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越英雄联盟之我是大诡术师 > 第十二章 禁魔铠甲

第十二章 禁魔铠甲


  崔斯特望着这堆宝贝,叹了一声,摸了摸木匣仿佛心中好受许多。
  “你呢?挑哪件带走?”崔斯特拿走了珍贵的匕首,格雷福斯的“命运”失而复得,只有弗吉尔还没有选择。
  “我想带走它,”弗吉尔指着那具高大铠甲。
  “我想没有比你更招摇的显示自己有宝贝的人了。”崔斯特撇撇嘴。
  “虽然我不知道它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我总觉得我以后会用到它。”弗吉尔摊摊手,“格雷福斯,可以掩护我们离开这里吗?”
  格雷福斯点点头。
  “那先让我试试它值不值得我们带走它。”崔斯特拿出匕首用力刺向铠甲看起来最薄弱的颈部。
  匕尖乌光一闪便消失不见,而刺在的位置竟然一丝痕迹都没有。
  “不可能,它能阻止我的魔法力量!”崔斯特脸色难看,惊呼道,“这把匕首可以携带我的魔法力量,可现在它竟然毫发无损。”
  禁魔铠甲!
  原来这幅铠甲是由禁魔石打造的,可禁魔石只在德玛西亚存在,德玛西亚人将它看作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也许,是某个倒霉的德玛西亚人被普朗克盯上了。”格雷福斯不知道禁魔石在德玛西亚是多重要的东西,是完全不允许带出德玛西亚的。
  “来让我看看它能否扛住我手中的子弹!”格雷福斯大笑着,将子弹塞进“命运”,轰的开了一枪。
  “你个蠢猪!”崔斯特撕声裂肺,“禁魔石最强大的是禁止魔法力量,是挡不住你这种粗暴的物理攻击的!”
  精美的铠甲脑袋处露出个巨大窟窿,禁魔石碎片流淌在内部哗啦啦作响。
  我艹!
  弗吉尔心疼地看着他的铠甲现在像个破烂,他起初也想试着测验这个铠甲的防护力,当听到崔斯特撕声裂肺的叫声后突然生出不详的预感。
  格雷福斯头一次露出歉意的表情,“弗吉尔,要不你再挑件别的?”
  当弗吉尔知道这是由禁魔石制作的铠甲后,想到了马上来临的蚀魂夜,它会起到巨大作用的。
  “不,即使脑袋不能用我也得带走它。”弗吉尔心疼地将铠甲头部取下来,然后穿上。
  外面火拼终于结束,是白胡子胜了,不过是惨胜,三十几个手下现在只剩下五六个,其他的都葬火海中或海钩帮弯刀下。整个仓库现在鲜血流淌,宛若人间地狱。
  格雷福斯的枪声响起时,白胡子终于察觉到有人趁他们火拼时偷偷进入更深处,那里肯定有更好的宝贝。
  当白胡子带领众人找到暗道时,一杆巨大的双膛猎枪从暗影中走出,抵在他的脑门上。
  身后站着一个穿着得体,腰间插着精美匕首的绅士和一个身穿高大铠甲,脑袋却露在外面的奇怪男人。
  “后面还有很多宝贝,我们只拿走这三样,你没什么意见吧。”弗吉尔在格雷福斯身后缓缓说道。
  白胡子瞥了一眼匕首和铠甲,摇了摇头。
  这个举枪的男人应该就是之前普朗克一直调查的那个人,听说他的枪威力巨大,而他身后站着的那个穿着铠甲的人透漏着怪异,应该比拿枪的男人更不好招惹,自己现在只剩下几个快残废的手下,一定不能得罪他们。
  就这样,弗吉尔走在最前方,崔斯特紧随其后,格雷福斯擎着枪留在最后离开了暗道。
  弗吉尔掏出卡牌,体内的魔法力量因为短暂的休息再次充盈起来,抓住二人一闪消失在白胡子众人眼前。
  “他们,竟然会魔法!”众人惊呼,因为蚀魂夜的缘故,比尔吉沃特很多年都没见过能够使用魔法的人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啊?这么快,传送就又能使用了。”崔斯特抱怨,若是他使用传送能力,这么多次后一定会晕厥,至少第二天才能恢复,可现在看到弗吉尔使用几十次后休息片刻竟然又能再次使用,真的是无法理解。
  但是弗吉尔的传送距离比我还差一些,崔斯特心中暗暗自我安慰一番。
  弗吉尔想再次使用卡牌将他们传送到自己的住所,结果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弗吉尔醒来时,眼前闯入一个格雷福斯胡子拉碴的面庞,随后又挤入一张清秀带着一丝狡黠的脸,是崔斯特。
  “这是哪里?”弗吉尔起身,揉了揉太阳穴。
  “你老情人家里。”崔斯特带着猥琐的笑容。
  “老情人?”
  正当弗吉尔疑惑的时候,木门打开,艾尔西走了进来。
  “你醒了?弗吉尔。”
  艾尔西端着一盆还算干净的水走了过来,递给弗吉尔一条毛巾。
  “我怎么会在这里?”弗吉尔清洗完脸,四处张望。房间虽然简陋,但是内饰比起弗吉尔自己的住所算得上精致。
  “我还以为你的魔法力量不会枯竭呢,原来你和我们也差不多。”崔斯特解释道,弗吉尔由于连续使用传送,体内魔法力量恢复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否则就会抽取精神能量,最后****。
  “那艾尔西......”
  在弗吉尔晕倒后,崔斯特只能将铠甲脱下,他背着弗吉尔,格雷福斯扛着铠甲绕过街道逃往贫民窟。
  毕竟这里人个个穷的叮当响,世界乱不乱与他们都无关。
  他们在躲避一群混混的追杀下闯进了这间房屋,房屋主人艾尔西见崔斯特背上扛着的是弗吉尔,才没有大喊大叫引来那群混混。
  “还真是窝囊,被一群普通人追着跑。”格雷福斯坐在旁边愤愤道。
  “你不是无惧普通人么?”弗吉尔猜到了真相,可还是想打趣打趣格雷福斯。
  格雷福斯的子弹凭空出现也相当于一种魔法,而魔法力量不是无限的,在使用多次后,也必须得靠休息,魔法才能再次充盈起来。
  “弗吉尔,你是不是诡术师体系?现在是几阶?”崔斯特郑重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你嘴里说的诡术师,在屠夫之桥上我捡到了你丢的那张黄牌后,自然就掌握了相应的能力。”
  “不可能!”崔斯特大叫。
  “为什么?”
  “每个体系都必须有他的引导者,诱发蕴藏体内的魔法力量,才能使用体系里的能力。”崔斯特站起身,“我的引导者就是我的祖父,赋予我使用卡牌的能力却将我丢弃在族人的帐篷外,承受了敌族对大河游民的怒火。”
  “也许,你的那张卡牌就是我的引导者呢?谁说物品不能成为引导者呢?”弗吉尔不打算将自己的真实经历告诉他们。
  “这......也存在这种可能吧,不过物品成为引导者我还真的没听说过。”崔斯特还是有些怀疑。
  “对了,你口中说的诡术师是什么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