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蓝能 > 第九章 不知通往何处的排水管

第九章 不知通往何处的排水管


  “的?”
  听到哥这样说,我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猜他是不是发烧说胡话了,一个人怎么会在游戏里面,这不是扯淡嘛!
  大哥好像猜透了我的法,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话不可议?”
  我点点头,废话!不禁是不可议,而是荒缪至极。
  “其实我也感觉这样的事挺不可议的,一开始我和你一样的无!”
  大哥故作姿态的说道。
  “滚你丫的,在这唱高调,赶紧说!”
  我上去给了他一脚。
  大哥又恢复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然后说:
  “在以前我刚开始这行的时候,带我的那游戏工师是这个行业顶级的存在,他对现仿模拟游戏的理解已经超乎了多人的,他曾跟我说过一些隐秘的东。”
  “么东?”
  “他说,当一个游戏过模拟仿到极致的时候,那么这个游戏就会变成实的存在。反推亦成立,当一个现实中的物或生物虚拟化到极致,那么这个物或生物就能进入到游戏当中,成为游戏的一员!”
  “你的意是说,有可能田博士说的那个人是虚拟化,然后进入了游戏当中?这…太不可议了吧!”
  我对这样的理论难深入的理解,但对这样的事实感到万分的惊讶。
  哥极其认的点点头,他本来就是一个对理论自负的人,少能有他不挑刺的理论,但对这个我认为荒唐的理论,他却显得倾佩。
  哥稍作沉默,然后说道:
  “他的这个虚拟化,其本,和量子理论有一定的联,我认为首要把身体粒子释,然后在虚拟以另一种方重组,他的重组不仅是简单的身体重组,而还会响到统序的一列码,这种响是持续的和变化不定的,这是不可议的地方……”
  哥开始了他的哥理论,这让我听的头脑发胀,于是赶紧制止,说:
  “就是那个么博士进入了,我们也不可能进的去呀,所以说这些东都归我所有了,不是吗?”
  其实这几句话是我要表达的实法,本身在这个的都比较艰难,还要这么多,这么多,我实在没那个精力!
  大哥说:“嗯,你的这种法还是和我一样,不愧是好兄弟!”
  我用旁看了他一眼,这丫的比我还喜欢贪便宜,但是我身上这东虽然是好东,但是架不住惦记的人多。现在我就像一块熊孩子们紧盯不的蛋糕,一个不留神就会疯狂分食,我连出去都得万般小心,说潇洒的玩耍了,也不道外面现在么况了。
  于是对哥:“你有时间出去摸摸况,那些傻鸟们和幽灵战士是不是还在找我!”
  哥点点头,没有耽搁,拿了个帅气的墨镜,走了出去。
  我走进了哥的卧室,一把躺下,心里味杂陈。
  起自己这些年来一埋头苦干,生的尽头是一片绝望,自己仿佛围墙挡在了一个狭小的间里面,那就是住所和工厂!
  其实这种日子下的人,或毫无意义,就和行尸走肉是一样的。但是自从昨天发生了变故以后,我感觉自己的生它娘的糟糕了。
  不不觉,我又睡去,而还了一个好长的梦,我梦到了自己挣脱了各种束缚,在一的奇迹之后,成为了这个的王。
  我站在星云霸天的星云塔上仰天大笑,正在这史诗性的时刻,突然我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声,然后看到天上一个巨人面目狰狞的向我咆哮,口中说道:
  “你丫的快起来!”
  然后用他那巨大的手掌向我拍来,我吓得一哆嗦,醒了过来!
  “你丫的么梦呢!笑得这么瘆人,赶快快起来,有况!”
  我懵逼的看着哥在床前焦急的推我,不明白发么么!
  “幽灵机人马上要上来了,快走!”
  我听到这句话,一下全醒了,然后我俩就偷偷的从楼后面一个倒塌烟囱上面走了下去。
  而这时,天的鹰眼正四处飞行巡逻,时不时还有一架架飞艇划而过。
  我俩沿着一些残垣断壁,避开大道,专走偏僻的地方。
  这地方外边有一条不干涸了多少年的大河床,河床上面堆着破烂不堪的船只和倒塌的建筑之的东。
  我和哥下了河床,河床的对面便是核辐射的禁区,我俩在边缘慢慢向外围移动,因为我们道,是外围少有巡逻鹰眼和幽灵战士。
  这时,我听到我们头顶上嗡嗡的声音,感觉有点熟悉,然后我抬头一看,我靠!
  原来是鹰眼侦察无人机,它此刻正用红外线扫描我和哥。
  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狠狠地朝那鹰眼丢去,只听啪的一声,正中那鹰眼侦察机,一下掉落了下来。
  我不楚它有没有扫描到我们,但是此地不宜久留,我俩加快了脚,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废弃的工厂,我们准备去那躲避一下。
  就在我们刚要进入废弃工厂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隆隆声大作,我一看之下顿时大惊失色!不远处飞来了三架中型飞艇和十几个鹰眼无人机。
  “快跑!”
  我大声地向哥喊道。
  我发现我的喊声是多余的,哥已经舍我而去,跑进了工厂!
  我心里瞬间向他问候了一万个草泥马!紧跟着跑了进去。
  工厂里面的东本都腐蚀殆尽了,几乎没有遮掩藏身的地方,我俩原地转,焦急万分。
  正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一侧的墙角处有一个方形的地槽,约莫有十几米宽,地槽侧壁上有一个一米大小的圆形排水口。
  “往那边走!”
  我向哥招呼一声,跑了过去,我不道那个排水口是向哪里的,但是在这万分紧急的关头,就是往便池的我也他娘的也认了。
  我俩跳进那个地槽,看着那个黑乎乎的排水口,面面相聚,谁都不愿意第一个识,因为相对于终点是便池,这个黑洞洞的未让人生畏!
  我一咬牙豁了出去,闷头钻了进去。
  这一米高的排水口在我看来是他娘尴尬的高度,站着走不行,蹲着走难,我俩只能爬着向前走。
  往里是漆黑,没过多久便也看不到一点东了,如不是后面有哥的不停啰嗦的声音,我怕自己会因为幽闭而产生极大的恐惧,说不定晕菜!
  我们爬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见到一丝丝的亮,也没有爬到尽头,感觉奇怪,这排水怎么这么长?
  “我说老王,这么时候到头呀,我他娘的是不了了!”
  哥在我身后抱怨,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我也不道,怎么还没头了呢?”
  正当我俩焦急不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丝丝微风迎面吹了过来,而微风之中还透露出一股莫其妙的香气,这种香气是我从来没有闻到过的,但是舒服,难道是出现幻觉了。
  “老王,你闻到了没?”
  哥向我问道,显然他也闻到了这种香气,非我出现幻觉。
  “嗯,是淡淡的香气!”
  我继续往前爬,而香气也来浓,闻起来的舒服和宁人心神,我渐渐忘记了黑暗带个我的恐惧。
  然后我们又朝前爬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样子,突然我看到前面有微闪动,这种亮柔和。
  我加快了自己的度,朝那些微爬去。
  等我终于到达了那里时,正巧道也到达了尽头,我顺着亮向上看去,见上面有明亮的间,不道是么地方,但道出口置,给一层铁丝网拦住了。
  我站起身来,正好够得到那个铁丝网,但是它好像是焊死的。
  我试试看能不能下来,哥这时也站了起来,伸手抓住那个铁丝网,用力往下拽,但是无论他如何使劲,本就不起作用,只好坐在那里不停的咒骂!
  我不道现在于哪里,也不道上面是么况,所以不敢开口救。于是我抓住头上的铁丝网要仔细看看上面的况。
  就在我稍微用力往上支撑身体的时候。
  “咔嚓!”
  一声脆的响声,那个铁丝网我一下拽断了,突如其来的这一下,差点没把我晃倒。
  哥愣愣的看着我和我手中的铁丝网,我也愣愣的看着他,均没有到我轻轻触碰就断了。
  “刚我用两下劲不就断了吗!”。
  哥说道,认为我是捡了个漏,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然后我们一前一后爬了上去,我刚探出头,眼前的景让我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