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第七章 传闻

第七章 传闻


  “王律师,对吧?”
  听到江宁的声音,王烨这才将目光从白夜色身上抽离开来,看着他,面带疑惑。
  “你是?”
  这家伙说话的时候,让人感觉很是不舒服。
  不过碍于自己先搭话的,江宁还是做起了自我介绍。
  “你好,王律师,其实我很好奇——”
  江宁的话还没说完,王烨就伸手打断了他,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是这样的,我这个级别呢,不是什么案子都接,我手里都是一些大客户,比如说像白总这样的企业家,商业精英,找我咨询的话,不划算~”
  江宁愣了一下,这个人也太自恋了吧。
  “我不是想咨询您法律相关问题,是想问当年——”
  又是话还没说完,这位自称为高级律师的家伙立即挪了挪位置,生怕江宁与他交谈。
  或许,自己还是立刻离开比较好。
  看得出来,即便气氛很是尴尬,王烨也乐在其中。
  江宁转身离开,朝厨房走去,厨房内传来菜刀切在菜板上的声音,还有锅里咕嘟咕嘟冒泡的声音。
  当女主人看到江宁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的时候,神情稍微有些不耐。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只要不站在这里挡路就算是帮忙了。”
  君璐轻哼一声,继续忙活着自己手中的工作。
  不挡路么,江宁不自然的苦笑了几声,转身准备离开。
  但他的余光却扫到一直站在一旁的雨林身上,让江宁感到奇怪的是,这位太太处理鸡肉的刀法看起来极其娴熟,利落而又精细,她挽起的袖子下面,隐隐露出一些新旧不一的伤痕。
  似乎是注意到了江宁的目光,她慌忙转身,放下袖子遮住伤口。
  长袖,高领的衣服,她是为了掩盖身上的伤痕吗?
  雨林,企业家白夜色的妻子,身上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难道是家暴?
  江宁皱了皱眉头,但没有提及,刻意隐瞒的话,执意追问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等到时机成熟再说吧。
  他转身来到了厨房外的餐厅,桌子上摆放着的烛台燃烧着,火光照亮了已经落座的人的脸——
  是那个年轻人。
  “饿死了,什么时候能吃上饭啊。”
  青年小声嘀咕道,瘫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一只脚还毫不顾忌的放在了餐桌上,这让江宁有些不忍直视。
  “江宁!”
  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身后的声音喊住了自己。
  江宁转头望去,是君璐,她的手里正拿着一串钥匙,似乎是要吩咐自己去干什么事情。
  “这是杂物间的钥匙,帮我去杂物间拿瓶醋来,做饭急着用呢~”君璐的语气有点撒娇的意味,“杂物间就在二楼角落的小房间里,你一直走就能看到了,谢咯!”
  接着,君璐不由分说的将江宁推到大堂,指了指通往二楼的楼梯。
  跑腿的活......
  根据君璐所说,江宁来到了杂物间前,中途还路过了那个中年男人的房间,让江宁感兴趣的不是男人收藏的手串还是什么藏品,而是他与那个女人的年龄差,两个人看上去应该相差至少二十岁,这个女人难道是男人的情妇?
  一边想着这个问题,江宁掏出钥匙,插入锁孔,伴随着“咔嗒”的一声,他打开了门。
  落满灰尘的普通杂物间,如果说外面的布置是淡雅清新之地,那这里一定就是布满了污秽的角落,到处都是杂乱摆放着的纸箱,还有各种瓶瓶罐罐,以及别墅主人在这里囤的调味品,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杂物间关于调味品还是放置的井井有条。
  江宁很快找到了君璐所要的醋,握着这一瓶沉甸甸的黑色液体,他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沉闷感——当然也许是杂物间空间密闭的缘故——,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扫视到了一个蛋状物。
  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是一个画满花纹的鸡蛋,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呼喊着让他把鸡蛋拿走,自己仿佛是忘记了什么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越来越沉闷的感觉,席卷着自己,他像是逃跑一样离开了杂物间。
  大口呼吸着外面的空气,江宁感觉自己像是死了一回一样,他小心的握着那枚鸡蛋,将其塞进了口袋里,先带着,以后说不定能用上呢。
  将醋和钥匙交给君璐后,她把别墅房间的钥匙按照之前分配给了每个人,自己是102房间,而君璐在202房间,看到“202”这个数字,江宁微微皱了皱眉头。
  很快,丰盛的晚餐被摆放在了长长的餐桌上,窗外电闪雷鸣,树影被吹得乱晃,透过窗户张牙舞爪的映在泛黄的墙壁上,风声像是人的低吼,桌上的烛光摇曳,映出围坐在桌前的十张陌生面孔。
  女主人失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半张脸藏在阴影处。
  “我可以给大家合张影吗?这个氛围特别有艺术感。”那个拿着相机的女孩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君璐回过神来,瞥了一眼说话的人,耸了耸肩:“我没意见,只要把我拍的好看一点就好。”
  女孩摆好相机,按下快门,飞快的跑到人群当中。
  “咔嚓!”
  从相机底部吐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众人,带着不同的表情,虽然每个人的性格各有不同,可能还会合不来,但此刻看起来很是温馨。】
  【也许是角度问题,江宁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似笑非笑。】
  .......
  收起照片,女孩面带笑容看向众人:“我看大家不如来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先来,我叫桥小汐,是大学生,喜欢摄影,看推理小说,这次来到山里是想拍日落,听说这里的日落非常漂亮,没想到刚进山就下起了大雨,暴雨中的森林就像是迷宫一样,然后我就走丢了。”
  女孩热情的自我介绍,并没有改变什么,气氛仍然充斥着陌生和压抑,以及尴尬。
  “大家听说过千魍别墅的传闻吗?别墅的上任主人是一个富商,有两个妻子,和七个子女,全家十人就住在这个别墅里。随着年龄的越来越大,几个子女开始争夺家产,不久后,富商死了,在巨额的遗产下,人性被暴露了出来,当警察上门来查案的时候,这里已经布满了尸体。”
  江宁挑了挑眉,故弄玄虚的顿了顿。
  “但这其中,并没有男主人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