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人类扮演游戏 > 第二十四章 ‘温馨’的家

第二十四章 ‘温馨’的家


  “应该就是这里了!”
  眼前的院落门前满是杂草,只有一条碎石子铺成的小路抵达门口,红砖砌成的墙面缝隙长满了青苔,锈迹斑驳的铁门上缠绕着一把铜锁,透过铁门,能看见院里还晒着几件衣服和些许萝卜干。
  天色大亮,温暖的阳光倾洒下来,给这方本来破败的贫困区带来了些许生机。
  “环境还不错嘛!”林九霄打量了一下四周,随后将手伸向了铜锁。
  斑驳的铁门被缓缓推开,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走进院子,林九霄发现院里的地面上有着大量黑色灰烬。
  他蹲下身去,伸出两根手指捻起些许黑色灰烬,放到鼻子前嗅了嗅:“这些灰烬似乎是焚烧衣物后产生的,只是按照这些灰烬的数量来看,焚烧的衣物应该不少,可是对于刘小年这样的贫困家庭来说,为什么要选择将衣服烧掉而不是二次加工?”
  林九霄嘀咕了几句,随后站起身,朝里屋走去。
  木质的房门紧闭着,只是木门中间有着明显的凹陷痕迹,这些凹陷痕迹显得有些陈旧,仿佛是日积月累下形成的。
  “似乎经常有人砸刘小年家的门?”
  呢喃了几句,林九霄再度打开了房门,随着房门的开启,一股夹杂着潮湿气味的空气流通了过来,林九霄眉头微皱,屋子里的地面十分湿润,时不时还有点点水滴从天花板上滴落下来,一段时间的不通风加上漏雨的屋顶,形成了现在这种难闻的空气。
  灯泡闪烁了好几下这才完全亮起,破烂老旧的家具在昏黄的灯光下竟然显得有些温馨整洁,给林九霄一种诡异的感觉。
  深绿色的旧沙发扶手处有着诸多被烟头烫过的痕迹,木质茶几上则有数十道深深的划痕,似乎是刀之类的利器留下的,而茶几靠近沙发一侧的边角也被敲掉了,似乎是被重力击打所致。
  几张椅子的结构也十分松散,似乎是被经常摔打过。
  厨房灶台上放着两个铁碗和一个塑料盘子,地上则是几个已经开始发芽的土豆。厨具还是比较齐全的,只是让林九霄疑惑的是,他找了个遍也没找到厨房必备的菜刀。
  注意到这一切,一个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拿着匕首,喜欢锤桌子、摔东西的暴躁人形象出现在了林九霄脑海中。
  “这些痕迹都很旧,应该是长期以往留下的,造成这一切的这个人,是刘小年的父亲吗?”
  “据杨乾坤所说,刘小年的父亲刘俊死了刚刚一个月而已,可我在这屋里,连一张遗照和一件男人的衣服或者鞋子都没发现......”
  “院里焚烧掉刘俊的衣物可以理解,可是屋里也清理得如此干净,连张遗照都没留下,仿佛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彻底将刘俊留下的一切抹除一样!”
  林九霄抚摸着茶几上的划痕,一个大胆的念头出现了:
  “刘俊的年龄正值壮年,而他的死因似乎只有刘小年的母亲秦佩玲知道!”
  “自己正值壮年的丈夫死亡,秦佩玲没有选择报警而是直接举办葬礼下葬,本来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这么说来,杀掉刘俊的是秦佩玲?或者是,周满良?”
  秦佩玲已经死了,周满良不知所踪,就算现在知道了刘俊的死跟两人脱不了关系用处也不大,林九霄有些失望,他原本以为,能在这里找到某些东西:比如说秦佩玲给萧潇喂食剩下的神秘红色药片,又或者周满良想从刘小年一家人身上得到的一些物品......
  再度搜索了一遍,林九霄也没得到其它有价值的线索,他退出屋子锁好门,走出了院落。
  “你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小偷?!”
  一个沙哑的声音冷不丁从身旁传来,原本正在给铁门上锁的林九霄吓了一跳。
  他循声望去,只见身旁不远处站着一个拿着篮子的老婆婆,林九霄看着她一脸的警惕神色,顿时知道自己被误会了,他赶紧摆手:
  “老人家,我不是小偷!”
  “不是小偷?那你背着个包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小玲一家都已经这么苦了,你还要去偷他们家的东西!你简直丧尽天良!畜生啊!”
  老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林九霄害怕老人呼叫过来一大波吃瓜群众,赶紧走上前掏出了自己的证件:“老人家,我是个便衣警察!是来调查秦佩玲的案子的!”
  尽管老人眼睛不好,但是见到小本本上面的国徽和林九霄的神态,她有些惊疑不定。
  “为什么要查小玲的案子啊?她犯了什么事?”
  林九霄一愣,恍然大悟道:“秦佩玲已经在三天前死亡了!我们警方正在调查当中!”
  “什么?”老人睁大了眼睛,身体都颤抖起来,似乎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林九霄赶紧搀扶住了她,害怕她摔倒。
  好一会儿,老人才从这个消息中缓和过来:
  “小伙子,小玲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这个女娃太可怜了!刘俊那个畜生死了以后,我以为她和小年的好日子就要来了,谁知道啊!她如今也走了,那么岂不是就只剩下小年一个人孤零零的?!你们可一定要把凶手绳之以法啊!不然小玲死不瞑目啊!”
  老人抓住了林九霄的双手,颤颤巍巍的激动模样,林九霄闻言灵机一动:“老人家,你能跟我讲讲刘俊他们一家的情况吗?这可能帮助到我破案!”
  老人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刘俊他们一家,是十年以前搬到这里的!”
  “那个时候啊,小年还没有出生,刘俊也还是个很勤奋的小伙子!”
  “他和小玲啊,生活虽然贫穷,但是两人感情很好,日子也还算幸福。”
  说道这里,老人似乎想起了一些遥远的美好记忆,脸上的神情都缓和了许多。
  “也就是在小年出生后不久,刘俊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他开始夜不归宿,和一群不三不四的人鬼混!”
  “甚至,还染上了毒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