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第十四章 麻绳

第十四章 麻绳


  他按住雨林的手腕,不动声色的对她进行着施压,这是掌控欲。
  “白先生,如果你继续阻拦的话,我严重怀疑你的动机。”江宁思忖了一阵后,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商业精英。
  白夜色对于江宁这套说辞嗤之以鼻,露出鄙夷的表情:“我没做过的事情难道还会怕你质疑吗?”
  气氛一时之间僵持不下。
  一旁的商正倒是不清楚情况,依旧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顺带还有他的煽动气氛:“欸,都消消气啊,嘿消消气,呃,既然是白衣天使,这个时候就得承担起责任,嘿,大伙儿说呢?”
  “.....我帮你。”
  雨林挣脱开白夜色,走到了尸体的旁边。
  鲜血粘连着衣物,剥开后,外翻的伤痕赤裸裸的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
  刺伤明显,绳索特意打了绞刑结,舌头丢失,尸体跪伏。
  “绞刑,拔舌,下跪,全部都是惩罚行为,刻意展现的惩罚。”江宁顿了顿,眼神顿时锐利起来,“杀人后为了展现某种主题,特意精心布置死亡现场,是凶手自以为是的仪式感。”
  这种人,认知扭曲,漠视生命,并且,绝对不会仅仅满足于一次犯罪。
  一时之间,房间里鸦雀无声,众人脸色逐渐变得沉重,雨林站起身,似乎已经完成了初步的检查。
  “有什么发现?”
  “尸斑集中在背部,但是尸体是跪姿,说明尸体被人移动过,江宁说的没错,从尸体上来看,我也认为现场是被精心布置过的。”雨林顿了顿。“死者身上的伤口共三处,前两处在背部,最后一处在右腹部,背部的两处是劈砍伤,造成了失血,但并不致命,右腹部的一处,伤口长约三厘米,是致命伤,从伤口边缘来看是单刃锐器,我猜可能是水果刀之类的。”
  “此外他身上还有多处不同程度的软组织挫伤,都是打击伤,那些都是生前伤害,但是颈部的勒痕和舌头伤口,却是死亡后造成的。”
  最后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吴昊,王烨才刚刚到这里,跟他有仇的应该只有吴昊了吧。
  “都他妈看我干嘛?!老子没杀人!!”吴昊怒道。
  “诶诶!?别动气,别动气,没人说你杀人啊,只是,这不是巧了么,昨天你刚动完手,今天人就死了。”商正说话轻飘飘的,总感觉话里有话。
  “嘿!你个老东西——”吴昊说着就狠狠揪住了商正的衣领。
  江宁无视了这场闹剧,抱着手一边沉思着,一边看向雨林:“你刚刚说,凶器可能是水果刀?”
  “不,这仅仅只是我的推测而已,水果刀最符合凶器的特征。”
  “水果刀的话,太容易拿到手了,别墅厨房里就有。”君璐这个时候插话道。
  众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立刻跟随着江宁前往厨房,厨房那把最符合凶器特征的水果刀不翼而飞。
  “砰!”
  一个瘦弱的身影推开门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江宁皱了皱眉,趁着众人愣神之际,跟随着身影冲了出去。
  从刚刚发现尸体的时候,桥小汐的脸色就很难看,一直强撑到了现在,她蜷缩在角落,手捂着胃,一张脸惨白。
  “你没事吧?”
  “你先别过来,我想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
  江宁叹了口气,坐在隔她一段距离的位置,天气晴朗,但这雨后的晴天像是罩了一个塑料袋,闷热的令人烦躁。
  “对不起,我以为我能忍住,还是给你添乱了,宁谧,你不怕吗?”
  宁谧......
  第一次有人用笔名称呼自己,还是多少有些不适应。
  江宁知道她所指的是那个尸体,那个可怕的尸体,自己该怕那个诡异的,失去了舌头的尸体吗?
  “怕啊,别看我写过那么多的凶杀案,其实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真切切的尸体。”
  桥小汐听到了江宁的回答,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些,抬起头看着他。
  “我还以为你以前也见过尸体,有些狂热的推理小说家,会研究尸体,为了写得更加真实。”
  “是吗?或许每个作家的习惯不一样。”江宁顿了顿,“走吧,我们先回去吧。”
  桥小汐用力的点了点头,起身握住他温暖的手。
  【突然间,头又是一阵剧痛,仿佛随时都会炸开一样。】
  【尖叫,嘶吼,诡异的笑声。】
  【不明的噪音充斥着我的大脑,烦躁!!!】
  ......
  “宁谧,宁谧,你怎么了?”
  从意识的最深处回过神来,江宁用力的晃了晃头,头痛的症状稍微有些缓解,那些声音被驱赶出脑海之中,已经触摸到口袋中的药瓶的手慢慢收回。
  “我没事,大概是昨天晚上没睡好,我们走吧。”江宁露出笑容,但这表情,在惨白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突兀。
  回到别墅之中,江宁站在门口大口喘息着,好不容易平息了下来,巡视整个别墅,所有人都像是没事人一样在各自的位置上做着事情。
  江宁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试图让自己彻底冷静,进入思考的状态。
  询问,能让自己获得更多的线索,或许这样的话,可以得到更多串联起来的信息。
  【君璐,看似状况外的别墅女主人。】
  “你之前认识王律师吗?”江宁移步来到君璐的身边,询问道。
  “不认识,我昨天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昨天晚上离开后,你做了什么?”
  “回房间睡了啊,这我也没办法证明,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
  看着君璐的样子,江宁无法否认这句话,因为关于她还有很多的疑点。
  “你具备进入死者房间的两个条件,拥有钥匙和降低死者心理防备。”
  “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备用钥匙丢了,但我没有说谎!还有,我看起来像是会半夜敲住客房门的女人吗?!”君璐看起来有点生气。
  “案发现场的粗麻绳是提前准备好的,别墅主人是最方便准备的。”江宁没有在意她的神情,依旧步步紧逼。
  “那根麻绳不是别墅的!我没见过!”
  “消失的凶器和死者的舌头都需要处理,对这里最熟悉的人就是你。”江宁顿了顿,用锐利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主人,“据我所知,你今天也是起的最早的,有充足的时间处理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