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人类扮演游戏 > 第十一章 夜访

第十一章 夜访


  打发走了女接待,杨乾坤关上了房门,随后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房间,确定没有窃听器和监视器等东西后,才冲林九霄道: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我刚才仔细观察过了,走廊里全是监控,没有死角,而且没有任何障碍物能够提供掩护。我们想要从走廊走过去潜入萧潇的房间是不可能的!一旦被发现,他们很有可能就会向周满良告密!”
  “四年的时间,足以让他收买这间疗养院的每一个人......”
  林九霄打开窗户伸出头去望了望,随后关上窗户,脸上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既然不能从走廊通过,那就换一条路走,我们房间下面就是萧潇的房间!”
  “怪不得你选择这间房,你要从窗户走吗?可是等到晚上,他们肯定会把萧潇房间的窗户关上,你从外面怎么打开?破窗而入造成的动静太大了吧?”
  “身为特殊部门的成员,要是连扇窗户都打不开,那我还搞个屁啊!回去养猪算了!你放心,我自然有办法打开它!等到半夜我就动手!现在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
  时间即将到达0点,靠在沙发上的林九霄猛地睁开了眼睛。
  冲着一旁的杨乾坤点了点头,林九霄轻轻打开窗户,如同一只矫健的猴子爬上了窗台。
  此时的疗养院在夜色下显得十分寂静无声,只是依稀之间还能听见某些疗养院老人含糊不清的梦呓。
  借助着排水管和墙面的凸出部分,林九霄成功来到了下层的窗台上。
  “我果然还是太弱了,现在我的能力也就只能用来开开锁而已......”
  看着紧闭的窗户和拉上的窗帘,林九霄蹲在窗台上有些无奈,观察了一会儿后,他伸出手很快就打开了窗户。
  弓着身体,林九霄轻巧地落在了屋内,他戴上了特制的夜视眼镜,原本漆黑的屋子在眼镜的帮助下亮了起来。
  “这眼镜倒是很好用,嗯?!”
  床上躺着的女人一下子吸引了林九霄的注意:她穿着蓝白色的病号服,面容苍白枯瘦,脸颊和眼窝均有不同程度的凹陷,干枯的头发十分杂乱,身上还有几根铁链缠绕将她死死固定住。如果不是因为林九霄见过萧潇的照片,他很难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萧潇。
  “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这是周胖子指使的吗?怪不得探望需要家属同意,如果不是用这种手段,就算是她在这里被人活活折磨死了,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财产已经到手,却还花这么多钱吊着她的命,不停折磨她,如此说来,只剩下一种可能了,周胖子肯定有人格分裂症,和萧潇交易的那重人格,现在可能不占主导地位了......”
  林九霄正在思索,走廊突然传来了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他赶紧躲进了一旁的柜子里。
  透过柜子的缝隙,林九霄看见一个戴着口罩,穿着蓝色护工服的女人打开了房门。
  女人手上还端着一个盖着白布的铁盘,她进来以后,轻轻关上房门,随后轻车熟路地打开了病床边的小夜灯,将手中的铁盘放在桌子上。
  看了眼床上的萧潇,女人掀开了铁盘上的白布,从铁盘上拿出了一根导食管,掰开萧潇的嘴巴,插了进去。
  “嗯?大半夜还要给病人喂食吗?”
  林九霄在柜子里看的一头雾水,然而只见女人接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眼熟的红色药片。
  林九霄瞪大了眼睛,差点惊呼出声,“那是?!”
  红色药片被扔进了导管里,很快就落入萧潇嘴中不见了,女人投完药片,连水也不知道喂,赶紧拔出导管,收拾东西离开了,前前后后花费的时间不超过5分钟。
  随着走廊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林九霄这才从柜子里钻了出来。
  看了眼房门的位置,林九霄有些疑惑:“那个女人投完药片以后就显得十分紧张,她在害怕什么?”
  一时之间,林九霄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管了,把萧潇带走,化验一下,就能搞清楚那红色药片的成分和用途,这药片是个很关键的东西......”
  想通了这一点,林九霄的手伸向了萧潇身上的铁链,只是双手刚刚接触到那铁链,林九霄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这链子,有问题!”
  林九霄费劲力气想要挣脱,可是已经太迟了,铁链散发出一种诡异的力量,将他完全压制住了,与此同时,萧潇整个身体周围都涌现出一种扭曲的感觉,跟周胖子身上发生的情况一模一样!只是那扭曲之中涌现的黑暗并没有周胖子那么强烈。
  这股黑暗触碰到铁链时,仿佛受到了压制,原本扩张的黑暗被限制了,然而由于距离太近的缘故,林九霄的手还是沾染上了那股黑暗。
  一种刺骨的冰寒从那只手上传来,黑暗很快借助着这条手臂,攀爬而上。
  不过短短十秒不到,林九霄整个人都被黑暗所吞噬了,然后,完全消失!
  吞噬了林九霄以后,那股黑暗似乎又受到了铁链的限制,很快缩回了萧潇身上。
  房间彻底安静下来,仿佛什么事都从未发生过一样。
  ......
  “田密!请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快点醒醒!班主任让你回答问题呢!”
  “嗯?”突然被人推了几下,林九霄缓缓醒来:“怎么回事?这么多人?”
  看着一群人看着自己,林九霄有些懵逼。
  “上课睡觉!田密你给我滚到最后一排站着!好好清醒清醒!”
  林九霄还没回过神来,只见讲台上的中年女人冲他呵斥道。
  “你是在叫我吗?”林九霄回过头望了望,发现自己坐在最后一排,后面并没有其他人了。
  此言一出,顿时哄堂大笑。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睡傻了吧?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认识了?”
  “肯定是,连老班的课都敢睡觉!这不是找死吗!”
  中年女人的眉头皱的老高:“除了你,我们班还有第二个叫田密的吗?!赶紧给我滚后面去站好!”
  林九霄一头雾水,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第一排一张熟悉的人脸,他惊讶地长大了嘴,吐出两个字:
  “萧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