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能掠夺别人气运 > 第四十八章 李沐对自己人生的一点小补充

第四十八章 李沐对自己人生的一点小补充


  你苏建章也是,好好的战前动员,你随便说几句不就行了,怎么还扯上我了,还给我刷了这么多的好感,你这不是找死吗,真不把自己家业当回事啊!
  发现自己的好感一直在增加,李沐冷汗都流下来了,不行,可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
  “其实我也没有宗主说的那么伟大,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宗门弟子。”
  发愁的李沐本想自己随便说两句,然后研究怎么挽回好感加一的后果,结果一句话说完,脑海里突然多出来了几个提示。
  【狄龙因对你好感-1,你的剑道资质+1,狄龙气运+1】
  【狄虎因对你好感-1,你的悟性+1,狄虎气运+1】
  【袁弘对你好感-1,你的体质+1,袁弘气运+1】
  ......
  什么情况?羡慕嫉妒恨来的也太快了吧,宗主不就是给我的事情稍稍润色了一点点吗,这就开始酸了?
  哎~这几个名字怎么有点眼熟?
  李沐没有再说话,朝着广场瞅了过去,他想看看到底是谁,在他刚说话的时候就对自己减好感。
  你别说,这一扫之下,还真看到好几个人,他们面红耳赤,气愤填膺的看着自己,感觉自己好像得罪过他们一样。
  而且很神奇的,李沐看着他们有一种眼熟的既视感。
  在脑海中简单的搜索了一圈,李沐突然想起来,这不就是当初自己在竹林里殴打的几个人吗。
  合着他们没记住自己的样貌,记住自己的声音了?
  看到脑海里陆续的几个好感减少的提示,李沐脑海中灵光一闪。
  我可以把他们的气运给刷上来啊,虽然季青柠当初挺惨的,但是得的好处也不少啊。
  尤其是之前不是有个对自己好感减少到原地顿悟的么,这要是把他们的气运整出来,宗门不就有救了?!
  只一瞬间,李沐就做出了这个决定,他整了整衣服,做出一副谦谦有礼的样子,开始了他的表演。
  “其实我的经历,宗主大人已经简单的说了一些,我就做一下总结把,毕竟大家对我的了解不够透彻。”
  “我从出生的时候,就是一个乡下的小孩,那时候别说修仙了,连顿饱饭都吃不了,当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一口肉......”
  就这样,李沐站在讲台上,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了他修仙之前的人生经历,这一讲,就是两个时辰,太阳从一开始的旭日东升,变成了艳阳高照。
  李沐不停的说着自己小时候的事,甚至把内容缩小到抓一只蚯蚓,都能给你扯个十来分钟,然后顺带发表一下人生感悟。
  紧接着又引出蚯蚓的一生,蚯蚓的思想,蚯蚓为何变成两半还能不死。
  这么着说了半个小时,然后才把抓蚯蚓的事件讲完,然后又是拿着蚯蚓去钓鱼,推开门后,看到了家门口的两颗树。
  然后话头一转,又开始说起了树的事情,就听他说家里有两棵树,一颗是枣树,另一颗还是枣树。
  然后他就开始引申,说当时他家门口的两颗树为什么都是枣树,为什么自己不给大家直接说家门口种了两颗枣树。
  这两颗枣树又代表了什么意思,当时自己的内心思想,社会的局势。
  然后说着说着,又引出了枣树上的鸟窝,然后又说为什么旁边明明有别的树,这个鸟非得在枣树上造窝。
  这个鸟的心理活动,鸟对这个世界的看法等等,鸟说完后就是鸟蛋,又引申出为什么这个鸟在这不多不少正好下了这几个蛋,它是怎么想的。
  然后鸟是怎么破壳的,破壳之后的事情......
  台下的弟子们,从一开始的热情澎湃,无限好奇,慢慢的变成了百无聊赖,怀疑人生。
  现在他们对于李沐的英雄崇拜早就没有了,只想着李沐能早点结束演讲,让他们的耳朵休息一下。
  但是李沐就是不松口,不停的说着没营养的话,然后各自引申,各自诉说社会环境,自己对世界的看法。
  中间苏建章几次想开口打断他,都被李沐不着痕迹的给无视了。最后气的苏建章扭身坐在了椅子上喝起了茶水,开始闭目养神。
  而苏媚等一众长老,一开始也是饶有兴趣的听着,最后也都撑不住了,坐在椅子上要么聊天,要么睡觉。
  随着日上三竿,李沐终于把蚯蚓,枣树,鸟,鸟蛋,鸟窝的建造工艺,树的生长趋势,树叶的光合作用说完。
  这个时候李沐才抽出了一点时间,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茶壶,喝起了水润喉咙。
  看到李沐的动作,不仅站在地上的弟子们,台上的长老们都激动了了。
  这一下说了几个小时的战前动员,可比苏建章猛多了。
  这战力早就超出了他们的承受极限,现在看到李沐终于停下来了,都以为这次站前动员要结束。
  可李沐润了润喉咙后,看着台下“激动”的众人,又笑眯眯的说了起来。
  “然后我就拿着蚯蚓,去河边钓鱼了......”
  嗯,李沐丝毫没有要结束的意思,说起了他钓鱼的事情,然后又是各种引申。
  当时的环境对他的影响,他的各种行为,当时为什么这么做。那些鱼儿的心情,鱼儿对社会的想法云云,一个钓鱼的事,巴拉巴拉又讲了几个小时。
  对于自己的絮叨,李沐不仅没有感觉到羞愧,反而兴致越来越高。
  尤其是听到脑海中不停的响起XXX对自己好感减一的提示后,更是犹如打了鸡血一样,越加的絮叨起来。
  其实这样搞,不仅台下的人难受,他李沐也是很难受的,毕竟别人只需要站那听就行了,但是他得讲啊,得各种编剧情,各种引申,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苦力活。
  原本他不想这么搞的,之前就想着站在讲台上来一句:恕我直言,在站的各位都是垃圾,然后无限嘲讽。
  虽然这样的效果最好,而且不费时间,但是他怕被人打死。
  而且宗主刚把他的英雄人设树立起来,他在这么的群嘲的话,哪怕宗门保得住,他也有被人敲闷棍的风险。
  所以思来想去,李沐还是采取了上学时校长讲话的套路,虽然累一些,但是安全,人最多说自己过于絮叨,但绝对不会和他不死不休。
  将钓鱼的事情讲完,他又开始讲起拿着鱼往集市走的事情,而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刻了。
  虽然都是修仙弟子,一天不吃饭不碍事,但是这种噪音污染是真的折磨人。
  乃至于苏建章这个擅长长篇大论的人,都有点受不了,但是一想到这是天命之子的首秀,他也不好意思强行中断,只能安耐着性子,不停的安抚各个长老。
  而整个广场上,除了李沐在那兴致勃勃,几乎所有人都面若死灰,甚至于有的弟子都在心里祈求天意门赶紧攻打过来,让他们结束李沐的战前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