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第九章 游戏

第九章 游戏


  “知道【莱耶】吗?”
  “当然知道,我经常去那家奢侈品商场购物,只不过服务态度太差了。”
  “要是没有我啊,他们的商场不一定能那么顺利建成,当时那块地皮里面住满了贫困户,嘁,在座的各位应该都没有见过那场景,一家三口挤在不到20平米的屋子里,到处都是一股垃圾味儿,准确来说是一股子穷酸味!”
  王烨露出厌恶的表情,仿佛他现在还能闻到那股味道。
  “真要按户赔偿,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不过经过我在中间那么一协调,几乎一半住户都签署了最低的赔偿款合同,嘿!”
  他似乎注意到了其他人的眼神都有了变化,收敛起得意的神情,可仍然有点不甘。
  “我这可是凭自己本事,你们知道我帮【莱耶】省了多少钱吗?”王烨挑了下眉毛,得意地举起5个手指。
  下一秒,一个人影从江宁的一侧冲了出去,就听到咣当一声椅子倒地,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时,王烨就被人从座椅上拽到地上。
  “哎哟,这怎么还打了起来了?”商正看上去有些害怕,一双精明的眼睛,四下看着。
  吴昊就像是疯了一样,一下下的往上扑,王烨看起来也没有表面上的软弱,反应过来之后很快就开始反击。
  除了唐艺和白夜色毫不受影响之外,江宁和其他人都冲去拉架,才拉开了两个人。
  “你们都发什么疯,撞坏了我的东西你们可赔不起!”君璐看起来很心疼桌椅,丝毫不在意这两个正在互相殴打的人。
  “呸!”王烨吐了一口唾沫,“真是碰到了一条疯狗!”
  “我要你下不去这座山——”吴昊怒道。
  就在这个时候,别墅里突兀的响起了一首奇怪的音乐,盖住了他的声音,里面有孩子的笑声,也有女人的哭声,还有男人的吟唱声,曲调渐渐急促,有魔力般的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
  “哦,又到11点了,别墅每天晚上都会想起这首音乐,提醒住客们该进行游戏了。”
  “游戏?”江宁望向正在说话的君璐,有些好奇。
  “大半夜听这种音乐,感觉有点渗人啊。”桥小汐有些恐惧的道,“这种笑声和哭声混杂在一起的感觉,我实在是欣赏不来。”
  “游戏?什么游戏!我才不玩,刚刚已经被这孙子打了一顿了又要让老子玩游戏?老子哪有兴致!”王烨站起身,捂着嘴角的淤青,转身准备离开。
  “尽快在一小时内完成游戏就可以使这首歌停歇下来。”看见众人有些已经准备退场了,君璐有些着急,将正要离开去睡觉的那些人拉了回来,“很抱歉,这是别墅自建成以来的规矩,如果不遵守的话,我会下逐客令的。”
  规矩?
  又是这两个字。
  江宁是除了白夜色,雨林,还有桥小汐之外唯一坐在位置上的人,他此刻正托着下巴端详着眼前的闹剧,这个别墅里面到底有什么古怪?连女主人都没办法控制?
  还有女主人的害怕,还有之前一切的古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逐客令对于这些借宿的人来说,是绝对的警告,众人纷纷回到位置上,而王烨看起来也很为难,他愤愤的扶起地上被吴昊撞到的椅子,坐了回去。
  看到没有人离开,君璐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开始打扫餐桌的卫生,跟她一起的自然是雨林。
  餐桌很快就被收拾干净了,君璐熟练地从厨房里拿出十一个装满液体的酒杯,这些酒杯中的液体看起来完全相同,它们被依次摆放在十人的面前。
  “所以游戏是什么?看谁喝光这全部的酒?”吴昊依旧是那副混混模样,就算刚刚与人发生了争执也掩盖不了自己的本性,“我晚上还要睡个安稳觉,我就不喝了,我可不想醉成一滩烂泥。”
  “先听听规则吧。”
  君璐白了一眼吴昊,做了几个深呼吸后,看向众人。
  “这是千魍别墅自建成以来的规矩,每天晚上的十一点整会响起刚刚你们听到的,也就是现在正在放的这首音乐,住客们需要在一小时的时间内去完成这个游戏。”
  “游戏规则是,住客们在别墅内的一个房间里模拟场景,有n个玩家,也就是住客,那么就有n+1杯酒。
  桌上的酒大致可以粗略分为两种,第一种喝下去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第二种喝下去立刻就会死,但每一种的数量都不确定。
  游戏按照回合进行,每个回合必须有一个人出来喝一杯酒。
  每个回合会有两条提示,一条公共提示,所有人都能看到,一条私密提示,只有玩家中的一个人能够看到。
  胜利的条件非常简单,活到最后,桌上的酒全部被喝掉,玩家还活着就赢了。
  每个回合出来喝酒的这个人可以是自愿站出来,也可以是公投出来的,但无法使用暴力。
  也就是说,没人自愿,就要公投。”
  “俄罗斯转盘?”江宁听到这里,试探性的出声问道,“规则的最后一句话感觉这游戏还带了一点博弈推理的成分?”
  “可以这么说吧。”君璐没有否认,“那么由于你们是第一天进入这个别墅的住客,现在在这些酒里面有一个是毒酒,剩下的都是安全的酒.......”
  君璐话还没说完王烨就打断了她的话,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中途还不忘整理自己的着装,随手拿起一杯黑色的液体,象征性的举了举示意,就一饮而尽,然而他还没来得及作出接下来的行动,脸上的肌肉就一阵抽筋。
  “噗!”王烨将嘴中那充满异味的液体全部喷了出来,然后抹了抹嘴,怒目圆睁的看着眼前的女主人,“你他妈竟然拿醋耍我?”
  “是你自己没听完规则吧。”江宁坐在座椅上,漫不经心的翘着二郎腿,挑了挑眉,“女主人说了,是模拟场景,如果真用毒酒的话,这个游戏岂不是会直接变成杀人游戏?”
  “所以我猜,是把毒酒换成了醋,那么也就是说,你被淘汰了。”
  “真是幸运啊,十一分之一的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