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请假

  夜。
  漆黑而又阴沉。
  枯死的,没有骨头的槐树,被无形的刀刃砍了头。
  它向天伸出枯枝,似乎在呼喊着什么,却又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男孩面带窃喜之意,来到了这里。
  在他看来,这里是最佳的藏身之地,是的,捉迷藏。
  但他没有发现,挂在树枝上,细绳被古怪的冷风吹得剧烈摇晃着的,是穿着衣服的落魄躯体,轻微的摇晃着,脸部肌肉也向下收缩,无神的眼球茫然的盯着这里,或者......
  更深的地方。
  男孩的身影刚在这座废弃别墅中消失,一个高大的人影就悄然而至。
  惨白的月光下,在别墅的墙面上,投射出公园兔子人偶的影子。
  这个本该在白天逗孩子开心的家伙,此时却像是被什么吸引住,往这阴森幽暗的地方慢慢接近,影子中豆大的液体,落在地上,发出古怪的声音,它却浑然不知。
  “吱呀。”
  铁门开了,它一步一步的来到别墅大厅中的沙发上,细数着今天的收获。
  直到它转过头来的时候,沾满了粘稠液体的物品这才暴露在了月光下——
  是血。
  而在别墅角落,堆积着大量死不瞑目的头颅。
  他们有的张开嘴巴,瞪大双眼;有的却安详的像是刚睡着一样;有的则露出诡异的微笑。
  兔子人偶抛下手中的球状物,一步一步的走到角落里,抱起那颗面带微笑的脸,凑近自己的面部,深吸着,陶醉着,享受着。
  “哐当!”
  在别墅的深处,传来物体碰撞的声音。
  兔子人偶手中的动作停了一下,拿起靠在沙发侧的已经被快要变成锯子的柴刀,一步一步的接近着声音来源处。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满地的红色液体,说明了一切。
  以及.......
  从兔子人偶口袋里滚落出的红色蛋状物。
  ......
  “彩蛋!”
  桌上,身穿警服的青年突然惊醒,嘴里念叨着,接着他就被旁边的男子用手指弹了个脑瓜崩。
  “怎么回事啊,江宁?一个午觉就让你这么放松了?队里批你休假可不是让你在这里睡觉的。”男子看着眼前睡眼惺忪的青年,笑骂道,然后伸手从他胳膊下抽出了一个沾满口水印的文件,“看看,看看,队里好不容易整理出来的卷宗,又被你搞砸了。”
  “唔.....”被叫做“江宁”的青年,揉了揉自己被弄疼的后脑勺,小声嘀咕道,“还不是这个案子太难推理了嘛,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男子站起身,将卷宗放在手里整理了整理,挑了挑眉。
  “毕竟这个案子也是三十年前的悬案嘛,要是能被你这样一个实习刑警推理出来,那就不叫悬案了。我说江宁,你平时回去少看点推理小说,对破案不好,有些都是虚构的。”
  “白大队长,你如果连实习小刑警的私人生活都要管的话,可是要犯法的哦。”
  江宁右手食指中指并起来,在眉毛前对男子做了个手势后,就起身离开了。
  “那么,白博文大队长,我先走咯。”
  “走吧走吧,好好休假,队里给你放了一个月时间的假期,好好享受,省得你回来在队里又发牢骚,没有你的日子或许会好点。”白博文故作厌烦的挥了挥手。
  目送着江宁离开之后,大队长放下了手中的卷宗,陷入了沉思。
  这起著名的别墅肢解案,杀人凶手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方法和行为,在警方赶到时,彻底消失在这座别墅里的呢?难道说,凶手还在里面吗?
  别墅.......
  说起来名字是不是叫千什么来着?
  ......
  警局门口,江宁站在自己的二手车前,回头望了望这个已经实习了一年的地方,面露微笑,伸了伸懒腰后就坐在了驾驶位置上。
  一年前,自己刚从政法大学毕业,就被犯罪心理学老师推荐给了这里的警局去做实习刑警,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一年了。
  要不是这次医院检查出一些身体上的毛病,这些家伙还不得“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呢。
  江宁坐在驾驶位上,并没有立刻启动汽车,而是从储物柜中取出了一个信封,信封上美妙而又完美的花纹足以证明这封信的寄出人身份的华贵,从中取出信件,信件的标题只有三个字。
  【邀请函】
  “江宁先生,诚挚欢迎您于本月八号入住千魍别墅,祝您在入住别墅的一个月里一切顺心!”
  落款是【千魍别墅】。
  当初接到这封信的时候,还真是有些惊讶呢。
  江宁将信封放回到储物台上,清点了一下自己放在副驾驶上背包里的物品,确认无误后,发动了汽车,引擎声响起,导航屏幕上的红点开始移动。
  其实,江宁还有一个没告诉任何人的身份。
  那就是——
  网络小说作者。
  因为特殊的原因,江宁将与这个世界短暂的隔绝,用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下一本小说,真是不知道是能够摆脱三流小说家的名号,还是印证写作需要天赋呢?
  所以他预定了这个别墅,用来作为写作的地点。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着,突然间,天空闪过一道诡异的弧线,接着像是被“夺舍”了一般,江宁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昏迷在了驾驶座上。
  汽车因为急刹车的惯性而撞击在了盘山公路侧的栏杆上,瓢泼的大雨倾泻而下,引擎盖冒着黑烟,因为撞击而不断闪烁的前车灯光,在此时却成为了阴雨天的最后一点明亮的点缀。
  .....
  乌云与夜色搅动成一团暗,和黑魆魆的山林,不分彼此。
  暴雨成了漫漫长夜的序曲,环绕在山林间的盘山路,在水汽中若隐若现。
  江宁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皮,额头处传来剧痛,思考能力和反应能力渐渐恢复。
  我这是要去哪?
  是老毛病了,片段性记忆缺失,根本记不起车祸前发生的事情。
  一个白色的影子在他的眼角处晃动着,他抬眼望去,发现这是一封信,而信的内容在他的脑海里却渐渐浮现了出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江宁感觉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让他再度拆开信件。
  他照做了。
  在信封中,除了信纸,他还发现了一张纸条,那是车祸前根本没有的,上面用红色而又扭曲的字体写着“不要去千魍别墅”,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