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千魍 > 第十六章 道路

第十六章 道路


  “一直没有机会问你们上山的具体原因,现在可以告诉我嘛?”
  “司机原本要送我们去酒店,半路上车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抛锚了,这里偏僻,叫救援需要等待的时间足够我们步行到达酒店,经过这里的时候,小白不知道闻到了什么气味,一下子窜了出去。”雨林摩挲着书页,低着头。
  “小白是你养的宠物吗?”江宁有些好奇的问道。
  “啊,抱歉,小白是我养了5年的狗,可是当我们进山之后就没有再找到它,那时候天开始变黑,接着就下了暴雨,连下山的路都找不到了。”
  当回忆到这段情景的时候,江宁注意到雨林的情绪有些变化。
  眉毛上扬紧缩,眼皮上扬收缩,眼睛看向地面,这段回忆似乎比爱犬丢失更为痛苦,追问一定会让她重温痛苦,可是江宁根本无法控制住对秘密的好奇,这是人之本能。
  不过这段回忆与案件无关,江宁不想自己旺盛的探索欲望伤害到她。
  “谢谢你,顶着压力帮我。”江宁点头示意了一下。
  “啊,不客气,我只是白太太做久了,真的很怀念雨医生的身份,嗯,刚刚检查尸体的时候,有一个发现一直想找机会和你说,你记不记得昨天王律师和吴昊打架的场景?”
  雨林说这话的时候,顿了顿合上了书页。
  “就是昨天晚上两个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当时王律师只挨了吴昊一拳,接着我们就拉开了他们,但是王律师身上的打击伤,不只是昨天和吴昊发生冲突时留下的,那些伤痕有肿胀和表皮蹭破的情况,推测是生前遭受到了打击伤,从伤口的密度上来看,凶手很可能和他发生过激烈的冲突,而且凶手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绝对的优势.......
  还有唐艺的证词......
  真的很难不相信吴昊昨天晚上去王烨的房间里,不是去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的。
  雨林注意到江宁的表情后有些奇怪,但没有打算问些什么,她对江宁点头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江宁若有所思,接着把注意力放到了下一个人身上。
  【商正,“热情”的收藏家。】
  “商正先生,你之前认识死者吗?”
  “叫我老商就行,我知道有这一号人,但仅限于知道,我对他本人并不了解,更谈不上是认识。”商正脸上的褶皱随着他的说话嘴巴动作蠕动着,看上去有些不堪入目,“他这个人吧,名声挺臭的,他打官司纯看利益,哪边给钱给的多就帮哪边,虽说也是人之常情啊,但是为了赢,他可是什么手段都能照顾得上的。”
  “这样的人应该很受资本价的青睐吧。”江宁点点头表示认同。
  “嗯,找他打官司的人比较多,也都是一些理亏,不在乎名声的,像白总这样,一直通过慈善树立形象的企业家都不愿意跟他有瓜葛。”
  “那他赚的钱肯定不少。”
  说到钱财,商正的表情一下变得笑逐颜开起来:“嘿嘿,碰上有钱的主,一场官司下来,一套房子都有了。”
  可是王烨还在租房住,甚至拖欠了房租和物业费。
  江宁有些搞不懂这其中的矛盾所在,他微微晃了晃脑袋,试图将自己这些已经在脑海中盘旋许久的信息抛出脑外:“昨天晚上回房间后,你在做什么呢?”
  “哎呀,回了就睡了,这个我老婆可以作证。”商正嘿嘿一笑。
  “听说早晨你是和白夜色一起晨练的,你认识他吗?”
  “嘿嘿嘿嘿嘿嘿,这不是正在创造机会多认识吗?多个朋友多条路哈。”江宁注意到商正说到白夜色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变得,嗯.....怎么说呢,有点像不怀好意的样子,但是其中又增添了几分和蔼,“我说年轻人多认识认识一些大名家,以后好多条路。”
  “为什么选择来这个别墅?”江宁没有理会他,继续问着自己脑海中列出来的问题,“这里地段偏僻,四周都是未开发的荒山和礁石。”
  “哎呀,环境无所谓,吸引我的是这栋房子本身和这个房子里的物件,我是搞收藏的,对这种有点历史的建筑都很感兴趣,你知道吗?有时候人和古董还挺像的,活着的时候不值钱,非得等死了才能成为艺术品。”商正叹了口气,“你看啊,像王律师,以前我可瞧不上他了,这突然死了,我这心里还有些惋惜呢。”
  商正话中表达的一个信息,引起了江宁的注意。
  “你为什么觉得人死后才能称之为艺术品?”
  商正有些愣住了,继而笑了笑:“怪我话没说清楚,先声明啊,我可没有变态的倾向,这不是老话也说了嘛,死者为大,说他再多的也不好。”
  “那么是谁选择的这里?”江宁继续问道,“你又对这个别墅有什么了解呢?”
  “是小唐啊,一直都交给她选,嘶,哎呦了解的话,当然是仅限于宣传网页,显示的那些周边设施啊,里面的装修什么的。”
  商正的回答,目前暂时没有什么太大的疑问了,还有4个人,还有4个人要问。
  总之还是加紧去询问好了,不然的话脑海中的问题一会儿可就会忘记的。
  【桥小汐,单纯的摄影大学生。】
  她的脸色比刚才好了许多,又开始变得积极起来。
  “小汐,你之前认识死者吗?”
  “王律师我从来没听说过,而且我也不喜欢他这个人,他引以为傲的案子,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觉得这人挺坏的。”
  确实是挺坏的,不过调查的话,还是不要掺杂一些私人情感在里面。
  “昨天12点之后你在做什么?”
  “睡觉啊,我觉得凶手会是男性,女生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刺死一个成年男性呢?”桥小汐将右手托在下巴上,学着江宁的样子沉思起来。
  “在毫不设防的情况下,女性依然可以做到。”
  桥小汐用力的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江宁,你现在就是宁谧,那个天才推理小说家,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凶手的,对了,我可以当你的助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