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系统你快出来 > 第六章:不要杀我!

第六章:不要杀我!


  “也是,进了外门自然道淬体丹是骗他们的,可我后以命相拼,让他们跑,他看出来了?”
  王边看着关上的大门,绪万千,内心斟酌不定,这可不是么好事儿。
  “宗门内不能随便杀人,该怎么个法子…”
  到这,王边也不透气了,又原返了自己的屋子。
  这个王边一看就不是么好人,说不定还会杀人灭口。
  苏木在钱与命之间衡量了很久,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有命没钱,总比有钱没命……
  就这样,苏木开始了他的冲击,一定要进入四层!
  在耗费了30块下灵石后,苏木终于踏入了四层。
  可还是觉得不全,于是又去阁购买了大量的飞剑。
  看着极缩减的钱包,苏木这一没有感觉到心疼,只觉得身家性命又得到了一丝障。
  而王边终在陈华的施舍下,得到了一枚破体丹,也顺利进入了四层。
  他可以现在就去内门报到,但是这个从杂升到外门弟子的苏木却让他寝食难。
  宗门虽不能自相残杀,不过在阿华的帮助下,王边也到了一条计策。
  这天王边拿着一枚破体丹来到了苏木的门口,露出了温文尔雅的面容。
  对他来说,只有死人能让他心。
  伸手敲了敲门,王边静静地等在门外。
  苏木从坐中醒来,下床来到门口,开门之后,看到了王边。
  “呵呵,师弟,那天师兄与那野兽激战,虽然你们下了山,可师兄也身重伤,辽养了一个月,这恢复了过来,那天看到师弟,师兄也没准备好破体丹,一到天,师兄腾出手来,第一个就起师弟了,一个月不见,师弟竟然晋升了外门弟子,是可喜可贺。”
  王边看着开门的苏木,一副热情洋溢的开口,还将手中的破体丹递了过去。
  苏木看着眼前的破体丹,没有,那枚丹药跟他见过的全不一样。
  正来说破体丹体呈紫色,而王边手上那一枚却是绿色的。
  这要是没毒,死苏木都不。
  不过眼前的王边跟他一样,也踏入了四层。
  看着伸出的手僵在半,王边皱了皱眉,也不。
  苏木却是淡淡一笑,推脱道:“谢过师兄好意,破体丹如此珍贵,留给师兄自己吃好了!”
  王边闻言眼中精芒闪烁,左手伸出一把抓向苏木的下巴,右手的丹药就要往嘴里塞。
  虽然同为凝气四层,但苏木的单灵属性,注定了灵气比他深厚。
  眼看要动手了,苏木急后退,躲开了那一爪。
  见一爪落了,王边把手了来,微眯着眼看着后退的苏木。
  这是么宝贝?
  在他的认中,没有人可以在一个多月就从毫无修为的人,蹦到跟他一样的四层,就算是陈华也一样。
  眼前的苏木绝对是得到了么奇遇,这躲过了他的攻击。
  既然这样,他也不好下手。
  到了这一,也算撕破脸皮了,王边一挥衣袍大离去。
  看着离去的王边,苏木也在索,怎么能悄无声息的干掉他?
  都到这个份上了,要不是宗门内不能自相残杀,可使这样,还是动手了。
  此人绝不能留,该个法子了……
  “冷静,他敢对我动手,说明他看不出来我到了四层,而我又能躲开他的攻击,绝对认为我有么宝贝,道有宝贝可不会告诉人,这样一来,按照推理,他会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悄悄干掉我,好,那就送上门去!”
  定主意,苏木第二天一早,随意的出门,来到执事堂,领了一份务,了一定押金。
  拿到务后,苏木大摇大摆地出了宗门,自顾自的行走。
  一走出了一个山头,苏木停了下来,就地坐了下来。
  看似在坐,实际在等人。
  “师弟,这你都敢跑出来,师兄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好了,有么宝贝出来吧!”
  王边看到苏木领了务出宗门,连忙也领了一个务紧跟其后。
  这个地荒无人烟,正好干些见血的事儿,那小子停下来刚刚好。
  刚停,王刚就忍不住跳了出来,他已经迫不待要得到他的宝贝了。
  苏木看着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师兄,露出了它的面目,多少有点手抖。
  “师兄,你这是么意?你要么我都可以给你,不要杀我!”
  苏木一脸便秘,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手都在抖,这是紧张的。
  毕竟第一杀人……
  一看到这幅模样,王边也乐了,慢慢的走了过去,终还是个小屁孩。
  苏木看着一走进的王边,心里在默数。
  十…
  …
  八…
  …
  …
  ……
  默念到时,苏木微眯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浑身气势骤然一变。
  伸手一拍储物袋,顿时幻化出一把飞剑。
  飞剑在苏木的操控下,好似一把脱弓的利箭,只是一瞬。
  飞剑穿透了王边的身体,难以置的看着身上的洞口,王边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实在是太快了,如没有储物袋,如王边不是那么轻敌,也许王边还有反应的可能。
  这从身后拿出来,和从储物袋拿出来,本就是两事儿。
  重要的还是下了戒备。
  看着眼前倒下的人,原本还抖着的手,这一刻静了下来。
  也许是出于对尸体的尊敬,也许是看不上王边身上的东。
  苏木没有搜身,而是掐决丢了一个火球术。
  看着眼前的燃燃大火,苏木擦了一下飞剑的血,转身离去。
  这一的一个月,苏木又去搜罗了一车的破烂,这到宗门。
  “看,又是那个叼毛!”
  “笑死我了,天天往宗门里搬垃圾!”
  “人都是带一些好吃的好玩儿的,他倒好,一车破烂不够,又来了一车。”
  “是好奇他在么!”
  “哈哈哈哈…”
  ……
  苏木有储物袋,也不是没试过里面,里面了钱,也就是灵石。
  这些东进去,居然会从灵石上吸灵气,这他哪敢……
  苏木猜测可能是的久了,灵气失,旁边有灵气,那不得吞了温养。
  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只能这么搬了,笑就笑吧。。
  “你笑我破烂?”
  “我笑你没钱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