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十五章 家贼

第十五章 家贼


  “完了(liao),完了……”
  三楼上的杨彦章看着天上打的有来有去的周七跟薛万钧,忍不住直摇头,“薛万钧被拦下来了,子辉唯一的生路也没了,他这次死定了。”
  说完,他扭头看向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个身穿黑襟短打的青年,开口问道:“吕松,你上的话,能行吗?”
  “那指定不行!”
  吕松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公子,我有错您可以罚我,不至于让我上去送死吧?”
  “这俩人可都是幽照境,你别看他们打的不温不火的,这要是让我上,只要一剑您就能给我收尸了。”
  “少废话,我又没让你插手上面的战场。”
  杨彦章翻了个白眼,瞟了一眼吕松,“才气海境就想插手幽照境的战斗了,你咋不上天呢。”
  “我说的是让你去打陈应,把子辉救出来,只要把他送到刑部或者天京卫,那他这条小命就能保住了。”
  “哦,那没问题。”
  听杨彦章说不是让他去对付周七,他顿时松了口气,“你放心,公子,气海境以下,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我这就去把杜公子救出来。”
  “哎……”
  眼看着吕松就要直接从窗口跳下去,李存知连忙拽住了他,“吕松哥,你别冲动啊。”
  “莫自在那还有三十把千钧弩呢,他们不敢射薛万彻,还不敢射你啊,你没看天京卫的人都没敢往跟前靠吗?”
  “嗯?”
  吕松怔了一下,然后回过头幽怨的看着杨彦章,“公子,你又坑我。”
  “存知你就是多事。”
  杨彦章不满的瞪了李存知,语气不善的说道:“直接让他下去岂不是更好,那样就能吃两份席了。”
  “……”
  李存知有些无语的望着杨彦章,“彦章哥,吕松是你家的侍卫,就算是出了意外,宴席也得你家摆。”
  “嗯?这样吗?”
  杨彦章显然是不了解这方面的知识,略带遗憾的说道:“那就算了,吕松你还是先别死了,等啥时候我把你逐出杨家你再死。”
  “等两天咱们先去吃子辉的席,先说好,我要坐小孩那桌,都别跟我抢。”
  “彦章哥,你别闹了。”
  李存知有些无奈,“子辉兄真的没救了吗?”
  “这位自在王铁了心要他死,谁能救他。”
  杨彦章点了点头,“我跟他又没有过命的交情,总不能舍了自己的命去救他吧。”
  “那好吧。”
  对杨彦章相当熟悉的李存知听明白了杨彦章的言外之意,能救,但是代价很大,没有必要。
  “刚进城就这么大的动静,这可不是一个虚衔自在王就能打发的主啊。”
  看着坐在象辂中的莫自在,杨彦章的手指下意识的在桌上敲击,他跟杜子辉两人只是表面朋友罢了,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
  之所以会让天京卫出手救杜子辉,也只是想稳住局面而已,现在看来,这局面已经不是他能稳得住的了。
  “把水搅浑是一步好棋,但你就不怕引出水怪吗?还是说,你手中有先帝给你留下的底牌?”
  ……
  就在杨彦章盯着莫自在看的时候,陈应跟杜子辉的交手也到了关键时刻。
  本来实力就不如陈应的杜子辉,现在还被废了一只手,若不是铁扇还在手中,而且他一直采取两败俱伤的打法,恐怕早就死在陈应手中了。
  只不过,左手毕竟不如右手灵活,杜子辉艰难抵挡一阵之后,终于还是被陈应抓住一个破绽,直接按住他的左手手腕,然后在他的肘关节处猛地一砸,杜子辉的左臂顿时弯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
  “啊~”左臂被折断的痛苦,让杜子辉发出了一声惨叫。
  而陈应打断杜子辉的胳膊之后,直接按住他的后颈,本想生擒了杜子辉,但是他眼神的余光却突然瞟到莫自在轻轻举起了手。
  这一举手,直接把陈应的白毛汗都给吓出来,他根本来不及思考,手上下意识的一用力,直接捏断了杜子辉的脖子。
  “喀嚓~”
  随着一声脆响,杜子辉充满不甘心的眼神,渐渐黯淡了下去。
  陈应顺手把杜子辉的尸体扔在地上,回头看向莫自在缓缓放下的手,这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莫自在刚才举起的手,是示意发射千钧弩的动作,若是自己真的生擒了杜子辉,那死的可能就不止杜子辉一个了,恐怕连自己也得一起被射成刺猬。
  “殿下,奴婢已经把这个擅闯王驾的人给解决了。”
  知道自己逃过一劫的陈应,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也有些后怕,这位殿下,现在似乎越来越暴戾了。
  “解决了就好。”
  莫自在看着杜子辉的尸体,心中也微微有些感触,这穿越成王爷就是不一样,上来就弄死尚书的儿子,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感慨过后的莫自在,把目光转向陈应,颇为好奇的问道:“陈应,本王很想知道,像你这么油滑的人,到底是被人拿住了什么什么把柄,才会配合别人刺杀本王呢?”
  “殿下,奴婢没有啊。”
  陈应吓得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头嗑的跟捣蒜一样,连连喊冤,“殿下,给奴婢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刺杀您啊。”
  “行了,站起来。”
  莫自在微微皱眉,轻喝了一声,“有事说事,嗑什么头。”
  “本王不喜欢打哑谜,也不像绕圈子。”
  看着战战兢兢站起来的陈应,莫自在直接说道:“你要是再敢说没有,本王立刻让你死在这你信不信。”
  “说吧,到底被人拿住什么把柄了,只要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本王都给你解决了。”
  “这……这……”
  陈应吞吞吐吐了半天,最后看莫自在有些不耐烦了,这才硬着头皮说道:“奴婢把殿下您库房里一些不要的东西给处理了。”
  “少放屁,老子宝库里哪一件不是珍品,随便拿出一件最少也得几百两,用你给我处理。”
  盗卖就盗卖,还特娘的挺会说,莫自在也没跟他计较,开口问道:“说吧,卖了多少?”
  陈应的手略微有些抖,畏畏缩缩的伸出来一只手,比了一个“八”。
  “八?八件?”
  看陈应不说话,莫自在微微点头,“也是,八件确实有点少了,不值得你去玩命。”
  “那就是八十件?”
  看着陈应还不吭声,莫自在有些愣了,“那是多少啊?总不能是八百件吧?老子库房里总共也没有八百件宝贝啊。”
  陈应低下脑袋,连头都不敢抬,小声的说道:“八……八成。”
  “八成?”
  莫自在的声音猛地提高了好几个调门,“你特娘的是不是把老子的库房给搬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