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越英雄联盟之我是大诡术师 > 第十八章 罪恶的洗礼

第十八章 罪恶的洗礼


  “不可能!”
  “蚀魂夜来临之前,暗影岛的亡灵是不可能登上这座海岛的!”
  格雷福斯大喊,他从小在比尔吉沃特长大,他知道蚀魂夜的可怕,但是也只有在那一天,暗影岛的亡灵大军才能踏足这片土地。
  虽然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寻找蚀魂夜的源头,但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在除蚀魂夜那一天之外,比尔吉沃特是一直被保护着的。
  “除了暗影岛,还会有哪里的亡灵会如此强大呢?”
  崔斯特不解,比尔吉沃特在蟒行群岛屹立那么多年,若是有强大的亡灵,早已被发现,不可能由它慢慢成长的。
  “也许我们弄错方向了,他又不一定是亡灵侵染的。”
  格雷福斯认为弗吉尔二人推断是亡灵侵染者的理论并不正确,干嘛一直揪着亡灵不放,
  “我觉得,这个霍尔说不定是祖安那帮疯子研究出来的试验品,跑到了比尔吉沃特。”
  崔斯特翻翻白眼,“霍尔的异变也就这两三天内发生的,之前他可是很正常的,祖安到这里即使坐最快的船也得三个月,蠢猪。”
  弗吉尔亲眼见到骷髅影子,自然不会相信格雷福斯的推断,他可以确定骷髅影子是亡灵,而且是暗影岛的亡灵。
  仿佛在他来到这个世界时,故事剧情开始改变,血港鬼影派克没有被背叛而是自己做了交易,格雷福斯和崔斯特没有自救成功而是被自己救下,本来蚀魂夜才会出现的暗影岛亡灵,竟然现在就出现在比尔吉沃特。
  还有俄洛伊的触手在他体内发出的尖叫,骷髅影子在他身体内没有找到灵魂,反而弄得自己消散了,弗吉尔觉得他自己与他人似乎有点与众不同,冥冥中感觉有人在一直注视着他。
  崔斯特和格雷福斯就霍尔属于什么体系而吵个没完,弗吉尔不想参与其中,他决定去找莎拉。
  不知她是否知道蚀魂夜是否快要来临,她是现在比尔吉沃特暂时的霸主,有什么办法抵御亡灵大军。
  血港,塞壬号,甲板上。
  “弗吉尔,你爽约了,所以你的位置给他了。”
  莎拉穿着束身衣,外面套着宽大的风衣,船长帽也比之前的大了许多。唯有不变的是她腰间的精致双枪。
  “雷文。”
  莎拉右侧走出一位个子很矮,但行走铿锵有力的中年男人。
  雷文手抚额头,倨了下身体。
  “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没了我这个随身扈从,杀死普朗克的计划会出什么乱子。”
  弗吉尔笑了笑,同样回了礼。
  雷文嘴角一撇,“莎拉小姐谋划了十五年的计划,不会因为一个扈从就会失败。”
  “自然,我只是这么一说,你们别当真。”
  弗吉尔当然听得出雷文话里的嘲讽。
  “你现在是比尔吉沃特的霸主,看着现在乱糟糟的比尔吉沃特,不想做点什么吗?”
  莎拉转过身坐在高脚凳上,喝着酒悠闲地望着城市里不时冒出的焰火,弗吉尔见此有些生气地问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成为我的扈从吗?”
  莎拉品了一口红酒,半倚在桌面,留给弗吉尔一个曼妙的背影。
  “难道是因为我的帅气?”
  弗吉尔嘴一抽,说完立马后悔了。
  晃着的红酒杯猛地一停,莎拉幽幽地说道,“敢打趣我的人往往都会品尝到我这两把枪的滋味。”
  “我错了,我不该和你开玩笑。”
  弗吉尔是来了解情况的,并不是打架,虽然他现在并不惧怕莎拉那两把枪。
  “是因为我跟你说了,要了解真相就要雇佣我的话吗?”
  弗吉尔想起那天在酒馆,回忆前世英雄联盟的背景故事一步步引诱莎拉雇佣自己的事情。
  莎拉转过头,深深地望了弗吉尔一眼道,“并不是。”
  “比起知晓我真相的人,我更喜欢痛恨普朗克的人,你那天说你马上要被普朗克杀死,我才决定你成为我的扈从的。”
  看来那时的莎拉,复仇是她唯一的欲望,一切痛恨普朗克或与普朗克为敌的人都是她想要招揽的对象。
  “而现在普朗克死了,我反而有点想知道你是怎么知晓我的?”
  莎拉将红酒杯放下,走到弗吉尔的面前,俯视着他。
  妥妥的女王范!
  弗吉尔心中跳出这个念头。
  “你知道蚀魂夜马上要来临了吗?”
  弗吉尔避开她的话题,引到蚀魂夜上。
  “自然知道,从小在蟒行群岛生活的我,怎么可能不知晓蚀魂夜?”
  莎拉神色一怔,想到了那伴随着她整个童年的阴影。
  “比尔吉沃特现在乱成一锅粥,彼此为眼前的利益互相厮杀,根本不知道更可怕的厄难将要来临,你应该做点什么。”
  这次见莎拉,弗吉尔并没有带崔斯特与格雷福斯过来,如果格雷福斯见到此时莎拉对比尔吉沃特的态度,他一定会掏出“命运”与莎拉决一死战。
  “那些帮派的人死有余辜,他们生前是普朗克的爪牙,普朗克生前的罪恶他们也要替他承担一些。”
  “可死的不光是帮派的人,更多死去的是可怜无助的比尔吉沃特人民。普朗克生前作恶多端,但是至少在他的统治之下,普通人民还有一丝活命的希望,而现在他们要么死于帮派的烧杀抢掠中,要么死于帮派斗争中。”
  弗吉尔有些痛心,从普朗克死去的这些天,他亲眼见到比尔吉沃特普通人民的惨状,他能救一人,却救不了整个比尔吉沃特。
  “唯有洗礼,方能洗净普朗克在比尔吉沃特留下的罪恶。”
  莎拉淡淡的说道。
  “那些在你口中该被洗礼的人死去也会在蚀魂夜再次爬起,重新制造更大的罪恶。而这些在我看来,你杀死了普朗克,你会成为新的普朗克,不,是比他还邪恶的人。”
  莎拉静静地望着面前对她舌枪唇剑讨伐的弗吉尔,终于有些动容,转过头望向那些焰火。
  “是啊,蚀魂夜马上就要来了啊,这座城市将要迎接它最大的灾难,我是该做些什么。”
  弗吉尔见莎拉说完后久久不语,掏出卡片一闪而过,传送到码头上。
  身后的塞壬号灰色帆布升起,桅杆顶端一面双枪图案的旗帜被挂起,迎风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