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人类扮演游戏 > 请假一天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没有时间了,能研究的,我们都已经尽力研究出来了。推测距离大规模爆发,也已经不远了......”
  穿着军装的中年人眉头紧皱,显然面前研究员的话让他很是烦躁。
  良久,他长叹了口气,微微转过头看了眼窗外繁华的夜景,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该来的总会来的,这么多年的谋划准备,我们终将赢得这场战争......”
  没多久,这栋大楼的最顶层办公室便下达了命令,整栋大楼都随着这条命令陷入了忙碌中。
  ......
  “那个,帅哥,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我们可以线下见面的!”
  “嗯?都22世纪了!一个虚拟头盔就能满足你的聊天需求!还有人用手机?恕我直言,这年头还用手机的,都是些笨比!”
  林九霄有些无语,本来游戏里就可以交易的道具,面前这个女玩家非要他的手机号。
  这单生意果不其然黄了,林九霄刚想开始下一单任务,游戏里忽然传来了通知:
  “亲爱的玩家们!感谢大家陪伴《试炼》的这十年!在这十年里,我们与全球数十亿玩家度过了难忘而辉煌的十年,即日起,《试炼》将开启大规模更新,预计更新时间半个月,请大家敬请期待!另外,官网会有豪华礼包免费赠送,《试炼》全球排行榜前100名的玩家,还将会得到我们送出的全新游戏头盔一个!详情请见......”
  林九霄摘下自己老旧的游戏头盔,脑海却还在回想刚刚得到的信息:“全新的游戏头盔?那估计得好几万块吧,可惜了,要是我早出生几年,哪还轮得到他们......”
  前100名的奖励让林九霄十分心动,然而他只不过是个中途才加入《试炼》的新人,接触《试炼》也仅仅不到1年而已,比起那些十年老玩家们,无论是资历技术还是等级,他都是远远不如的,在全球排行榜上,他连前十万名都没进,更别提那金字塔顶端上的100号人了。
  将游戏头盔丢到桌上,林九霄脸上满是愁容:“更新半个月,这可怎么活啊,我这辣鸡公会可没有底薪这一说法,更新让我做不了任务搬不了砖赚不到钱,这个月生活费和房租怎么办?”
  哀嚎了一会儿,林九霄从自己的床底下拿出了一个蛇皮袋子:“明天就是月底了,如果明天交不上房租,可恶的周胖子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想了想房东的丑陋嘴脸,林九霄忍不住头皮发麻。
  他所租住的地方位于大槐市城西靠近郊区的一块拆迁楼区,早先这片区域被某个开发商用大价钱买了下来,计划搞什么大工程,然而工程才开始几个月,这个开放商就莫名其妙的意外身亡,工程自然也被搁置,后来这片区域便至此成了无人区。
  而林九霄嘴中的周胖子,便是这片无人区域仅剩的房东,因为周围都是无人区,周胖子的房屋租金非常的便宜,一个月不过800块钱,对于如今这个辣条都好几块钱一包的年代来说,已经是整个大槐市或者说是全国最便宜的了。
  “明知道我是唯一的租客,死胖子还不知道对我好一点,特么的,要是我受不了跑路了,我看还有谁租你的破房子!”
  林九霄骂骂咧咧的收拾完毕,将蛇皮袋子揣好,刚打开房门,就看见自己的房门口放着一个黑色的礼盒。
  “嗯?”
  在昏黄的走道灯光下,突然出现一个精致的礼盒,怎么看都显得十分诡异,这种包装一看就价值不菲,跟他这种住在无人区的贫民来说,根本扯不上关系!
  “给我的吗?”来不及多想,礼盒上面贴着的标签吸引了林九霄的注意,标签收件人一栏上面赫然写着他的名字。
  犹豫了一小会儿,林九霄最后还是将礼盒拿进了房间。
  将礼盒拆开,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黑色的游戏头盔,良好的金属触感,加上头盔上印着的标志,让林九霄一下子懵逼了。
  “这标志是《试炼》的,官方给我寄了一个全新的游戏头盔?!”
  “说明书啥的都没有,只有这个游戏头盔,看来官方肯定在这个头盔里准备了彩蛋!”
  想到这里,林九霄就准备戴上头盔体验一番,就在他刚刚拿起头盔时,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了某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嗯?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林九霄眉头紧锁,努力回想着,然而好半天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等到林九霄回过神来,已经过去了快10分钟,看了眼时间,林九霄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可恶,我真不是个东西!玩游戏怎么能分心呢!”
  说着,他毫不犹豫地戴上了游戏头盔。
  此时就算有人提醒林九霄明天就要交房租,不然可能会被扫地出门睡大街,估计也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什么?明天就要交房租?不然就要被扫地出门睡大街?呵呵!不要慌!我反手就戴上游戏头盔躺沙发上玩它一波游戏,看房东怎么说!”
  “诶!这个房东他不讲武德,头很铁!居然真的把我扫地出门了!呵呵,不要慌!一个月房租不用交了,这波我血赚!诶,就很舒服!”
  书归正传,林九霄刚戴上游戏头盔,便出现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四周是一望无际的黑暗,而在他的正前方,有着一扇发光的门。
  “厉害!果然是全新的游戏头盔,这体感和视觉效果都直接拉满!”
  林九霄快步走向那扇发光的门,他很想知道,官方究竟准备了什么惊喜给他。
  他的一只脚刚刚踏入那扇发光的门,一阵寒意便从那只脚的脚底袭来,迅速涌进四肢百骸。
  惊悚的感觉让林九霄下意识地就要收回那只脚,可此时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全身都麻木得无法动弹!
  原本泛着白色光芒的门,此时开始诡异的泛起了红光,从浅红到深红,最后彻底变成了血红,就如同,触动了某种恐怖的机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脚下的地面开始震动,崩塌的声音从四周传来,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传来,林九霄想要逃离,却动弹不得!
  密密麻麻的裂痕已经到达了林九霄脚底的地面,然而他根本无法进入那扇光门!
  终于,地面彻底塌陷,林九霄随着破碎的地面掉入了深渊,只剩下那扇屹立的光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