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第八章 莱耶

第八章 莱耶


  “但这其中,并没有男主人的尸体。”
  “咚!!”
  被剧烈的狂风折断的树枝狠狠地击打在窗户上,吓得女主人倒吸一口凉气。
  “为,为什么?”君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江宁脸上露出奇怪的微笑,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继续将事情娓娓道来。
  “有人猜测,是男主人诈死,考验子女,但是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惨剧,也有人认为,是第十一个人,借助死者的身份故弄玄虚,杀了这群人。”
  “欸?你买这栋别墅的时候难道没听说过吗?”年轻人听到这里,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位已经吓得不知道该如何作答的女主人。
  江宁故弄玄虚的笑了笑:“她当然没有听过,因为这是我即将要书写的故事。”
  话音刚落,大家都下意识的跟着松了口气。
  “我就说嘛,我买房子的时候要是有人这么说,我才不会买。”君璐瘪了瘪嘴,对江宁的这些小把戏嗤之以鼻,同时开始恢复了自己平时作为女主人的威严神情。
  江宁伸出手,拿起叉子在盘中叉起一块煎的正好的鸡肉,细细的品尝了一下。
  “我叫江宁,毕业于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职业是推理小说家,笔名是宁谧。”
  “哈哈哈哈哈,宁谧?喂,你这是什么破烂笔名。”此话一出,王烨率先带头嘲笑起来。
  他一边笑着,还在一边看着餐桌上的众人,试图寻找到一个跟自己想的一样的家伙。
  但是很快,这种古怪的气氛就被那位名叫桥小汐的大学生给打破了。
  “宁谧?!宁谧!!我是你的书迷!你的每本书我都看过,你等一下!”桥小汐看起来十分的激动和惊喜,她从自己的包里翻了好一阵,拿出了一本名为《黑色蔷薇》的书,“你看,我都随身带着呢。”
  “非常感谢。”
  江宁故作镇定道,但其实内心也是非常激动,他不敢相信,竟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粉丝。
  旁边的王律师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江宁的笔名,然后撇了撇嘴:“果然没有什么名气,难怪我没听说过。”
  这句话声音不大不小,传入了江宁的耳中,正想着该如何对付这种见不得人好的家伙的时候,有人立即出来打起了圆场。
  “推理小说家啊,哎哟呵,听起来很厉害。”那位一直盘着手串的中年男子笑眯眯的道,“在下商正,年龄嘛,应该比你们这些年轻人都要大,平时啊,就爱摆弄一些古董类的玩意儿,嘿嘿。”
  说着,他指向身旁的女人:“哦,忘记介绍了,这是我太太,唐艺。”
  “吴昊,职业就是......什么赚钱做什么咯。”年轻人这样说着。
  “黎鸣,只是一个普通的卡车司机。”一旁正在思考着问题的黑衣人,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立刻补充道。
  现在九个人不管是在之前还是现在都已经互相介绍了身份,他们纷纷看向坐在尽头的女人,女主人君璐转动着手指上的宝石戒指,向后靠在皮椅中,散发着慵懒而又雍容的气质。
  “我叫君璐,是别墅的女主人,当然我可不止这一处房产,我倒是没有什么特长,最大的爱好就是买奢侈品。”
  接着,君璐丝毫没有古迹雨林太太的目光,柔软的身体向着白夜色的方向一靠,弯起眼睛笑着问他:“不介绍一下自己吗?大老板?”
  “没有什么介绍的必要吧,我们只是借宿一晚。”白夜色有些嫌恶的耸了耸被君璐靠着的肩膀,冷冷地说道。
  “好吧好吧,还真是有个性呢。”君璐叹了口气,端正坐在位置上,舒服的往后靠着。
  气氛陷入尴尬,雨林用淡淡的语气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我和先生下周要参加一个慈善活动,其实已经预定了九点,但在去的路上发生点意外,谢谢你愿意接待我们。”
  女主人对于雨林太太的谢意没有太大的动静,轻哼一声以表回应。
  “姑娘,您这老房子可有些年头了啊。”商正环顾四周,“这以前肯定是哪个大户人家盖的,用料讲究,风格又偏西式,非富即贵。”
  “自然是,你也不看看我是什么眼光才挑中了这栋别墅。”君璐微皱眉头。
  “欸?你来这儿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密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年代的房子一般都有密道用来当后路。”商正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看向君璐,“得?看你这个表情是还没发现?”
  “嘁!是压根没有!要是有我还能不知道?”
  江宁皱了皱眉,密道倒是一个很好的写作素材。
  但此时让他更感兴趣的是君璐的表情和动作——
  左手不断的转动着戒指,目光往下,双眼失去高光,典型的恐惧心理,可她又在恐惧什么呢?
  按照道理来说,自己来到这个房子之前,她就应该是一直待在这里的,这么空旷的别墅都能待下去,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难道真的跟商正所说的一样,这个别墅还有她不知道的地方?
  此时,一旁被落下的律师,有意清了一下嗓子。
  “我原来是约了朋友来看风景的,但是人没见到,倒是赶上了这场大雨。
  我叫王烨,律师,如果你们关注这方面的话,应该听说过我的大名,我经手过很多大案子,最轰动的应该是二十年前给白总辩护的案子,可谓是一战出名啊!
  当时啊,白总被诬告进行非法实验,着所有人都不看好白总,不过啊,经过我庭上庭下的努力,最终法官判白总无罪!”
  “二十年前的案子你都记得?”君璐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记性好啊,这无论过去多久的案子,我都能记得一清二楚。”王烨举起高脚杯,慢悠悠的摇晃着,着重念了后四个字。
  “该不会是从那之后就没赢过其他官司吧。”
  王烨听到君女主人的反问,不屑的冷哼:“怎么可能!我经手的案子胜诉率百分之一百!知道【莱耶】吗?”
  “当然,我经常去那家奢侈品商场购物,只不过服务态度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