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系统你快出来 > 第二章:这他娘不简单啊

第二章:这他娘不简单啊


  王边着眼躁动的人群,掀起两手挥了一下:
  “安静,安静!”
  在场的人纷纷停了下来,一阵激动地着眼的师兄。
  “差是有,也不是什危险的,师兄近要炼丹,急需一味药材当引子,因为时间紧迫,这才来到处邀请师弟们一同寻找。”
  王边说话的同时,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份图纸,摊开拿在手上举了起来,另一手抬起着图纸:
  “这个就是火灵,们清楚,待会儿我会带们去定生长这种子的地方,要摘到这个的人我会给出两枚淬体丹,而没摘到的人,也会给出一枚淬体丹!”
  大家连忙挤眉弄眼,努力清图纸上的火灵,毕竟关到能不能离开这里。
  而有的人却不怎上心,要去了就能得到一枚淬体丹,何必非要找到呢,走个就好。
  王边许是出了一人的心思,拿着图纸慢慢地转一圈,转的同时着所有人:
  “也许们觉得要得到一枚淬体丹就可以引气入体,我告诉们,一枚淬体丹,有成的机会能引气入体,而如有两枚,就是十成!”
  这句话王边倒也没有骗他们,以他们的资质,能待在这里的肯定是差之又差。
  资质好的自己就能引气入体,不需要吃什丹药。
  资质太烂的,吃了一枚丹药,确实也没多大用,是把资质又改善了一步。
  而吃了两枚就不一样了,在药力的冲击下,能把身体淬炼的不剩一点杂质。
  就连他这个师兄都吃不起,可见丹药多珍贵!
  这番话让来浑水摸鱼的人皆是一震,毕竟有十成的机会,又有谁会去选成?
  于是包括苏木在内,所有人全神贯注的着图片上的火灵。
  在他们眼里不是子,而是往仙的大门!
  这人包括苏木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以为坐到师兄个置,丹药要多少有多少……
  过了好几分钟,王边扭头了所有人:
  “都清楚了吗?”
  所有人都点头应。
  王边大手一挥,将图纸收进了袖子,随后起身走了出去。
  这下不用他喊,所有的人都紧紧地跟着,生怕掉了队。
  而苏木却是在后一个,抬头了一眼面密密麻麻的人头。
  “我还是条咸鱼拿一枚就好了,这太危险了,就算我把子拿到手了,肯定还会抢……”
  也不是没有过个师兄是骗纸,是到这多人,苏木心里有了几分底气。
  全杀了?
  宗主都不能这横吧?
  况且他是后一个,逃跑应该不成问。
  挑了这多粪水,不是白挑的!
  大伙儿随着王边一走进了后山,上真的一点危险都没有。
  到来到一处半山腰,王边感受到了周围跳动的火灵气,停了下来。
  “到了,就是这里!”
  吸了一口极为清爽的灵气,王边目露精芒,大手一挥。
  “火灵就在这附近,们谁找到,两枚淬体丹就是谁的!”
  停下来的队伍,每个人都觉得这里有燥热,一听到这话,都发了疯的处散开。
  而苏木却觉得一开始有热量,随着时间的推移,似乎在慢慢的升温。
  “这他娘不简单啊……”
  苏木立刻就到了跑,周围处响起的兽吼,阻断了他的脚步。
  往山脚了一眼,苏木不去了,毕竟刚刚师兄开的时候,似乎撒了什粉。
  “现在去就是死一条,来还是得师兄带下去…”
  偷偷望了一眼个师兄,苏木感觉到了一丝恐惧,手都在颤抖。
  因为个师兄露出了骇人的,似乎在待着什。
  与个温文尔雅的师兄完全不是一个人,苏木连忙镇定下来。
  因为所有人都在找火灵,这一幕有他到了。
  “妈的……”
  苏木飞快远离这里,也加入了寻找当中。
  这座山大,到处都是茂林植,荆棘藤蔓交错纵横。
  苏木小心翼翼的往走,还没走多久,方传来了声响。
  “在这里!”
  “抢,这他妈是我的!”
  “凭什说是的?”
  “谁抢到就是谁的。”
  ……
  苏木偷偷摸了上去,在一处灌木丛隐藏自己,经过缝隙清了方。
  苏木大约十米左右,里站着几个人,手中在争抢着一株草。
  株草与图纸上一模一样,在几个打杂弟子抢来抢去。
  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大伙都往这赶,也加入了争抢中。
  密密麻麻一堆人围在一起,所有人大打出手。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兽吼传出,争抢的人包括苏木,耳朵好似都要爆炸了。
  所有人的双手都在捂着耳朵,火灵也掉在了地上,这时候都没有人去抢。
  一旦手,耳膜就要爆炸了!
  在苏木的左方,一堆灌木丛好似着了火,一阵沙沙声。
  一头野兽窜了出来,这时候声音停了,所有人着这头如蝎子一般的魔兽。
  呆呆地站在地,又好似摁在了地,动都动不了。
  头野兽长得跟老虎大,所有人都没有见过这大的蝎子。
  自从这个野兽出来,这一片地方好似蒸笼一般,散发着可怕的高温。
  而野兽的眼中满是怒火,举起尾巴的毒刺,是瞬间冲到一人面,毒针刺了下去。
  这时候能动的人处逃窜,哭爹喊娘,连滚带爬的逃。
  刺的人瞬间倒下,没了动静,而野兽好似不打算过何一个人,一个刺完又到另一个。
  这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师兄,救啊!”
  “爹,我还不死!”
  “救啊!”
  ……
  苏木着野兽发了疯的处屠杀,胸口一阵跌宕起伏,越来越多的人在他面倒下。
  咽了一口唾沫,苏木了刚刚野兽出来的灌木丛,借着野兽出去的一瞬间,他好似到了一个洞。
  抬头了一眼处追击的野兽,苏木一在深呼吸。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个火灵他是不敢捡了,是趁现在,进去洞里一探究竟,绝对比留在这等杀好。
  “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