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人类扮演游戏 > 第二十三章 红色的画

第二十三章 红色的画


  “周满良!?”
  看见这个人影,林九霄有些惊疑不定,加上有着夜色的保护,他看不清对面那个人的脸,但是从体型和感觉上面,林九霄认为这个人影就是周胖子!
  对面那个人影似乎也看见了林九霄,他冲着林九霄挥了挥右手,好像是在问候,又似乎像是在告别。
  等到林九霄眨个眼的功夫,那人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走了。”
  见到林九霄有些激动的样子,被抱住的刘小年忽然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
  “你认识那个人?”
  刘小年的反应让林九霄更加惊讶。
  刘小年却没在理会他,只是低下头不再说话。
  等到杨乾坤把刘小年从栏杆上抱下来,危机终于解除了,林九霄将刚才的发现告诉了杨乾坤。
  “林先生,您说刚才看见了周满良?”杨乾坤被这个发现也是震撼的不行。
  “是的!如果这几起案子也是他所策划的,那么一切的蹊跷便说得通了!”
  “我马上去查对面大楼的监控!”
  “不用了!他拥有的特殊能力很可能跟瞬间移动有关,查也查不出什么来!当务之急是确保这些孩子的安全!”林九霄拦住了杨乾坤。
  “可是他为什么要杀这些孩子?就算要杀,也应该是从刘小年开始动手才对!难道说是因为刘小年在医院,他不好动手,这才一直拖着?可今天他又是如何把刘小年引到天台的?”
  案子的棘手程度超过了杨乾坤的想象,尽管有着多年的办案经验,但是现在的杨乾坤觉得,这几起案子比4年前的那件还要诡异。
  “杨队长,你不用太多操心了,周满良拥有特殊能力,本来也不是你们普通警察能够对付的!这件案子,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的!”
  沉默了一会儿,林九霄开口道。
  “我们兵分两路,你带刘小年回警局,我来追查周满良!”
  闻言,杨乾坤叹了口气:“如此只能麻烦林先生你了!拜托了!”
  杨乾坤也不再多言,牵着刘小年的手就朝楼下走去。
  林九霄停在原地,他盯着刘小年的小小背影,心中竟然觉得有些凉意。
  “周胖子用这样的方式和刘小年见面,既不像是来杀他,也不像是来救他的,而是更像一种探望!”
  “那个孩子的精神状态确实不好,对周围的人都充满了戒备和不信任,他既然肯为了周满良开口说话,那么说明两个人已经认识了一段时间了,而且刘小年对周胖子是充满信任的!”
  “但是周胖子为什么要来见一个7岁的孩子?难道说他迫不得已杀了刘小年母亲灭口,为此充满了愧疚和悔恨?”
  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个想法,林九霄突然觉得自己十分可笑。
  ......
  杨乾坤带着刘小年去办出院手续,而林九霄则是来到了刘小年的病房里收拾东西。
  “这孩子怎么把彩色笔涂得到处都是?”
  见到这个沾满红色颜料的书包,最近神经敏感的林九霄差点还以为是血迹,他打开书包,想要把零散的书本装进去,然而书包里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几张充满着红色的画:
  第一幅画的是一个人悬浮在大楼顶部,而一只手从大楼里伸出来掐着他的脖子。
  随后第二幅画画面开始了变化,那只手消失了,那个人笔直的从楼上掉了下去。
  第三幅图内容最简单,一栋大楼下面,一个人躺在一大片红色的地上。
  “这是?!”
  林九霄压抑下心底的惊骇,继续看下去。
  第四幅图则是一个人站在水池边,另一个人将他的头按进了水池里,被按进水池的人使劲挥动着双手,似乎是在剧烈挣扎着。
  然而下一幅图,这个人停止了挣扎,头朝下一动不动的泡在红色的水池里,另一个人则不见了踪影。
  看到这里,林九霄已经肯定,这几幅画就是高培和赵壮壮的死亡过程,只是刘小年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还将他画了出来?
  “难道是周胖子告诉他的?”
  林九霄的目光来到了最后两张画:一个人骑着电单车,而他的身后,一个体型庞大没有五官的黑色怪物正在张牙舞爪地追赶着他。
  下一幅图画面一转,只剩下一辆电单车倒在地上,而那个人已经躺在了红色的血泊中。
  “高培和赵壮壮都是在学校被杀害的,分别被人从天台丢下和按在水池中溺亡,至于郭明则是骑电单车被一个怪物追赶致死。”
  “但是如果郭明和电单车是被怪物拍飞出去死亡的,并非电单车超速死亡,那么为什么尸检报告和现场勘察报告没发现任何痕迹?”
  “还是说这些画仅仅只是刘小年的臆想?半真半假?郭明的死亡真相又是什么?”
  “如果真的是周胖子告诉了刘小年这一切,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一切都是刘小年希望看到的!否则刘小年不可能是这样一幅神态!”
  “要是这个推测成立,那么杀人动机来源于刘小年,而动手的则是周胖子吗?”
  “周胖子为什么要帮刘小年杀人?还是说,他们两人达成了某种交易?又或者,刘小年手里握有周胖子的把柄或是想要的东西?”
  就在林九霄思考的时候,杨乾坤带着刘小年来到了病房:“林先生,这孩子的东西收拾好了吗?”
  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林九霄赶紧把书本和画装进了书包。
  “收拾好了!杨队长,注意安全!如果发现周满良的踪迹,一定记得先通知我!”
  林九霄嘱咐了几句,眼神却一直观察着杨乾坤身旁的刘小年。
  刘小年对这一切似乎都不感兴趣,他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见刘小年这幅样子,林九霄忽然觉得一阵恶寒,如果他的推测成立,那么这幅稚嫩的皮囊下,可能住着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
  从医院门口和杨乾坤分开,林九霄看了眼手上纸条,那是他刚才查阅到的刘小年的家庭住址。
  “建设村,6排,4组,7号。”
  “建设村距离联投街好像挺近的,但愿能有些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