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系统你快出来 > 第三章:凝气一层

第三章:凝气一层


  只考了两秒,苏木开始慢慢的移动,尽量让自己静。
  而野兽杀红了眼,一直在四处追击,这时候已经倒下好几个人。
  “阿弥陀佛,万不要一公一母……”
  忐忑不的苏木,一点一点的移动,也是来到了洞口。
  心一横个人钻了进去,洞不大不小,苏木弯腰就能缓缓的进去。
  进来的时候,苏木在洞的前方,看见有一点点红,蹑手蹑脚前走。
  来到尽头,发现一些杂草外,还有两颗火灵果,果子不大,一个巴掌刚好能握住。
  只是表面火红火红的,想争斗一番,苏木拿起一个就嘴里吞。
  果子入喉好似吞了一个烧红的铁块,只有一个觉……
  痛!
  很痛!!
  非痛!!!
  苏木连忙坐下,按照记忆中的口决,一遍又一遍。
  这不是引气入体,而是身体的灵气外溢出,肉眼可见苏木的身体冒起了水蒸气,带着灵气外钻。
  终于不到一分钟后,苏木冲到了凝气一层。
  身体排满了杂质,恶臭无比。
  不过自从达到凝气一层后,那种火烧的觉没有了,而代之是一种非舒服的觉。
  苏木连查看灵气么颜色都不敢,现在可还在虎**。
  可就这么出去,绝对不行!
  苏木当机立断,脱掉衣服后,满地滚一圈,把身上的泥渍都甩泥里,身上也沾了很多泥。
  穿上衣服后,虽然还是臭烘烘的,但是让人看起来就像是连滚带爬弄脏的一样。
  苏木看着地下还剩的一颗火灵果,叹了口气立马选择出去。
  苏木转过身,弯着腰一一退出去,把脚印也抹去。
  不多许来到了洞口,拨开灌木看了一眼,没有看到野兽,倒是外面横竖八躺了好几句尸体。
  火灵果没了?
  没了就没了,这也不是他关心的事。
  苏木小心地钻出了洞口,不敢走正面,就从刚刚那个地方摸去。
  而王边也在某一棵树后,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野兽追击,他在等。
  终于到了原来的置,苏木藏了去,大呼了一口气。
  “这太刺激了……”
  不多许,野兽刺中一个人后,尾巴不翘起来,而是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的王边,终于是蹲不下去了,脚一跺跳了出来。
  正好就跳到了野兽的正面,手中祭出了飞剑,操纵着飞剑刺向了野兽。
  野兽看着极而来的飞剑,钳子一挥。
  “锵…”
  飞剑弹开,飞出一距离,又卷土重来,在王边的操纵下,又一刺向野兽。
  “锵…”
  “师兄,你终于来了!”
  “是师兄!”
  “师兄…”
  ……
  所有在跑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停了下来,慢慢的聚在一起。
  苏木一看这情形,也钻了出去,走到人群中。
  不料,野兽一弹开飞剑后,竟然直冲向了王边。
  看着这极而来的野兽,王边道来不操纵飞剑,果断弃。
  伸出一脚踩中野兽的头,压在了地下,王边眼疾手快双手分抓住两个钳子。
  野兽虽然制住,但尾部的毒针可以自由挥动,卷起毒针,发疯了似的胡乱刺在王边身上。
  “师兄,危险啊!”
  “这怎么办呀?”
  ……
  王边看着这刺在身体的毒针,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不毒针,转头看向人群:
  “你们快下山,我撑不住了,我的腰间有驱散野兽的药粉,快点过来拿着下山!”
  众人看着如此艰苦的师兄,有人甚至哭了出来,有人于心不忍。
  实在是在这一刻,这一副身躯堪比神明!
  所有人无不动落泪,甚至有几个也染,跃跃欲试。
  “师兄,我来助你!”
  “也也要死在一起!”
  王边无语了,但还是痛苦无比的表情,甚至还吐了一口血。
  “走,这野兽你们搞不定的,答应你们的淬体丹,也不道还有没有命去给你们了,走!”
  但还是有贪生怕死的,这时候已经走到身后,从师兄的腰部摸出了一瓶药粉。
  “多谢师兄,在下磨齿难忘!”
  话一说,带头冲了下去。
  而那两个热血青年,此时也已经冲了过去,两人都搬了石头。
  只是还没等扔下去,野兽的毒针一人来一下,纷纷倒地。
  这一幕,看的所有人头皮发麻,也不敢留在此地。
  所有人都开始黑压压的下山了,苏木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师兄,也跟着下山了。
  等到人走后,王边压在野兽头上的右脚一抬,一脚把野兽踹飞了出去。
  王边也不停留,跳上了树干,拿出手里的火灵果,嘴角勾起了满意的弧度。
  “呼…还好毒液用了,不然毒针扎一下,我也得死!”
  拿起火灵果嗅了一下,王边浑身都在颤抖,体内的灵气异跃,扎几下值得了。
  淬体丹不用给,还能落个好声。
  “这帮蠢货以后应该也见不到了,等我入四层,就能升到内门…”
  下山的人都庆幸自己捡了一条命,甚至还有担忧师兄的,不过还是各各家了。
  苏木跟着大军来,却是在索那个师兄这么的目的是么?
  按理说,只要把野兽引开,那个师兄把火灵果拿走就好了,为么还要折返来让针扎几下?
  苏木想不通,干脆也就不想了。
  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不是他进到洞里,天除了生命危险,他么也没得到。
  “狗日的……”
  要不是看那个师兄还有余力,苏木绝对上去踹他两脚!
  “罢了罢了…”
  “谁让我除了帅…”
  “就剩下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精神?”
  为数不多的优点,要好好贯彻到底!
  苏木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去洗了一个澡,到了屋子。
  坐在床上后,苏木盘膝坐下,伸出左手,运起了凝气篇。
  左手抬起,一丝丝火红色的灵气从掌心钻出,带着一股温度。
  掌心织的灵气好似日炎,红色的灵气好似还带着一丝诡异的弧度,就像电一样。。
  “这是么?”
  这不应该是单一的灵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