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十三章 不上钩的鱼

第十三章 不上钩的鱼


  伙计走了之后,杨彦章把手伸向了瓜子,本想继续剥自己的瓜子,但是手伸到一半,大概是想起来自己刚摸过银子了,便皱着眉头又喊过来一名伙计给自己打了一盆水。
  等洗完手之后,杨彦章这才继续悠闲的剥自己的瓜子,反正能做的自己都做了,去报信的伙计,杨彦章也叮嘱他报信的时候不要多说,至于杜子辉能不能活下来,那就看他的运气了。
  而在一旁的李存知则是有些疑惑的问道:“彦章哥,不用去通知杜尚书吗?”
  “通知他干嘛?”
  杨彦章一边剥瓜子一边回道:“都过去了这么久了,他要是连这里的事都不知道,那他这个刑部尚书真是白当了。”
  “他若是想来,肯定能在莫自在杀了子辉之前出现的。”
  “他要是不想来……”
  说到这里,杨彦章看了李存知一眼,淡淡的说道:“那你我给他送消息,岂不是找着让他难堪吗?”
  “不想来?”
  李存知有些吃惊,“子辉兄可是杜尚书的儿子,现在莫自在要杀他,杜大人怎么可能不出现呢?”
  “不好说,不好说啊。”
  杨彦章连连摇摇头,对于莫自在的目的,他看的很清楚,相信作为刑部尚书的杜兴也能看的很清楚。
  此时摆在杜兴的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条路就是现身救下杜子辉,但是代价是他得真正投入莫自在,或者女帝的麾下,从此以后再想阳奉阴违就没有可能了。
  而第二条路则是,放弃杜子辉,让他自生自灭,从此与莫自在结下死仇。
  但问题是,现在杜兴已经暗中投向了北安王,就连他的大儿子都在北安王麾下当差,想要改换门庭,哪有那么简单。
  在杨彦章看来,杜兴出现的几率不是很大,现在他只能期望天京卫能救下杜子辉了,不然的话,杜子辉想要活命,只能看莫自在是否仁慈了。
  ……
  而此时,在刑部尚书的府邸中,杜兴正在凉亭中泡茶时,突然从后院冲出来一个衣着华贵的夫人,刚看到杜兴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哭嚷了。
  “老爷,你怎么还有闲心喝茶啊。”
  贵妇人直接冲到杜兴面前,大声叫嚷着:“辉儿都快被人杀了,你还不去看看。”
  “嚷什么!”
  杜兴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厉声喝道:“我不知道吗?”
  贵妇人被突然发货的杜兴给镇住了,半晌没敢说话,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哭哭啼啼的说道:“老爷,远儿已经被你送到边关了,我现在就辉儿一个儿子了,你可一定要救救他啊,他要是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行了,别哭了。”
  听到自家夫人提起自己的大儿子,杜兴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但他没有爆发出来,而是压下火气,缓缓说道:“你不用太担心,杨彦章那小子已经派人去天京卫搬救兵了,有天京卫的人,他们杀不了辉儿的。”
  “天京卫?”
  杜夫人闻言有些惊愕,“老爷,你不去救辉儿吗?”
  “莫自在是王爷,论身份还在我之上,我去了又有什么用?”
  杜夫人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杜兴,虽然她并不懂朝局,也看不懂莫自在的算计,但是结婚几十年了,对于杜兴她还是相当了解的。
  从杜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杜兴并不想去救杜子辉。
  “老爷,辉儿可是你的儿子啊。”
  杜兴被自己夫人的目光看的有些难受,直接挥了挥手喊来了奴仆,“来人,把夫人送回房中,没我的命令不许让她出来。”
  “杜兴,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被架走的杜夫人死死地盯着杜兴的背影,声音中带着一丝凄厉,“杜兴,那可是你的儿子,是你儿子啊!!!”
  “妇道人家,懂什么。”
  杜兴伸手把茶碗端了起来,口中喃喃的说道:“有天京卫在,他们已经能救下辉儿的。”
  “没错,他们一定能救下辉儿的,一定能……”
  似乎是为了催眠自己,杜兴把这句话一直念叨了好几遍,只是端着茶碗微微颤抖的手,暴露了他并不怎么平静的内心。
  ……
  而莫自在这边,看着陈应跟杜子辉打斗都快半个时辰了,俩人打到最后,翻来覆去的就是那几招,没什么新意,看的他都有些困了。
  而在此时,从街边来了一队人,但却并不是莫自在要等的刑部尚书,而是天京卫的的卫首,薛万钧。
  卫首薛万钧带人走在走前面,在看到莫自在王旗的一瞬间,他心中直接就开始骂娘。
  本来听人报到他那里,说是有人要杀刑部尚书的儿子,他还以为是什么江湖侠客来寻私仇呢,为了给刑部尚书卖好,他不惜亲自出马,准备镇压贼人。
  结果看到莫自在的王旗他才明白过来,要杀杜子辉的,居然是莫自在。
  他俩一个是一品的自在王,一个是二品实权大佬的儿子,这特娘的哪个是他一个区区六品官能惹得起的啊。
  想到这里,薛万钧就忍不住暗骂哪个报信的,你特娘的报信就不能报全一点吗?早说是这情况,打死他也不来啊。
  但是没办法,他身为天京卫卫首,负责京畿之地的治安,要是没来的话也就算了,最多是被弹劾治安不力,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来了之后要是当没看见,任由杜子辉死在他面前,那他这天京卫卫首的位置也就坐到头了。
  所以薛万钧虽然心中骂骂咧咧的,但是他人却也不得不走上前去,远远的对着莫自在行了一礼,“下官天京卫卫首薛万钧,见过自在王。”
  “这家伙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啊,刑部尚书请的救兵吗?”
  莫自在还以为薛万钧是刑部尚书请来的呢,看着薛万钧微微皱眉,“周七,你能拦住他吗?”
  “以前不行。”
  周七感受着自己体内快速运行的真气,以及刚刚摸索到的天子七剑第二式,微微点了点头道:“现在的话,没问题。”
  加速器让他的真气流动加快,带来的不仅仅是修炼速度加快,还让他的回气间隔变短,出手更快,持续作战能力更强。
  再加上天子七剑强横无比,有这些在,对上薛万钧应该不成问题。
  “能拦下他就行。”
  听周七说能拦下薛万钧,莫自在便不把薛万钧放在心上了,而是转头看向杜子辉,微微摇了摇头,道:“看来杜尚书是不准备救自己的儿子了,真是铁石心肠啊。”
  “既然这样,那就说明这位杜尚书是铁了心的投靠我那位叔叔了。”
  莫自在眼神中泛起一丝杀意,“那让他死在这里吧,让杜尚书来给他的儿子收尸。”
  薛万钧这边看莫自在连理都不理自己,不由得直嘬牙花子。
  早就听说这位是个飞扬跋扈的主,没想到被贬为王爷之后居然还这么横,这他娘的真是个苦差事。
  但是没办法,职责在身的他只好再次开口:“王爷,京城之地严禁打斗,有什么事咱回卫所说好不好,实在不行,咱们去京兆尹说也好啊。”
  “不必了,薛卫首,一点小事罢了。”
  莫自在对着薛万钧喊了一声,“此人擅闯仪仗,有意刺杀本王,所以本王自己解决就行了。”
  “擅闯王驾?刺杀?”
  听到莫自在的说辞,薛万钧整个人都懵了,“艹,这个杜子辉是个沙币吗?居然擅闯王驾,他脑袋有坑吧?”
  再怎么没有实权的亲王,那也是亲王,你敢闯他的仪仗,那不是在藐视皇家威严吗?别说你是刑部尚书的儿子,你特娘的是天王老子也不好使啊!
  “薛大人别听他瞎说,我只是看舒兄被人折辱,有些看不下去才会出头。”
  杜子辉那边百忙之中开口辩解了一句,“还有,他的仪仗根本不是我闯进去的,而是他自己放我进去的。”
  看到杜子辉居然还有余力回话,莫自在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冷声说道:“陈应,你没吃饭吗?”
  “一炷香之内你杀不了他,那就跟他一块死吧。”
  听了莫自在的威胁,陈应心中微微一紧,看来殿下这次是真的想弄死杜子辉了。
  “既然这样……”
  陈应眼神微微一凝,轻声对着杜子辉说道:“杜公子,奴婢已经为你争取这么多时间了,是你爹不肯救你,现在主子有令要你的命,奴婢也没有办法。”
  “你死之后,可千万不要怨恨奴婢啊。”
  “想杀我,那也得看你的命够不够硬了。”
  杜子辉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了,他紧了紧握着折扇的手,心中充满了悲凉。
  他怎么也没想到,只是一次小的试探,居然要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这个莫自在是个疯子吗?自己可是刑部尚书的儿子,他怎么敢这么做!
  “惊鸿扇~”
  杜子辉猛然加速,扇化惊鸿,速度陡然提升了好几成。
  “居然还隐藏了实力。”
  陈应眼神中毫不波澜,淡淡说道:“倒也算有几分心计,可惜你我实力的差距,不是这点小手段就能抵消的。”
  眼看着杜子辉的扇子已经刺到自己面前,陈应不慌不忙的微微退后一步,等杜子辉力道用尽之时,猛地一掌击出,直接打在杜子辉握扇子的右手上。
  “啪~”
  杜子辉被陈应拍了一掌的右手,直接就软绵绵的垂了下去,而手中的扇子也随之脱手而出。
  不过杜子辉倒有几分狠劲,右手被废的他一声都没吭,左手探出接过扇子,毫不停歇的就是一个上撩,直接逼退了陈应,打断了他接下来的攻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