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十二章 稳坐钓鱼台

第十二章 稳坐钓鱼台


  莫自在随驾的三十名护卫,个个都是精锐,而且人手一把千军弩,这种弩箭单论威力,比莫自在前世的枪都不差的。
  三十发齐射的情况下,恐怕杜子辉立刻就得变成刺猬。
  本来准备抽身就走的杜子辉,听到莫自在的命令,硬生生的把脚步停了下来。
  “王爷,您一定要做这么绝吗?”
  杜子辉看着莫自在,厉声威胁道:“你现在只是一个闲散王爷,你若是杀了我,我父一定不会与你罢休的!”
  莫自在根本就不理会他,对着陈应淡淡的说道:“陈应,你还等什么呢?”
  陈应心中幽幽叹了口气,怪不得殿下在皇陵中没有处罚自己,合着在这等着我呢,什么得罪人的活都让自己上,这要是杀了刑部尚书的儿子,那还有好啊。
  但是他也没得选,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杜公子,得罪了。”
  说完,他带着一阵劲风,伸手就朝杜子辉的要害抓了过去。
  眼看陈应已经攻过来了,杜子辉顾不得多想,运足真气,一拳砸向陈应的手掌。
  “嘭~”
  拳掌相接的瞬间,杜子辉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潮红,随后他就忍不住在心里骂娘。
  这个老太监是他娘的气海境巅峰,两人相比差着两个小等级呢,这怎么打!
  杜子辉从腰间取下自己的折扇当武器,然后面色凝重的看着陈应,心中暗暗叫苦。
  虽然有天才能够越级而战,甚至可以越一个大境界都没问题,但这些跟他没关系啊,他要真是那种天才的话,也不至于现在还都是气海境啊。
  不过还好的是,这个死太监是赤手空拳,而自己手中有武器,这样的话,自己还能拖延一点时间,等人来救自己。
  杜子辉唰的一声张开了折扇,用力向下一甩,然后每根扇骨的顶端,都凸出一根三寸来长的利刃,本来用作附庸风雅的折扇,顿时变成了寒光闪闪的利器。
  “青锋舞~”
  这次杜子辉抢先出手,把折扇在手中旋转了几个扇花之后,扇子虚虚实实,对着陈应就划了过去,其动作十分优雅,看上去就好像是在跳舞一样。
  而陈应不知道是不是忌惮杜子辉手中的武器,打起来畏首畏尾的,虽然他的修为要强过杜子辉,却只敢游走抵挡,很少主动进攻。
  “嘿,你还别说,这杜子辉打架,强不强不好说,这个姿势是真的帅。”
  莫自在坐在象辂上,就好像是在看戏一样,对着正在拼命的杜子辉品头论足的。
  “他用的青锋舞,本就是由武道演变来的武技,姿态自然十分优美。”
  周七看着场中交手的两人,微微蹙眉道:“不过,这种扇技只是给一些不方便携带兵器的人使用的,算不得很强,以陈应的实力,真想要拿下杜子辉,并不是很难。”
  “没事,让他俩慢慢打呗,就当看戏了。”
  以莫自在现在的实力,他自然能看出来陈应在放水,但他并不在乎。
  反正他也没有打算立刻就杀了杜子辉,不然的话他就让周七出手了,至于什么给杜子辉老爹面子才不让周七出手,那都是放屁。
  刑部尚书算个屁,莫自在真要杀人,需要给他面子?
  这只不过是莫自在想拿杜子辉钓鱼,要是能把刑部尚书钓出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他儿子冲撞王驾,这事已经被定死了,刑部尚书要是真想救回自己的儿子,那他就得把自己填进来。
  “刑部尚书这遭老头子名义上是新党的人,实际上却阴奉阳违,另有打算,这次我抓住他儿子的把柄,我倒要看他还要不要这个儿子。”
  而就在莫自在想着能不能把刑部尚书钓出来的时候,一旁的舒明浩则是感觉喉头有些发涩,他知道杜子辉要倒霉了,但是真没想到莫自在居然二话不说就要弄死杜子辉。
  那可是刑部尚书的儿子啊,正二品的刑部尚书,主管天下刑名,朝廷中为数不多的几位大佬之一,他的儿子,说弄死就弄死?
  舒明浩本来郁结的心,突然有些豁然开朗,他现在莫名的觉得,自己磕的这十个头,似乎也不是很亏啊。
  ……
  而在三楼之上,杨彦章跟李存知两人看着下面突然打起来,也有些吃惊。
  “彦章哥,这是什么意思啊?”
  李存知有些搞不懂状况,他有些不解的问向杨彦章,“怎么突然打起来了?”
  杨彦章没有回话,只是面色凝重的看着下面,沉思了好一会,才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真狠啊,上来就掀桌子。”
  “是有高人指点?还是说三年的时间,他真的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杨彦章看了一下楼下的象辂,除了周七之外,并没有什么生面孔存在,所以是第二种情况吗?
  李存知没听懂杨彦章的自言自语,开口追问一句,“彦章哥,你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
  杨彦章摇了摇头,没有多说,只是淡淡的道:“只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以后再也不用离他远一点了。”
  “啊?”
  李存知直接懵了,这句话他听懂了,“彦章哥,你的意思是,莫自在要杀了子辉?”
  “这……不会吧,子辉他爹可是刑部尚书啊!”
  “刑部尚书算什么。”
  杨彦章对于刑部尚书这个身份显然没有什么敬意,“人莫自在的爹还是皇帝呢,你跟他拼爹你拼的过吗?”
  不过稍微犹豫了一会之后,杨彦章还是叹了口气,“算了,总归是朋友一场,我总不能见死不救。”
  杨彦章摆了摆手,把在窗边看热闹的一个伙计给招了过来,然后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扔到伙计手中。
  “去天京卫卫所跑个腿,跟他们说有人要杀刑部尚书的儿子,然后这锭银子就是你的了。”
  天京卫隶属于都察院,主要是负责缉捕巡盗,算是莫自在前世的公安局,城管,跟派出所的集合体吧。
  伙计看着手中的银子,眼神中露出一丝渴望,但是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还是不舍的把银子重新放回杨彦章的桌子上了。
  “公子,您可能有所不知,天京卫在每条街都有巡逻的,不用小的去通知,他们也很快就会赶来的,所以您这钱,小的不能拿。”
  “见利而不动本心,你这伙计倒是不错。”
  杨彦章微微颔首,接着说道:“不过,这钱你还是拿着吧,巡街的天京卫,管不了他们的,你还是得去天京卫卫所跑一趟,速度越快越好。”
  “对了,等办完了这趟差事,你若有意,可来我杨府,我给你安排一个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