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蒸汽时代的旧日调查员 > 第七十三章 埃洛

第七十三章 埃洛


  埃洛,旧日支配者之一,别称“星之子”、“植物之神”、“藤蔓之主”,祂生活在赛文河谷的地下,形象是一个长有藤蔓状触手的植物型生物,有着近似于人类的高大外形。
  祂曾经居住在克雷雅德星的丛林中,后来这颗星球上的生态系统因某些原因崩坏,这使祂不得不寻找新的居所。
  后来经过时间和空间的搜寻后,埃洛瞄准了人类世界,祂秘密在东大陆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教团——植物神教。
  虽然植物神教的信徒们也会定期向它献祭,但是埃洛为了满足自己的食欲,经常外出捕食天人教会的信徒和东大陆的居民。
  这样的举动终于激起了教会的强烈不满,最终这个发展壮大了三百年的植物神教,在天人教会和东方帝国的联手打压之下,分崩离析、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个可怕到极点的邪神,竟然会选择卷土重来,并且重新苏醒和降临到了人世,这或许是一场无从躲避的浩劫。
  方享顺着那些粗大的根须,依靠小白的攀登能力,一点一点的来到了巨大绿色球体的跟前,看着它每次的跳动和根须的颤抖,方享可以确认这或许就是某个巨大怪物的心脏。
  直到这时,他才能真正的确认,自己所在的洋房,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怪物的身体。而这个植物最核心的心脏部位,并不在洋房的中心,而是隐藏在地下的深处。
  也就是说古树埃洛骗了所有人,祂裸露在外部的嘴和眼睛,不过都是障眼法,真正影响祂生死的巨大心脏,被祂悄悄深埋在了地下。
  也就是说哪怕天眷者苍溪可以无数次贯穿古树埃洛的上半身,实际上也无法杀死对方,因为那里本就不是埃洛维持生命的所在。
  眼前发生的一切,让方享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一本叫做《奇异的航程》的科幻小说,小说中的情形和眼前是极其的相似。
  《奇异的航程》是微观世界题材的科幻小说,作者是科幻巨头艾萨克·阿西莫夫。小说中的故事发生在冷战背景下,一位苏联科学家发明了物质缩小术,这足以改变世界均势。
  他带着这项成果逃到美国,途中被苏联间谍击成严重内伤,生命危在旦夕。主角格兰特带领四位医生,乘上特制的潜艇,一起缩小到了细胞尺寸,然后通过针头从动脉进入科学家体内,拯救他的生命。
  阿西莫夫是方享崇拜的小说家,也就是最著名的机器人三大定律的提出者,“机械伦理学”几乎就是以此为基础建立起来的。
  后来他本人又完善补充了一条第零定律,这些定律至今还影响着全世界的人们。
  第零定律:机器人必须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
  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或者目睹人类个体将遭受危险而袖手不管,除非这违反了机器人学第零定律。
  第二定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给予它的命令,当该命令与第零定律或者第一定律冲突时例外。
  第三定律:机器人在不违反第零、第一、第二定律的情况下要尽可能保护自己的生存。
  不光是其他科幻小说作品中的机器人也遵守这些定律,甚至很多人工智能和机器人领域的技术专家也认同这个准则,他们认为随着技术的发展,机械人定律可能成为未来机器人的安全准则。
  然而操纵着一切的,始终都是人类自己,且不说创造智能机器人的时候,这些条例会不会编入其中。
  就算真的执行,对于复杂和混沌的概念,那些用0和1来想问题的机器人真的能搞懂吗?
  人工智能发展到最后的极端到底是什么?即使在方享穿越之前的时代,也没有看到最终的结局,或许那就是一个潘多拉的魔盒。
  但是可以想象,如果机器人完全拟人,终极逻辑思维也真的诞生,它们和人类的外表相同,内在思维方式也完全一样,那么智慧生命到底又该如何定义呢?
  在方享的心中,有时候他会觉得阿西莫夫骨子里有种深深的自大和傲慢,这或许来自于人类的天性。
  我们创造出的智慧生命,就必须永远成为我们的奴隶,从事最危险的工作环境并且永远没有报酬。
  哪怕未来真的有一天,人工智能远远超越了我们,在任何领域都处于领先,它们也必须提供无偿服务,现实真的会是这样吗?
  这本身或许就是个伪命题,但是我们引申一下。就像某天世界上出现了一个强大的造世主,说人类其实是由祂创造的。
  那么当祂威胁到我们生命的时候,我们是否会反抗创造了我们的神灵呢?
  答案其实不言而喻,在我们看来,哪怕是神灵,在某种意义上也必须和人类平等。祂们没有权力主宰人类的生死,我们也不愿意生活在任人宰割的世界。
  看到了吗?人类就是如此的双标!
  那么机器人三定律,又会不会仅仅是我们的YY呢?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是人类从诞生和拥有智慧的最初,我们更多考虑的还是我们自己。
  或许每一个人都是带着原罪降世的,只是我们谁都不愿意承认罢了。
  圣经原文中没有记载七大原罪,但基督宗教的教义中有,分别是傲慢、嫉妒、愤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迷色。
  人类的原罪可能真的没有那么多,原罪就是我们自己,原罪就是活着。
  或许当我们都不存在了,那么世间的一切罪恶终将会全部抹去,可是这一切,对我们还有意义吗?
  我们死去之后,或许和我们生前一样,那是永远无尽的黑暗。
  我们活着,才能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和糟糕;只有我们活着,才能体会所有的喜悦、哀伤、痛苦和快乐!
  方享就站在巨大绿色心脏的前方,他轻轻地抚摸着那层微微发颤的绿色薄膜,透过这层薄膜,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在绿色心脏里满是液体的水中,浸泡着一个倾城绝色的少女。
  少女此时紧闭着双眸,精致无双的脸蛋上黛眉微蹙,格外惹人怜惜。她的心跳听起来有些微弱,但是却很有节奏。樱唇和琼鼻处不时冒出阵阵小水泡,这些都预示她还活着。
  方享禁不住笑了,他不由得想起和少女第一次的见面,她在人群中如众星捧月般的存在,小脸流露出的是孔雀一般的骄傲和得意。
  当然,还有让自己人生被蒙上污点的一拳!
  人生总有一些不期而遇,虽然缘分和命运会将我们分开,但是总有那么一天,我们还来得及说一句好久不见。
  方享的嘴角微微翘起,手中短剑全力地刺向绿色心脏的薄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