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雾城轮回之地 > 第二十章 追杀永不停止

第二十章 追杀永不停止


  王易和王武快半马人擒住,王武了一顿,王易因为老实就没挨,两个半马人上前把王易和王武捆了个结结实实,因为害怕王易那种手逃跑,用绳子困在了一个半马人的身上,就这么去了。
  上嘻嘻哈哈的,甚至多半马人都来摸一摸王易,搞得王易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宝贝,让这些半马人爱不释手,王易幽怨但却无可奈何,能动,选择原谅呗。
  不一会王易和王武两人带到一个溶洞里扔到一边,王易郁闷了,心自己的斗转星移不可能道弱点的呀,虽然现在还控制不好落点,可是起码也不应该这群土匪道呀,这下好了,成了待宰的羔羊了。
  王武早上又了一顿,鼻青脸肿的在一旁,王易笑但又不好笑,毕竟同是天涯沦落人,谁也没比谁多少,王易奇怪了为么一揍王武,这些天王武天早上都要揍一顿,的王武心里都麻木了,不一会走进来两个半马人,拎起王易捆了捆就带了出去,王易跟着这两个土匪走过弯弯绕绕的溶洞不一会到了个半个足球场的洞穴之中,半马人分两排站立,上面一个半马人马屁股冲着洞口,王易带了进来。
  下排左边的一个半马人走了出来道:“带肉票”王易推了出来,孤零零的站在中间,上方的半马人转过身,王易倒吸了一口气,见一道伤疤从额头划下,一到左边的腮帮子,头上上面的毛都掉没了,左边的耳朵也少了一块,看起来吓人,见那半马人笑嘻嘻的看着王易道:“兄弟们早就听说过天一大人的大,可是兄弟所年前天一大人您死了,若是不看悬赏令还不您又到这重天,天您兄弟们拿了这都是缘分,能不能请天一大人口述,好让兄弟们去新城点值钱东”。
  王易心‘呸,么狗屁缘分,要不是倒霉碰到你们谁愿跟你们有缘分’但是表面还是笑嘻嘻的说道:“好说好说,这大哥一看就道您本事大大的,要小弟么小弟义不容辞,不就是口述么,怎么不行”。
  半马人一听王易的话,笑了出来,‘这小子还挺上道’也不废话,就让那两个带王易来的半马人把王易送了去,还嘱咐手下对王易客气点,毕竟这是自己的财神呀。
  面对曾经的王天一其实半马人还是有些恐惧的,但是一前时间的缉令和天一的传闻和刚刚的触,半马人着要是天一不好搞就认错投降,这没么,可是见了之后这个‘天一’明显就是个战渣,那说明现在的天一没有之前睥睨的霸气,像是变了一个人,一个贪生怕死委曲全的一个人。
  几天过去,送的半马人没有来,半马人首领却得到另一个惊人的消息,新城归了千莲·诺诺罗亚,个八层都掌控,层血都比吉塔·瑞恩统,为惊人的就是三皇窟的加布尔三兄弟列入缉,而三皇窟的虫族骨族和植人族联军的节节败退,龟缩在罗城岌岌可危,但是却因卡布尔的两兄弟带四灵将来得到善,暂时达成平衡。
  到十二月到达罗城,这种平衡破,四灵将十二月重伤,卡布尔两兄弟见了大哥成了茧也是忧心忡忡,现在能守护好罗城等待时机,战争一触发。
  半马人突然觉得这道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局势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突然一阵巨大的冲击,个溶洞上方凭消失,半马人惊慌不已,见泰达带领着黑压压的一片植人族战士出现在半马人领地,领头的半马人走出来望着泰达磕磕巴巴的说道:“泰...达...大..人,这,这,这怎么,事,不小的么地方,得罪,了大人,还望大人告自己,大人手下留呀”。
  泰达也不废话问道:“把天一出来”。
  半马人一听心里凉了半截,但也有些庆幸,幸好没他,怎么来了战部了,这小子还有两把刷子,抓了来了这么多人救他,可惜半马人首领怎么也不到,这些人是来杀王易的。
  不一会王易和王武半马人带来了,泰达一看王武便道他身边的人是王易,虽然有些变化,但是那份欠揍的模样还是没变,说拿出弓箭就拉弓射出一箭羽,王武大惊上前阻拦却半马人捆着身体多有不便,晚了一,见一支箭射中王易,王易那箭的力量拖出数米远,的钉在墙上,那一箭把王易左肩射穿,肩胛骨碎裂大半,疼的王易倒吸冷气,左边身体麻木,疼痛感却没那么烈,泰达又拉弓瞄着王易射出一箭,这王武早早的就挡在王易身前,一箭射穿右胸膛,但是那箭的力量还是带着王武冲向王易,出来的箭头还是扎入王易的右肩膀,这王易觉得疼了,呜哇呜哇的乱叫,半马人看着这一幕都吓得瑟瑟发抖,泰达吩咐手下把王易的头砍下来,王易听见泰达的话,忍住剧痛,往前一,钉在左肩的箭从左肩穿过,疼的王易满头大汗,着一口气施自己的斗转星移,一阵比之前黑雾浓郁的黑雾出现,王易和王武都消失了,溶洞的上方削去,这可是帮了王易大忙,本来斗转星移怕密闭的间,可是泰达一来就把溶洞上方削去,个溶洞变成了露天的,王易这个时候不跑等着杀么。
  泰达看着消失的王易愤怒的杀向半马人,这群半马人是家劫舍哪里是这正规军的对手,一阵齐射,半马人倒下一大半,领头的半马人一见自己族人死伤惨重眼睛红的吓人,可是又不会死对手,不跑还等着人家把自己的部落杀吗,随一声长啸,半马人跑的跑死的死,就这么这一片区域着的就剩下了泰达的战部,泰达目冰冷,下令追杀王易,战部分散出去寻找王易。
  雾城中心,轮殿
  天狼阿鲁斯和亓汝绍跪在下方,旁边的布罗姆正滔滔不绝的在诉说着两人的罪行,可是雾主却摆了摆手,布罗姆语塞低头跪下,雾主官霜冲着阿鲁斯道:“你也道了,千莲的身份,这可不是小事,三皇窟的处境你们也道了,新城千莲统了,之前千莲说的话多少有离间你我的,你可明白”。
  阿鲁斯低着头道:“属下明白”。
  “恩,这你抗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了,你的天狼城去吧”。
  “是”阿鲁斯说便离去。
  官霜摆了摆手道:“汝绍,你也下去吧,这你能把阿鲁斯劝来我记你一功”。
  “谢主上,属下告退”说也快离去。
  倒是布罗姆不道:“主上,怎么这么轻易的过这阿鲁斯,他抗可不是一两了,这是开违抗您的令走了天一”。
  “我怎么会不道他和沙华有联,而且还对天一忠心耿耿,现在多事之秋呀,我们和希维尔走的太近了,谁道千莲下一个会把谁杀掉,现在呀所有能用的力量都不能浪费,这天狼族关键时候可是好的炮灰”。
  “属下明白了,主上是英明神武,智珠在握,叫属下神往,属下是体投地也难表达心里敬佩,主上深不可测属下是汗颜,虽有一点小心却也难理主上心中所......”。
  官霜听这布罗姆的一吹嘘谄媚的话摆了摆手道:“你也不必如,早就跟你说过,这吹袭恭维的话少说,以后注”。
  布罗姆听倒地跪拜,大呼主上英明,让官霜无可奈何,但是这话听官霜还是有些心喜的,虽然面色平静,可是这种话谁听了不高兴呢,摆了摆手让布罗姆退下,官霜坐在宝座上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