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第三章 来客

第三章 来客


  书架吸引了江宁太久的时间,女主人投来疑惑的目光。
  “书架上面设置的解谜游戏真的很有趣。”江宁笑着,对女主人设置在这里的游戏,很是感兴趣。
  “嗯?什么解密游戏?”但君璐似乎根本不知道江宁在说些什么,她略微顿了顿,继而答非所问道,“哦,那些书是于叔为客人准备的。”
  真可惜。
  如果那位于叔在的话,这一个月的闭关写作或许会有趣许多。
  女主人备了热茶和削好皮的水果,她不时的看着时间,看起来有些焦虑。
  “在等人吗?”
  “哦,今天有送物资的,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来了,这个别墅的优点啊是安静,不过缺点也是这个,地太偏了,与世隔绝的,等一趟物资可不容易呢。”
  她笑了笑站起身离开,只留下江宁一个人在空旷而又寂静的大厅。
  暴雨让这栋有些年头的别墅弥漫着潮湿,钝重,驱不散的阴郁气息。
  .....
  “啪!”
  是什么被打碎的声音。
  紧接着是女人刺耳的尖叫。
  江宁立刻起身,视线经过桌上的水果刀,带上吧,万一有什么危险呢。
  他来到餐厅,声音是从这儿传来的,窗户被人打开,风吹得它吱呀作响。
  窗前立着两个漆黑的人影,一动不动,陌生的轮廓看起来像一个青年男人,散发出强烈的危险气息。
  被他用破瓷片挟持的君璐在极力压抑着恐惧,呼吸剧烈起伏,止不住的颤抖着。
  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才好呢。
  “把你手里东西放下!”
  眼前的男人吼道,出于挟持的原因,江宁无奈的将刀放在地上,举起手示意,没有其他的武器。
  “把它踢过来!!!”
  江宁照做了,他没有弯下腰去捡,只是确保刀在他拿不到的地方。
  “别过来!!”
  “好,我不过去,你不要激动。”
  该死,刚来这个别墅就发生这么多事情。
  “救我.....”被挟持的女人带着哭腔看向眼前自己唯一的依靠。
  “别墅里还有谁?!”男人抓住女人的衣领,将其拽了起来,死死的将瓷片抵在她的脖子上,表情凶狠。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听到江宁的回答,他似乎松了一口气,但并不确定这是不是好事。
  “把手抬起来!转过去!”男人再次下令。
  彻底陷入被动的后果,无法预料。
  江宁举高手向后退,希望能缓解他此刻的焦躁。
  他拿着的白瓷碎片属于别墅的烟灰缸,是临时性武器,他没有捡起更有杀伤力的刀,显然相比要谋财或是害命,他更像是用这种方式确保自己的安全。
  发现他来这里的目的后,问题简单了不少。
  但是仍然不能松懈,需要继续稳定他的情绪并夺回主权。
  “你不会伤害她的,对吗?你只是想来这里过夜,但如果伤人的话,事情就不太一样了。”
  “这么大个别墅,我本来只想找个角落,悄悄将就一晚,谁让你他妈突然出现!还喊得那么大声!”男子怒道。
  “原来你是想住在这儿,我同意了还不行吗......”君璐声音颤抖,很显然她已经被吓到了极端的程度。
  年轻人在判断君璐的话是否可信,接着目光扫过江宁,开始做决定。
  “我就住一天晚上,碍不着你们什么事情,别跟我耍花招。”
  君璐手捂着胸口,连连点头。
  江宁提在心头的紧张感,这才松懈了下来。
  现在,危机总算被化解了,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年轻人脱下外套拧干,在柔软洁白的羊毛毯上,留下一大滩水渍,他仰倒在沙发上,松了一口气,似乎很疲惫,灯光照出他脸上的淤青和嘴角的血迹。
  是一个瘦弱的年轻人,灯光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胁。
  “哎呀,这沙发真是舒坦啊。”他的目光不怀好意的扫过江宁和君璐,“放心,我可以住远点,保证不打扰你们俩。”
  他虽然这么说着,目光却依然警惕的盯着江宁和君璐的一举一动。
  不过听他的话,看样子他是误会了点什么吧。
  “他是预定了别墅的客人!”女主人显然不想被人这样误会,这样回应道,但她仍然站得很远,保持着安全距离。
  电视信号很差,断断续续的传来了新闻的声音——
  “下面播报一条紧急新闻,我市迎来新一轮的强降水,山体滑坡等级达到4级,气象台提醒有关单位务必对山体滑坡易发地段,如峡谷,公路,斜坡等等,进行重点防范......”
  就在他们僵持不下,空气渐渐凝滞起来的时候,别墅大门处传来了“吱呀”的声音。
  “有人吗?”
  紧接着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有人来了。
  年轻人吓得立刻起身,警告江宁和君璐只要别乱说话,大家就能相安无事。
  进来的是一对夫妻,男人穿着剪裁得体,价格不菲的西装,女人瘦弱,脸色有些苍白,两个人都被这场雨浇透了,水滴从那位太太的发梢滴落。
  “别墅不对外开放,你们换个地方吧。”
  出乎意料,本以为那个年轻人的存在,会让君璐恨不得多接住客,但她还在坚持着没有预定,不能入住的原则。
  “真是打扰了,我们到处都找了,只有您这一处别墅。”那位太太柔声说道。
  “啧,关我什么事情啊?”君璐有些嫌弃的“啧”了一声,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女人小心的拉了拉她的丈夫,但男人却纹丝不动,目光瞟向江宁行李上的水渍:“如果别墅真的不对外,怎么还有来办理入住的客人?”
  君璐已经懒得再去解释,态度更加不耐烦:“总之别墅是我的,我说不能住就是不能做,你们想怎么样?”
  “误会了,我们没有别的意思,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夜色,这是我的妻子,雨林。”
  白夜色?
  熟悉的名字和脸。
  想起来了,他是商界精英,常以慈善家的身份出现在新闻里。
  君璐似乎也认出了眼前这个男人,语气之中不知不觉少了刚才的强硬。
  “天黑了山里的路很难走,我们只打扰一晚,费用我可以多出一倍。”
  “啊?这.....”女人动摇了。
  见君璐有些动摇,男人立即趁机追加:“三倍,现金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