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第五章 黑影

第五章 黑影


  “我说小唐,你选的地方,可以说是很不错了。”
  对比男人的开心,他身旁的女人拿出邀请函,直奔主题,语气也十分冷淡,听上去还有些不耐烦:“我们预定来这里度假的时候,可没说过有这么多人。”
  君璐有些抱歉的从女客人手里接过行李箱:“这里只有一个客人和你们一样是预定过房间的,其他人都是暂住一晚上,外面雨下那么大,也不能赶他们走,您说是吧,见谅。”
  女客人轻哼一声,不再说话,这样应该算是默许了吧。
  “老板娘,我考虑好了,我住最便宜的房间就好,我很乖的,不会给您添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那位女大学生露出浅浅的酒窝,看向君璐。
  “那样最好。”君璐转向女学生时,一下就露出了对待刚刚王烨那些人的表情,“考虑的真够久的,进来吧。”
  学生模样的女孩小心的拎着她那已经被淋湿的行李。
  后进来的那对夫妻的男人,则是背着手在别墅里好奇的四处查看着,他全然忘记了和他一起来的女人。
  江宁皱了皱眉头,女人看起来似乎着凉了,直打着冷颤。
  出于礼貌,江宁给她倒了一杯茶:“这里有热茶,喝一杯会暖和许多。”
  女人后知后觉的听见江宁的话,捧着那杯热茶,吹散热气,茶水下肚,顿时暖和了不少。
  她漫不经心的看着刚刚递给自己热茶的家伙,语气轻佻。
  “你是来暂住一晚的?”
  “不是,我会在这里住一个月。”
  “哦,没想到淡季还会有这么多人。”女人有些嫌恶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换一间民宿了。”
  民宿?
  虽然这里的营业制度确实和民宿毫无差别,但把这么豪华的别墅作为度假民宿,内心感觉还是有点差异啊。
  “刚刚听说,你们是来度假的,我们接下来还会相处一段时间,我大多数时间都会在房间里,相信不会打扰到你们。”江宁礼貌着微笑点了点头,以表回应。
  “哦,这样最好了。”
  她不再言语,继续低着头喝茶。
  转眼间,大厅的长沙发上坐满了人,一二三四......八个人,算上自己的话,一共九个。
  这个巧合,让江宁心底的不安再次翻涌。
  最后进来的那个男人始终笑眯眯的,转动着手中的手串,最先开口缓和气氛:“大家互不相识,却因为暴雨聚集在这里,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缘分啊。”
  的确是一种缘分,这么想着,江宁看向坐着慈善家妻子雨林和那位女大学生的沙发。
  也许是她们的来临,吸引到了自己,江宁下意识的上下打量着两人的姿态和表情——
  慈善家妻子的衣服还有一些湿,她看起来神情忧郁和忧伤;女学生在拿着相机到处拍摄,捣鼓着什么,看样子应该是在检查着她的相机有没有出故障。
  “确实是缘分啊,哈哈哈哈,我真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见熟人,白总,您还记得我吗?我之前给您打过官司啊,是二十年前的一场案子,胜诉了!”
  王律师一副“惊喜”的表情,让人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不仅是心理上,甚至是生理上。
  在看到慈善家的表情后,江宁判断出他跟自己也有一样的感觉。
  “是吗?久远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不过白夜色毕竟是商业精英,有着高乎常人的素养,出于礼貌还是要回复一下这位所谓的“老朋友”。
  “记不清?我当然是十分的理解,但是啊,做我们这行记性必须好使,要不然那么多法律条例,哪里记得住啊!您可是大人物,有声望,肯定免不了有一些法律上的纠纷,到时候欢迎您再找我!”
  这个名叫王烨的律师,还在积极的自我推荐,在这略显凝重的气氛中显得格外突兀。
  “哼,自己倒是挺会找面子的,我看那个老板就是不想搭理他,嘁,你说是吧?嘿嘿嘿。”青年用力用胳膊肘碰了碰江宁的肩膀,很明显,这是在跟他搭话。
  江宁眯了眯眼睛,看向白夜色——
  双手抱臂,身体向后倾,不动声色的保持了距离,鼻子皱起,嘴角不自觉上提,是微表情中典型的排斥表现。
  这种情绪更倾向于——
  “准确来说是厌恶。”
  “啊,差不多,差不多。”
  青年挥了挥手,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看着一旁正在带着令人作呕表情与语气的律师,还有交头接耳的江宁等人,以及沉默寡言的其他人,君璐从鼻腔中发出了“哼”的声音。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别墅吧,它有着一百多年的历史,上下分为两层,墙上挂着的艺术画和摆着的瓷瓶都是真品,磕了碰了,都要按照原价赔偿。”
  “二楼一共有三个套房,适合两个人居住,其中一间是我的卧室,你们这两队人就住在楼上吧,其他人住在一层;一层包括于叔的房间在内有五间房,还有客厅,厨房和餐厅,那个小姑娘你可以住在于叔的房间,房租就算你一半,不过只能住一天晚上。”
  过了几秒钟,女孩儿才反应了过来,惊喜的睁大了眼睛,用力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轰隆一声,天边闷雷,滚落炸裂。
  紧接着,别墅内瞬间黑了下来。
  “哎呦,这这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黑暗中,那位之前盘着手串的男人显然是坐不住了,声音有些颤抖的传了过来。
  门口处似乎有一些响动,但是雷声太大,让人听不真切。
  江宁独自站起,朝门口走了过去,大门敞开着,没有人,只有门外的暴雨,余光分明感受到一个人影,他猛然回头——
  是镜子。
  刚松了一口气,可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还是错觉,镜子里的那个他......
  动作与他并不一致,径直的人保持着原状,直视着他,似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眨眼间,江宁重新看向镜子,一切恢复了原状。
  但,自己的身后,却突然多了一个黑色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