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雾城轮回之地 > 第二十五章 我太难了

第二十五章 我太难了


  官霜听到侍女的话,顿时站了来,气的半没说出一句话,捂着心口悲戚的说:“这个逆子,怎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呢”,千莲着泪的官霜,心不会不会是自己送的颗转移水晶吧,斯说:“雾主不必担心,我这就派人找,信快就会有下落,不过在之能否请雾主沙华的灵魂碎片还给千莲大人”
  “这是妾身该做的,请稍等,我这就七偏里拿回来”说完便领着下人离,剩下千莲个斯在大殿内等着,斯开口:“大人,我这官霜不会轻易的交出来,来瞒了我们不少”
  “就算有大的,又能如何,现在我们需要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下,无论是谁不可能阻碍我们”千莲刚说完,官霜领着遍鳞伤的七偏来到大殿,七偏见到千莲倒地跪拜,“大人,我是蒙了心智才干出这样的来,这是沙华的灵魂碎片,请大人饶了小人吧”千莲见七偏交出来了,便挥了挥手,倒是官霜这边冷哼一声:“这个吃里扒的东西,就算千莲大人放过,我也不会轻饶了,来人带下”
  上来几个鬼族侍卫还在哭嚎的七偏带了下,千莲仔细了水晶里的灵魂,察觉不到什异便带着斯离开这里,千莲脚刚走,布罗姆便上:“主上,全谈了,他们答应了主上的要,不过就这沙华的灵魂碎片交出太可惜了”
  官霜冷哼一声:“交出,不过是我运用术割裂我自身的灵魂所创造的一点灵魂碎片罢了,不过这要休养下了,这动用术损耗太大,吩咐下,地强戒备,给我盯了阿鲁斯,千万在这个时候出什问”
  布罗姆领下,官霜又吩咐手下将七偏放出来后屏退了所有人,阴影处出现一人,冰冷的开口说:“这您损失不少计划恐怕就要延迟了,而北良这孩子这时出不是不是他们计划的”
  官霜退下黑袍,露出精致的面容,坐在专属的宝座之上,俯视着说话的人,淡淡的说:“放心吧,这孩子他们应该猜的出来,毕竟长得和他太像了,计划延迟不算什,这该死的封印才是大麻烦,黄岩交的办的怎样了”
  “办了,下面就他们怎做了,这个千莲还真是强呀,我的术竟对几乎没什作用,来我们要小心这个女人了”
  “不用,现在我们有多时间,多多注下面的,下吧”
  黄岩消失在阴影之中,官霜盯着大殿,淡淡的说:“死吧”
  -----------------------------分割线-------------------------
  王易在一旁算计着怎哈尔怀里的转移水晶骗过来,王武则是经的问哈尔怎离开也可以带哈尔离开,哪被哈尔打了一顿,说什,‘哈尔不容易才找的这一处安静的地方,才不会出呢’,王武被收拾的老老实实
  气的王易骂,是也无可奈何,王易没有战斗力,而王武也不是哈尔的对手,来能智取了,大的困境就是哈尔每跟防贼一样的防着两人,让王易无计可施,到有一王易着哈尔颈有一块鳞片,难这就是传说中的龙之逆鳞吗
  两人计着怎块鳞片从哈尔的身上偷走,王武上骚扰,王易运用术瞬间到达哈尔身边逆鳞偷走,两人计划之后,准备实施,而实施之王易还问了王武,如哈尔没了逆鳞会不会死,得到王武肯定的回到不会死之后两人动手了
  王武幻出,和哈尔战斗在一,王易运用术斗转星移到达哈尔身边,手伸逆鳞,哈尔一顿时一阵黑光,变回黑龙,王易一咬牙黑雾显现,时每转移是随出现,跟抽奖一样,可是在这里王易闲着没,不是研究自己的棍子就是练习这短距离的转移,功夫不负有心人王易已经熟练控落点,一下子出现在哈尔的后面,落到哈尔后脖子上面,哈尔劲摇晃自己的脑袋,企图王易从身上甩出,王易紧紧地抱住哈尔的脖子,哈尔瞬间缩小,王易没应过来,哈尔从王易的怀中逃离到一边:“卑微渺小的生,竟敢对伟大的哈尔攻击,伟大的哈尔生气了,受洗礼吧”摇身一变,成为黑龙,张开大口,一股能从哈尔的口中汇聚,‘碰’的一声,光波打王易,王易立马转移,从光波下逃生,而王武见状举右手大喝:“盾!”一张乳白色的光汇聚成的大盾牌出现在两人的面,哈尔的光波打光盾,彼互消磨。王易也不闲着,用术斗转星移出现在哈尔的嘴下,一将哈尔的逆鳞拔下,哈尔顿时萎靡了下来,跌倒在地
  王易着手中的逆鳞,一个月牙状的灰色鳞片,来这就是龙之逆鳞,没啥感觉呀,王易举着逆鳞走到哈尔面,能不能让我们出
  哪成没了逆鳞瞬间跌倒地上,变得软趴趴的,哈尔大骂:“卑鄙的生,们竟敢对伟大的哈尔做这种,吗已经触犯了亚里斯托族群所定下的规矩,们死定了”
  “死!?我现在生不如死”王易对于哈尔的话不屑一顾,上摸索哈尔的身,没找到块转移水晶,着贱兮兮的说:“伟大的哈尔大人,要不要做个交易呀”
  哈尔没了逆鳞,浑身不一点力气妥协“卑鄙的生,要交易什”
  “就是出的办法,怎样不为难吧”哈尔听王易说完撇着嘴:“要先我的逆鳞还给我”
  王易着说:“不行,要先说”
  哈尔妥协“,出的办法就是潜入湖底,就可以出了,可以逆鳞还给我了吧”
  王易着哈尔:“是不是我俩当成傻子了,难觉得我傻吗,王武来评评”
  王武能过来附和:“哈尔阁下,请不要耍我们,请告诉我们确的离开方法”
  哈尔气急,哼哼的说:“爱信不信,一就是这走的”
  王易和王武互了一眼,王易说:“王武大哥,下,是不是哈尔说的方法,要是骗我们,我就棍子再插后背上,不插屁股上”王易恶狠狠的吓唬哈尔
  哪哈尔竟哭了来,一条20多米长的黑龙哭了,王易能安慰哈尔:“行了哭了,要是说的对,我就逆鳞还给,我保证”。
  哈尔泪眼婆婆的着王易,点了点头
  时王易心,唉~我太难了,还要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