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第十章 新闻

第十章 新闻


  “真幸运啊,十一分之一的概率。”
  江宁戏谑地笑着,一边品尝着叉子上的鲜嫩肉排。
  君璐见到自己想说的话都被江宁说完了,没趣的撇了撇嘴,将桌子上的高脚酒杯全部收了回去。
  在君璐离开的那一刻,别墅内正在播放的诡异曲子戛然而止,改为温和安神,曲调缓慢的纯音,让人的身心一下就放松起来。
  “不早了,各位,该休息了。”君璐的声音从厨房传出,王烨没等话音落下就立刻起身,朝外面走去。
  看来今天晚上的经历,已经让这位所谓的大律师够受得了。
  众人目送着这家伙来到房门前,但见他回过头来指着吴昊骂了句“神经病”后就关上了房间门,扣上了门锁。
  商正见到这一幕,走到吴昊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可别冲动啊,没什么大不了的,睡一觉就好了。”
  “那我也去睡了,大家明天见,江宁晚安!”见到气氛逐渐缓和,桥小汐抱着自己的相机,露出开朗的笑容看向江宁。
  江宁点头示意,用温和的语气回应了一句“晚安”。
  ......
  房间很舒适,台灯散出的暖光让江宁的心感觉到平静,他坐在房间中的书桌旁,看着放在手边的A4纸,陷入了沉思——
  【医院检查报告单】
  会诊所见:病史已阅,患者诉有心悸,活动明显受限,运动引起显著气促,疲乏,全身多处疼痛,晕厥,伴有间歇性幻觉产生。
  诊断意见:全身多器官老化衰竭。
  治疗方案:建议多卧床休息,定期复查CT,口服药物缓解疼痛,尽量避免与人接触。
  之前的那场车祸,貌似使自己忘却了大量的信息,要不是从行李箱中找到了这份诊断书和药物,不然的话早就想不起来了。
  江宁苦笑着,要是自己把身体的状况忘掉了,还真不一定能活到现在。
  窗外,暴雨未歇,狂风卷着雨水砸在窗户上,远处浪涛汹涌,突然间头痛欲裂,江宁痛苦的跪倒在地上。
  【无法逃离的“迷宫游戏”,循环往复的“房间号码”。】
  【眼前是一张由鲜血编织的网,细胞,内脏与它相连,主干最终通向死亡。】
  一切都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这些画面像是被人强硬塞进了大脑中,手不受控制的抖动着,江宁急躁的拧开药瓶吞了下去——
  “自己到底怎么了?一天之内,已经出现了两次这样的情况!”
  江宁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脑中的疼痛停止下来,他侧头注意到了一旁紧闭的柜子,像是鬼使神差一般伸手打开。
  在柜子的角落里端端正正放着一个木盒子,打开后里面躺着一部......手机?
  可能是哪一任房客遗忘的,但又有些奇怪,上面沾染了暗红色的液体,像是凝固的血渍,出于自己身为推理小说作者这个职业的敏感,江宁总感觉这部手机里有秘密。
  按住手机的主页键后,江宁惊奇的发现这部手机并没有密码锁之类的东西,所以他顺利的打开了。
  手机里有两个文件夹,其中一个文件夹像是被锁住了一样,没办法打开,而另一个文件夹中放了几张新闻的图片——
  【高中生控诉父亲投毒,真相令人吃惊】
  【一高中生半夜向警方报案说其父亲为获保险一直向自己投毒,据该高中生所述,其无意间发现父亲在她每日的饭菜中下毒,毒物为白色粉末,致使她出现呕吐腹泻等反应。该高中生反抗拒绝摄入食物,反遭到父亲囚禁。】
  【经过调查,并未在饭菜中发现任何“毒药”,所谓的囚禁也并不属实,实则为其把自己锁在房间,该高中生后被判定患有精神疾病,也就是妄想症。】
  呕吐腹泻......
  如果没有证实精神疾病的话,那么能引起这种症状的也就只有矿物类,神经类的毒物能做到了吧......
  不过说起来,食物中毒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跨越半个世界的“追杀”!】
  【男子与家人决裂,辞掉工作,开车逃离大半个世界,只因怀疑有人在身后追杀他,但进一步调查的时候,男子却对追杀对象和追杀原因全然不知。】
  【其提供的证据中也未见任何可疑人员跟在其后,精神学专家怀疑男子具有被害妄想症,目前,该男子已经被带走进行下一步医学鉴定。】
  都是精神疾病导致的新闻啊.....
  【女子坚称与知名男星隐婚,遭世界首富疯狂追求?】
  【近期某知名男星的电影发布会上遭到疯狂粉丝的大胆示爱,被保安拖走的女子控诉男星敢做不敢当,声称二人已经隐婚,在场所有人一头雾水,该视频引发网友疯传。】
  【进一步与其交谈却发现其逻辑混乱,又改口称世界首富对其穷追不舍,认知出现障碍,网友建议该女子进行精神鉴定。】
  精神鉴定......
  【无处不在的神秘眼睛】
  【男子怀疑生活被监控,遮蔽所有摄像头和镜子,不敢使用任何高科技产品。】
  【即便如此,男子还曾经向记者表示有人在监控他的想法,他向记者寻求帮助,目前记者已经联系精神科医生对其进行相关鉴定,祝愿其生活早日恢复正常。】
  又是精神疾病,又是精神鉴定......
  【消逝的生活痕迹】
  【近日一女子联系警察,声称自己的丈夫失踪了,可等工作人员上门调查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一丝一毫一个男人生活的痕迹。】
  【该女子坚称一周前与丈夫新婚,而丈夫突然就消失在她的生活中了,记者联系该女子亲人朋友后却发现无人记得她的丈夫存在,日前已经联系精神医院主任对其进行精神鉴定,希望该女子早日康复。】
  相册里还有许多同类的社会新闻,
  字在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药物开始起了作用。
  头痛缓和,强烈的睡意袭来,江宁强忍着收起了这个奇怪的手机。
  明天还要继续处理物资车的事情,还是早点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