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女帝背后的抄家王 > 第二十章 一心想要跑路的女帝

第二十章 一心想要跑路的女帝


  对于加速器的猜测,只是在莫自在脑海中闪了一下便不再停留。
  他向来是个实用主义,这加速器爱是啥是啥,只要能让他变强,怎么着都行。
  把加速器抛到一边去的莫自在,继续刚才的话题,“大周气运破灭,你也会受到重创?”
  “嗯,现在我实力太弱,承受不住大周气运的反噬。”
  唐薇仪想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不过只要再坚持几年,等小露到了人境之后就好。”
  “对呀对呀。”唐薇露像小鸡啄米一样狂点头,道:“而且我跟姐姐商量好了,等到了人境,咱们就一起离开大周。”
  “???”
  莫自在一脑门问号,这话他怎么有点听不懂呢,“离开大周?为什么啊?”
  “姐姐说大周已经没救了。”
  唐薇露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我们总不能留下陪葬吧。”
  “这……这就没救了吗?”
  莫自在感觉这进度有点快啊,他刚来皇宫,就要亡国了?
  “那气运反噬怎么办啊?”
  “没事的!”
  唐薇露拍了拍波涛汹涌的小胸脯,跟莫自在打包票道:“到了那个时候,我跟姐姐应该就可以算两个人了,姐姐承担气运反噬,最多修为全无。”
  “但不是还有我呢,那时候我可是人境高手了,一定能保护你跟姐姐的安全。”
  还有这种操作的吗?莫自在整个人都呆了,把头转向唐薇仪想求证一下。
  唐薇仪心情微微有些低沉的点点头,道:“嗯,这是我跟小露商量的结果。”
  “而且,这事我之前接过皇位的时候就跟莫叔叔说了,他也是同意的。”
  说这话的时候,唐薇仪下意识的移开了跟莫自在对视的目光,显得稍微有些心虚。
  因为那是莫从意已经是弥留之际了,当唐薇仪说起这个决定的时候,莫从意看了她一会,便闭上了眼睛,最后什么也没说就去世了。
  所以这个同意,其实是有些水分的。
  不过她不管这么多,不论如何,她都不会让莫自在跟大周一起陪葬的。
  “那你父亲的仇,也不报了?”
  “完全没有头绪,一点线索也没有。”
  唐薇仪微微摇了摇头,这几年她也暗中调查过很多次,但是什么都没查出来,就仿佛她父亲当年出事,就只是简单的遇伏了而已。
  “若是等到我们到人境了,还查不出来这人,我就准备放弃了。”
  唐薇仪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我想,若是父亲在天有灵,他也一定不希望我跟小露,为了给他报仇,而死在大周。”
  看着打定主意,一心想要带着自己跑路的女帝,莫自在也不知道是该欣慰好,还是该无奈好。
  但不管怎么说,媳妇想保住自己命,这总归是好事,不过这大周,真的就没有抢救的可能了吗?
  “局面真的坏到这种程度了?”
  “差不多吧。”
  唐薇仪脸上带着些疲惫,这三年来,在朝堂上跟那些老狐狸斗智斗勇,实在是太累了。
  “党争严重,官员贪腐,外有三国虎视眈眈,内有天灾不断,朝廷无力赈灾。”
  “现在,只需要一个火星,大周可能就会立即掀起燎原之势。”
  说到这里,唐薇仪紧紧握住了莫自在的手,“而我现在能做,就只是尽量延缓火星燃起来的时间。”
  唐薇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才女,熟读历史,通晓古今,对于大周现在面临的局面,她实在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每次王朝更迭之时,差不多都是这种局面,而这也就是她为什么对大周的未来,这么悲观的原因。
  “外敌,内患。”
  对于这些问题,莫自在昨天思考了整整一夜,所以他沉吟了片刻之后,开口问道:“现在国库里,还有多少钱?”
  “还有你能指挥的军队,大概还有多少?”
  “国库里一分钱都没有了。”
  唐薇仪脸上露出一个苦笑,有些无奈的说道:“早在去年国库里就没有钱了,今年刚收上来的一千五百万两银子,基本上都没有入国库就已经分出去了。”
  “至于军队,除了护卫京城的三万羽林军之外,就只有东境镇远侯的那五万军队了,只不过镇远侯那五万军队,根本就没有精锐,完全是依靠守城的便利在跟三国在硬耗。”
  “不过还好镇远侯老成持重,每守一城,就先把百姓迁走,然后依托城墙,进行消耗,然后等到物资消耗的差不多了,他们就会退守下一座城池,虽然抵挡的很艰难,但也撑下来了。”
  “但就这样,在朝堂里还经常有官员在弹劾镇远侯,说他连丢几城,按罪当诛。”
  “虽然我知道他们是别有用心,但有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想把这些弹劾的人给送到前线去,让他们瞪大他们的眼睛看看,镇远侯用仅仅五万不到的兵力,面对数倍于他的精锐兵力,不丢城的话,怎么打?把人拼光吗?”
  看着被气的火冒三丈的唐薇仪,莫自在轻笑一声,“那就,把他们丢过去啊。”
  “有很多事情,不是我想就能做的。”
  唐薇仪摇摇头,神情中透着深深的无奈,在朝廷中她的掣肘是在是太多了。
  而莫自在看唐薇仪这个表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多说。
  昨天他想了一夜,想出来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想抢救一下大周,本来以为今天想要说服唐薇仪接受自己的办法会很难呢,现在看来,难度好像急剧下降。
  不过,这个办法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大周,并不是真的山穷水尽了。
  “薇仪,大周没钱,究竟是国库没钱,还是国家没钱?”
  “国家没钱还是国库没钱?”
  唐薇仪没听太懂,心中微微有些疑惑,“这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
  莫自在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开口说道:“若是国家没钱,就说明大周已经被我老爹折腾的山穷水尽了,那咱仨现在就可以扒拉扒拉地图,看一下回头去哪个国家定居了。”
  “但若只是国库没钱,那还是可以想想办法,抢救一下大周的。”
  听了莫自在的话,唐薇露一脸懵,显然是没有听明白莫自在在说什么,这俩没钱不是一个意思吗?
  而唐薇仪则是若有所思,沉吟了片刻之后,方才说道:“大周肯定是有钱的,前些年莫叔叔当皇帝的时候,执行的休养生息,还富于民的政策,所以大周的百姓,前些年还算富足。”
  “不过没用的,连年灾祸,把大周的底蕴给耗尽了,百姓的钱粮大多都被那些贪官污吏跟世家豪强给掠夺去了。”
  “本来莫叔叔就是都打算对那些世家豪强动手了,但后来就出了我父亲的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