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第六章 生存

第六章 生存


  灯恢复正常,众人这才注意到新进来别墅的男人。
  “你怎么不出声啊,吓我一跳!”君璐看清楚男人之后,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口,“还是跟上次一样,你把东西写下来搬进屋里就行。”
  “送货的车轮陷进泥潭里面了,在吊桥那里,开不过来。”
  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他蒙着脸,只露出眼睛,从鸭舌帽的后面露出的长发可以肯定,他还留着一头的长发。
  “那你来干嘛?指望我帮你推车?”君璐不耐道。
  “只是和你说一下那边的情况,可以把物资从车上卸下来搬过来,或者找人帮我推一下车。”黑衣人的目光扫向江宁,“就你吧,帮个忙。”
  “我?当然可以。”江宁愣了一下,接着笑着答应道。
  毕竟自己还要在这个别墅里待一个月,要是不帮女主人做点什么,到时候只白拿物资吃的那可说不过去,至少自己的良心上过不去。
  “就你们两个小兄弟怎么推得动,我也来帮忙搭把手吧!”那位一直盘着手串的中年男人微笑着。
  “那我也来帮个忙吧。”之前跟江宁窃窃私语的青年正准备跟上去,却被黑衣人打断了,“用不着那么多人,三个人就够了。”
  黑衣人大步离开,看来只能由江宁自己来决定第三个人了。
  那就那个青年吧。
  看到江宁看向自己,青年有些兴奋的笑了笑,咧着还带有伤疤的嘴角:“老板娘,我可不是白住你的。”说罢,就跟着离开了。
  刚打开门,就被一阵冷风吹得大脑一片空白,雨势丝毫不见减弱,山林就像是夜里的海暗黑一片,风无孔不入,携裹着雨水噼里啪啦的砸在脸上。
  江宁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大衣,有些哆嗦的跟在黑衣人身后,冒雨前行。
  “车在哪儿呢?这都找半天了!”身后的青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一直走在前面的卡车司机忽然停下了脚步:“我记得就在这里。”
  江宁眯着眼睛朝他所指的方向望去,那里除了被折断的树枝,早已没有了货车。
  “你开玩笑呢吧!这里可什么都没有!”
  “可能是记错位置了。”见气氛逐渐僵硬,江宁开口缓和道,“雨这么大,加上刚刚新闻所说的泥石流等等情况导致的掩盖踪迹,这些都会让这位小哥记错地点,我们还是先找找吧。”
  “嗯。”卡车司机应答了一声。
  青年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跟了上去,两个人转身分别钻入了黑暗,只剩下江宁在原地观察,最坏的情况可能已经出现了,但是根据原地的车辙印来看,车的确在这里停过,不过按照车轴的行驶方向,应该是——
  江宁顺着车辙印追到山林之中,身后有奇怪的断裂声,他转头看去,确认没有异常,转回身时,瞬间失重坠落。
  “噗!”
  他稳稳的落在了已经泥泞的深坑中,脚底下的泥土还在流动着,稀释着,仿佛是吞咽食物的血盆大口,江宁感觉到了泥土正在吞没自己,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但他现在必须尽快脱离困境。
  江宁站起身,侧身靠在深坑中,双眼透出锐利的目光扫视着现在的环境。
  在坑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来一根藤条,他毫不犹豫的抓住,幸运的是,虽然下着大雨,藤条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滑,他很快就爬了上来。
  呼,顺利逃脱。
  一声巨大的雷响,不,不只是雷声,像是有什么声响,就藏在雷声的背后。
  “喂!找着了吗?!”青年的声音传来,卡车司机的身影从树林中钻出,江宁看见他摇了摇头,“真是麻烦!明天再找吧,走了。”
  青年的话音刚落,江宁就已经看到他正在朝别墅跑的背影越来越小了,与卡车司机对视一眼后,自己也跟着跑去,司机看起来还有点担心物资车,过了一会儿才跟上来。
  .....
  【咔嚓,一个细小的断裂声。】
  【却是噩梦的开始。】
  ......
  大厅中,律师悠闲的端着热茶,看着狼狈归来的三人,幸灾乐祸。
  “你们有没有点常识啊?这个天气去推卡车?!哈哈哈这不是等于找死吗?”
  “哎?!我说你这人——”
  年轻人烦躁的又要冲过去,被君璐急忙拦住,语气有些埋怨。
  “就不应该让你们出去。”君璐看向卡车司机,皱着眉头,“你今天晚上也留在这里吧,外面雨那么大,你们看起来也没有找到物资车,现在出去的话出了人命我可担当不起。”
  “不用麻烦了,我可以睡客厅。”男人语气低沉。
  “不行!客厅不能住人,不合规矩,还有一间客房,你就住在那里吧,我继续准备晚餐,管家不在的话,晚餐只能管饱,不能挑剔口味。”
  君璐说罢,从客厅柜子里拿出几条毛巾扔给几人后,就转身朝餐厅走去。
  江宁接过白色的毛巾,在身上擦拭着,黑色的泥泞在上面留下了渐渐凝固的痕迹。
  这个女人嘴里刚刚说的不合规矩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个别墅里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规矩吗?这里还真的很适合写小说呢。
  “你一个人准备这么多的晚餐,忙不过来,我来帮你吧。”
  另外一边,慈善精英的妻子雨林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挽住君璐的胳膊,一同前往厨房。
  大厅,王烨坚持坐在白夜色的对面,气氛显得十分的尴尬,而那个被雨浇透了的卡车司机在大堂脱下了湿透的外套,打算烘干。
  卡车司机看起来年纪不大,黑色面罩遮挡住了半张脸,露出一双凌厉的眼睛。
  “雨下的真大,物资放在外面一晚上应该不会有影响吧。”
  “不知道。”司机干脆利落的回答道,而且语气听上去有些冷漠,“不过把物资放在外面,这是客户的意思,如果有了损失,那么由她自己承担。”
  “在这一片当卡车司机也挺好的,这里风景挺好,自己开车也很自由。”
  “这只是你的想象,现实里没有那么美好,不过都是为了生存。”
  他的回答总是简短而又没有后文,很明显是不想跟自己交谈,这样的话江宁也不好说什么,便识趣的转身离开了。
  “王律师,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