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蒸汽时代的旧日调查员 > 第七十二章 神秘的呼唤

第七十二章 神秘的呼唤


  方享头顶上的那些藤蔓条,并没有从四楼的大洞追下来,甚至它们徘徊在洞口处时,快速地缩了回去。
  这让他有时间细细打量周围的环境,墙壁和房顶就像是涂抹了一层白色黏膜,在不停地蠕动着,让人看起来极不适应。
  地面上是一滩滩褐色的未知液体,散发着呛人的味道,在液体中还浸泡着残缺的尸骨。除此之外,每滩褐色液体中,都有一只奇怪的黑色大鱼。
  这种鱼的长相非常奇特,就像是鲇鱼和泥鳅的组合体,它的下半身就像粘连在白色黏膜上,上半身从褐色液体中高高直立了起来,警惕地观察周围的一切。
  这种怪鱼直立起来大概有两米,鱼头处有着两撇长长的须子,在空中无风自动地摇摆着,就像是某种探测器一样。
  它的眼睛已经退化得就剩下一条缝隙,整个鱼头最突出的地方,就是它那张无比凶恶的大嘴,里面满是锋利无比的红色牙齿。
  怪鱼浑身也散发着刺激性的气味,那是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非常像是某种腐臭的尸体在封闭空间闲置的味道。
  方享不得不捂着鼻子,小心翼翼地走在蠕动的肠道上,尽量绕开那些拥有冲天黑气的怪鱼。虽然小白有些蠢蠢欲动地跃跃欲试,可是方享还是在心中不断地劝说不能冲动。
  天知道这种怪鱼是不是群居生物,虽然暂时看起来好像有各自的领地意识,但是谁也不知道当个体被攻击的时候,它们会不会群起而攻之。
  方享将文明棍的短剑抽了出来,和小白全身戒备的向前移动,他的行动速度很慢,因为内壁、地面、房顶都在不停地蠕动。
  最关键的是,古树的整体在不断地移动着,所以在内部的方享会感觉有种轻微的地震感,身体总是保持不好平衡。
  好在冲突并没有发生,这些怪鱼好像对活的物体不敢兴趣,它们更喜欢尸体,无论是人的还是动物的,甚至是腐烂的植物同类。这些怪鱼应该是一种奇特的腐食动物。
  方享在顺着白色黏膜的肠道缓缓前行,整体是盘旋向下的,没人知道终点处会有什么在等待,不知是喜是忧。
  突然肠道的下方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力,猝不及防的方享立刻失去了平衡,不断地向下翻滚,根本刹不住身体。
  方享甚至在下滑的过程中,忍不住让小白去缠绕旁边的怪鱼身体,毕竟这种怪鱼的下半身和黏膜壁相连,想必能够阻止被吸入未知的地下。
  然而方享和小白都失算了,怪鱼的身体非常滑溜,身上就像是抹了一层超级润滑油。小白尝试了几次,那些怪鱼轻易地就摆脱了它的纠缠,方享只能不断地向下滑去,被吸入到了肠道的最底端。
  好在黏膜内壁还算柔软,连续碰撞之下,方享的脸都没有破相。也不知过了多久,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方享,终于感觉身体变得腾空,然后一头扎进了身下的褐色河水中。
  这里的水深足足超过了五米,方享用力地在水中扑腾中,还被灌进了两口河水,他感觉大脑昏昏沉沉,根本辨不清前后左右。
  如果此时不慎昏厥,那么等待方享的,将是残酷的溺水。其实溺水的存活率很低,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无法自救。
  小白不断地拍打着方享,它在尽力地拉扯,希望方享能清醒一些,脱离河水最终重获自由。
  好在作用明显,并且方享的水性并不是很差,他终于醒过来了。因为从小在全州这个港口城市长大的缘故,方享下意识的舒展开身体,跟着小白的指引费力地前游。
  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正规的泳姿标准,大家基本上不分什么自由泳、仰泳、蝶泳、蛙泳之类,反而是怎么容易保持节奏就怎么来。
  所以方享的狗刨虽然不够雅观,但是胜在简单实用、易学不累,并且对于呼吸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在大概游了三分钟左右,方享的脚终于能慢慢站起,岸边的河水较浅,仅仅淹没了他的膝盖。
  方享已经临时脱险,他立刻弯下腰,用食指和中指去抠自己的嘴巴,然后压着自己的舌头。如此刻意催吐之下,他开始大吐特吐起来。
  那些褐色的液体应该具有某种毒性,为了不留下后遗症,方享一直吐到冒胆汁,才渐渐停止了下来。
  趁着方享在那里狂吐不已,小白将漂浮在水面上的文明棍捡了起来。当时方享掉到河里时文明棍脱手而出,还以为很难找到呢。
  结果文明棍的材质特殊、也比较防水,幸运地是漂流到了岸边附近。
  小白刚刚捞起了文明棍,下一刻,咣的一声,一个血盆大口从文明棍原来的地方猛然合拢,溅起了无数的水花,发出让人牙齿发酸的巨响。
  MMP!这还让不让人休息了,怎么到处都是危机四伏。没看清是什么怪物的方享,只好先放弃催吐,连滚带爬的狂奔向岸边。
  小白也不由得庆幸动作快,这要是被咬实诚了,就算身体不碎,恐怕也得再次负伤。
  到时候遭罪的还是方享,小白得回到他的身体中用体力和精力进行滋补,那样方享身体的状况只会越来越糟糕,无异于雪上加霜。
  这或许就是变异类超凡者所必须经历和承受的,拥有超凡物品,痛并快乐着。
  方享跑到岸边再次回首时,褐色的河水风平浪静,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只有在文明棍原来地方的阵阵涟漪,在述说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看来水里住着的未露脸生物,和上面的那种怪鱼是不同的品种,下面的这个十分凶狠,会主动攻击一切进入它领地的活物。
  方享仔细地打量着四周,这时他才发现,眼前的环境就像是一个封闭的大洞穴,面积算起来恐怕是洋房的两倍。
  方享抚摸附近的洞壁,那是一种像古老树皮一样的坚硬物质,连手中的短剑都无法留下更深的痕迹,只有浅浅的白印。
  四周是无数绿色的巨大根须,它们粗大结实、长度惊人,看起来是普通藤蔓条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它们蜿蜒着向四面八方延申,在高达十多米的上方钻出了洞壁。
  那些根须的主茎,全部连接着一个巨大的绿色球体,紧密的严丝合缝,犹如一体。
  这个球体表面是一层绿色的薄膜,每分钟发出两次无声的、剧烈的跳动,就如同人类的心脏。
  而随着绿色球体的每次跳动,方享总感觉好像在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轻声地呼唤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