接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冷冷的说道:“擅闯本王仪仗,你爹就是天王老子也没用。”
  “再说了,本王没让周七直接出手捏死你,已经很给你爹面子了,你还想怎么着?”
  说完之后,莫自在直接挥了挥手,对着手下的侍卫说道:“把他围起来,若是敢跑,直接射死!”
  “跟本王玩心眼,本王倒要看看你有几颗脑袋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