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十七章 终见

第十七章 终见


  国子监的文会给我请帖做什么,老子又不会抄诗,而且为什么老子今天刚从皇陵出来,就搞得好像天下皆知了一样。
  莫自在心里嘀咕了几句,然后让陈应把请帖接了过来。
  看完请帖之后的莫自在发现,这文会跟他想象中的不大一样,这个文会并不是为了那些读书人之间吟诗装逼的,而更像是一个毕业庆祝会。
  在大周,国子监特别开设的有一个童学,所招收对象除了一些王公大臣,还有一些民间选出来的神童。
  算是大周版本的九年义务教育吧,只不过这个义务教育,就只有国子监一家有,而且学生每届也只有寥寥十几人。
  算算年龄的话,自己也差不多十八了,这样的话,那些跟自己同阶的童生毕业也不足为奇了。
  不过,他们请自己干嘛,自己就在国子监待了三年就因为殴打同学被监丞就逐出国子监,跟他们也算不上是同学啊。
  还是说,他们想要自己回去再殴打他们一顿?真是一群贱皮子。
  而把请帖送到的杨彦章也有些幸灾乐祸,跟莫自在不同,他很清楚那些人请莫自在的目的是什么。
  当年莫自在欺负他们太狠,导致他们都留下心里阴影了,所以这次他们是准备羞辱一下莫自在,报复回来。
  毕竟当年的太子,不但没有登上皇位,反而是成了一个闲散王爷,而他们这些国子监的同学,却都顺利毕业,即将成为国之栋梁。
  在那些学生看来,这本身就是对莫自在的一种羞辱。
  只不过,他们大概没想到,成为王爷的莫自在,不仅没有丝毫收敛,反而变得比以前更加肆无忌惮。
  这才刚出皇陵,就杀了一个刑部尚书的儿子来宣告自己的回归。
  想到那些学生听说这个事情时的表情,杨彦章就特别想笑。
  “不行不行,这个消息一定我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们。”
  杨彦章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那些学生的脸色,眼看着没啥事了,对着莫自在行了一礼,转身就一溜烟跑了,看那速度,比别人逃命都积极。
  “这家伙,倒也有点意思。”
  看着杨彦章的背影,莫自在轻笑一声,然后把请帖随手丢在车上,既然那些老同学相见自己,那自己回头也不是不可以去一趟。
  就是不知道,在知道自己杀了杜子辉的消息之后,他们见到自己会不会还觉得很开心呢。
  处理了杜子辉之后,就再也没有不开眼的敢拦他的路了,象辂沿着朱雀道,一路缓缓的驶向皇宫。
  天京城有两道城墙,一道是外面那个高达二十米的巨无霸,而另一道则是莫自在眼前的这座皇宫内城。
  “终于又回来了。”
  看着熟悉无比的宫门,莫自在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
  以前他住在这里的时候,身份是未来的皇帝,而现在他回来的时候,却成了未来的皇帝老公。
  这现实,可真太魔幻了。
  宫中对于莫自在的回归似乎早有准备,一路上除了核实他们的身份之外,没有任何拦截,一路畅通的来到上阳宫外。
  在上阳宫院门口,一位等候多时的女官迎了上来。
  “内舍人梅疏影,见过自在王。”
  内舍人是女帝创立的官职,因为女帝登基,后宫的太监都被驱逐到了东宫,也就是莫自在以前的府邸。
  而代替那些太监的,都是女帝提拔上来的女官,其中梅疏影总管宫廷,其权柄跟以前的内廷总管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只是这位内舍人,似乎对莫自在没有什么好感,虽然没有给莫自在摆脸色,但神情中却透着淡淡的疏离,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我不待见你。
  “王……殿下,陛下就在上阳宫等您,请您移步跟下官步行过去。”
  梅疏影本想喊王爷,但是想到关于莫自在的情报,她又把王爷两字生生咽了回去,换成了莫自在喜欢听的殿下。
  “嗯,好。”
  皇宫之内,本来是不允许马车行驶的,能让莫自在坐车走到上阳宫门外,已经很给莫自在面子了。
  莫自在转身对着周七说道:“周七,你带着陈应他们先去东……自在王府吧。”
  “殿下……”
  周七微微有些犹豫,莫自在摆了摆手,打断了他,“放心吧,除非是她想杀我,否则这里是大周最安全的地方了。”
  “而她真想杀我的话,就凭你也拦不住啊。”
  “哼~”
  听到莫自在说女帝要杀他的话,梅疏影忍不住有些气愤的冷哼一声。
  莫自在有些诧异的看了梅疏影一眼,但是也没有在意,把周七他们打发走之后,自己就跟着梅疏影的脚步,朝着上阳宫走去。
  莫自在从皇陵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又在朱雀街耽搁了一会,到了这时,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上阳宫内也逐渐点起了灯火。
  因为对莫自在有些情绪,所以梅疏影在前面一言不发的冷着脸领路,搞得莫自在心中微微有些奇怪,
  这女人怎么回事,自己抢她老公了吗?对自己意见这么大。
  两人一句话都没有,一直来到上阳宫宫殿门口,梅疏影才停下脚步,声音有些清冷的说道:“陛下想单独见你,殿下您自己进去就好了。”
  说完之后,梅疏影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听着梅疏影的称呼,莫自在心中微微有些怪异的感觉,叫自己殿下,叫女帝陛下,怎么感觉这中间差着辈分呢?
  看来这殿下的称呼,以后是不能要了,还是让他们叫自己王爷吧。
  莫自在摇了摇头,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到一边,然后轻轻的推开大门,六年不见,也不知道当年那个小丫头,成为女帝之后,会有怎样的威仪。
  在上阳宫的正中央,站立着一个瘦弱的身影,在烛火的照耀下,身后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似乎是因为莫自在打开门让风吹进来的缘故,那道长长的影子摇曳了几下,由一道影子变成一片黑暗,笼罩在那个瘦弱身影的背后,仿佛是要把她拖入深不见底的深渊中一样。
  看到莫自在打开门,那道身影有些激动想向莫自在跑去,但是刚跑了两步,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定定的站在原地。
  莫自在随手关上上阳宫的大门,然后就朝着大殿中央的那个少女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