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第十三章 医生

第十三章 医生


  “这人就这么死了?想不开上吊了?”
  商正的声音因为惊吓而发抖,变了音调,让人听着非常不适,没人回答他的问题,答案要在调查后才能得出。
  不知道为什么,江宁内心中总是升起调查的意向,仿佛自己之前就是做这种事情的,可在自己的记忆中,自己仅仅只是一个网络小说作者啊?
  大概可能是自己写小说时把男主的身份代入到自己的身上了。
  江宁不动声色的站了出来,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戴上随身携带的橡胶手套,检查着现场的痕迹。
  床单褶皱严重,有大量的血迹,像是在床上发生过激烈的打斗。
  房间中的书桌上,放着一个烟灰缸,旁边还搭着一根还没有抽完的香烟,江宁推测,案发的时候王烨可能正在房间里抽这支烟。
  书桌旁的衣柜,门被拉开了一半,空荡荡的,总让人感觉到有些不正常。
  等等,这里为什么会有一滴血迹?
  江宁皱了皱眉头,蹲下身子仔细查看着,这暗红色的血迹,不像是溅上去的,反倒像是滴上去的。
  他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衣柜的顶部,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衣柜旁是整个房间中唯一的窗户,出乎意料的是,尽管这个房间如此凌乱,而窗户却没有被撬开的痕迹,也没有任何摆弄撕扯的迹象。
  接着,就是地上的尸体了——
  死者王烨的面部有异常,口腔内舌头缺失,看着像是被利器割断的痕迹,由此看来应该不是自杀,不过如果是他杀的话,割断舌头又是什么意义?
  疑点不仅仅是他的口腔,还有死者奇怪的死状以及奇怪的跪姿,江宁顺势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发现血迹已经全部凝固。
  观察死者的上身,发现衣兜里有一个钱包,钱包里有个人证件和两章通知单,通知单的内容是手写的催租信息,另外他的生日是四月五号。
  虽然不知道现在了解他的生日有什么作用,总之江宁还是记了下来。
  “看来这个王律师,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风光。”
  江宁喃喃自语道,翻开了那张催租信息,上面写着略有些潦草的文字。
  【第一季度拖欠的94512元房租到底什么时候交?你的律师事务所没人,电话也打不通,我再给你最后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就报警!!】
  落款是房东。
  夹在催租单中的还有一张A4纸,上面打印着如下的几行字。
  【万华别墅011住户您好,您去年的物业费共计15632元,请及时到物业处补缴,谢谢。】
  收起这两张纸,江宁对王烨这个人有了初步朦胧的认识。
  除了上半身的钱包之外,江宁还在他的裤子口袋中发现了一把钥匙,上面写着【105】,也就是这个房间唯一的一把钥匙,就在死者的口袋里。
  凶手到底是怎么进入房间的呢?难道是吴昊?吴昊开锁没有痕迹,而且还当着众人的面......
  算了。
  江宁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怀疑犯人的话,还为时尚早。
  王烨的死相让江宁想到了一个古代刑罚——
  绞刑。
  具有特殊意义的绞刑结,与精心准备的粗麻绳,到底有什么意义?
  不过,尽管观察这些能够大致分析出王烨的死前状态和死因,但最重要的还是——
  “房间里少了一个重要的东西,也就是他的手机。”
  死者的手机既然被带走了,那么他的手机里应该有重要的线索,也就能够完全排除他根本不是自杀。
  “这是一场谋杀。”
  “不不不,怎么会是谋杀,一定是自杀!”商正扭过头不敢去看尸体,他哆哆嗦嗦的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江宁没有理他,倒是唐艺直接戳破了他为自己设置的“保护罩”:“你觉得一个昨天晚上还在细数胜诉的官司的人,会突然想不开自杀?”
  “可是要说是谋杀的话,我们昨天晚上亲眼看见王律师回到房间是锁上门的。”许久没有说话的君璐这个时候出声道,“而且要说还在王律师的兜里,凶手怎么可能进得来?”
  “这个我知道,制造密室的方法有很多,书里写过用细线穿过钥匙,还有第一接触尸体的人可以把钥匙放回到死者的口袋里,还有......”桥小汐躲在人群的最后面,声音有气无力。
  伪装密室?老套的谜题,任何可疑的工具出现,都能够轻松推出凶手伪造密室的手段。
  ——可惜,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工具。
  “其实很简单,凶手有钥匙,或者是死者主动为凶手开的门。”江宁说到这里的时候,环视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
  君璐显然是感受到了这道锐利的目光,瞬间冷汗直冒,拼命想撇清自己的嫌疑:“反正不是我!我的钥匙丢了!”
  “别墅的主人竟然会弄丢备用钥匙?!谁能证明你是真的丢了,还是撒谎?!”白夜色步步紧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主人。
  但江宁思忖了一下君璐的动机,加上弄丢钥匙的真假,还是将其暂时搁置比较好,现在不是起内讧的时候。
  见到江宁和白夜色不再在钥匙的事情上过多纠结,君璐松了口气。
  639块肌肉,206块骨头,尸体隐藏着太多太多的秘密,江宁需要一个人来破解它。
  “雨林,麻烦过来帮一下忙?”江宁看向她,她此时此刻正在被白夜色挡在身后,眼神中满是疑惑,“嗯?我?”
  “你和我聊过手术并发症,还有你用刀的习惯,不难猜出你之前的职业,你是医生,至少曾经是。”江宁露出尽可能温和的笑容。
  “我太太是医生又怎么样!?我们没义务陪你玩侦探游戏!”白夜色的态度很是坚决,他仍然强硬地限制着雨林的动作。
  看来自己必须想一个办法,不过白夜色下意识的倒是提醒了自己——
  【微表情与下意识动作是不受思想控制的本能反应。】
  他站在中心位置,但是和尸体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是惧怕。
  白夜色嘴唇紧闭,目光直视着自己,是愤怒。
  他按住雨林的手腕,不动声色的对她进行着施压,是掌控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