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越英雄联盟之我是大诡术师 > 第四十三章 吹哨鱼

第四十三章 吹哨鱼


  莎拉与弗吉尔二人反复研究了这颗血莓,最后什么结论都没有得到。
  弗吉尔的魔法力量现在十分充盈,没任何异常。
  最后弗吉尔无奈作罢,只能暂时不去食用这种血莓,除非搞清楚它的来历。
  “你去休息吧,晚餐我会派人叫你。”
  莎拉示意弗吉尔赶紧去休息,夜里还有一场挑战等着他,现在他需要养足精神。
  弗吉尔点点头起身朝休息室走去。
  “你干嘛?”
  莎拉愣住了,看着弗吉尔竟然准备在自己的房间休息。
  “当然是休息啊,休息室不休息难不成还干别的?”
  弗吉尔朝莎拉贱笑。
  “你的休息室在船底!赶紧滚。”
  莎拉回头望向外面,似乎没人看见这里的事情,松了口气朝弗吉尔怒吼道。
  嘿嘿,果然如我想得那样,还是会害羞的姑娘。
  -------------------------------------
  顺着阶梯,弗吉尔一层层往下走去,最先过的是水手室,像是前世大学宿舍里的双人床一排排放在这一层,每张床铺上贴着一个名字,弗吉尔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继续朝下走去。
  因为船型的原因,每一层都比上一层空间小,这一层是杂物间,堆放的食物和出海必需品外弗吉尔已经没找到有自己名字的房间。
  最底层空间最小,养着三头羊和几只家禽,海上航行不能光吃鱼还得吃一些其他的肉类否则营养失衡很快就得病死。
  弗吉尔捂着鼻子,空气里混着粪便与海腥味,船底并不是完全防水所有底部渗的水导致这里又潮又湿,最后弗吉尔总有在一个角落找到了一张贴着自己名字的隔板床。
  妥妥的公报私仇啊!
  弗吉尔有些好笑,因为总是打趣莎拉,这个女人竟然将坏心思打在这上面,可弗吉尔是什么人,即使睡在石头堆上他都能睡得很香的粗人。
  一上午的两次晕船呕吐将他的体力损耗的很多,他很快就睡着了。
  -------------------------------------
  咩咩的叫声和家禽被追赶的扑腾声将弗吉尔吵醒,他睁眼正巧看到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凑在他的脸上。
  “喂,你是因为什么被船长大人惩罚睡在这里?”
  胖子声若洪钟,直接将迷糊的弗吉尔炸醒。
  “啊?我是因为调戏你们船长才被罚到这里的。”
  “那样的话你不应该在这里。”
  “那会在哪?”
  “会被丢在海里,现在应该在鱼肚子里。”
  ......
  看来莎拉对人调戏她的手段很残忍啊,自己这样已经算很好的。
  弗吉尔望了望周围乱糟糟的环境苦笑道。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晚餐时间。”
  “那我的惩罚时间结束了。”
  弗吉尔伸伸酸痛的胳膊,不顾胖子惊讶的眼神顺着阶梯爬了上去。
  甲板,
  “醒了?”
  航向方向正前方出现两团已经进入视线的微小黑影,中间狭小的缝隙在落日余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
  站在前舷甲板上的莎拉回过头瞥了弗吉尔一眼。
  “恩,船长大人给我安排的休息室真不错,有羊群相伴,有家禽戏耍让我再次找到陆地的感觉。”
  嘴贱的弗吉尔又忍不住了。
  “哦?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那接下来的航行你就继续住在那里吧。”
  弗吉尔一愣,刚想收回刚才的话就被莎拉打断。
  “晚餐过后就要进入惊嚎海峡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随着莎拉手指的方向,一排排木箱被绑成长条,整齐的码在船的左右两侧。
  一条木箱大概有四米长,由八个木箱组成,按照麦基的意思这样绑在一起能拖延吹哨鱼啃食的时间。
  而众多水手边忙着手上的活边朝弗吉尔看来,眼中满是感激。
  他们不知从谁的口中得知中午船长室内会议的内容,面前的这个男人准备用自己的方法拯救了他们被丢下海的命运。
  男孩考伯也和其他水手一般望着弗吉尔,眼里满是复杂的神色,他算得上船上来得最晚的新手,如果选择抛弃,他被选中的可能性很大,他也没想到弗吉尔竟然将引开吹哨鱼的重任独自承担下来。
  晚餐时间到了,
  水手们在甲板上默默地吃着手中分发给他们的食物。
  而弗吉尔他们则在船长室用餐,端来食物的人竟然是那个胖子。
  胖子眼神充满诧异,他原以为弗吉尔是个没什么用的水手偷吃食物被罚到船底的,现在发现他竟能和船长大人一起用餐。
  “希望你能成功,弗吉尔。”
  麦基仔细嚼着口中寡淡无味的羊腿肉,羊肉是在非常重要的时候才会拿出出来,平常并不多见。
  “虽然我很讨厌你,但同样也希望你能成功。”
  雷文从不掩饰自己对弗吉尔的讨厌,而现在弗吉尔为了不随便牺牲水手们的生命将自己陷入危险境地的勇气的确令他佩服。
  “恩,放心,虽然我也不喜欢你,但是我还是会去做我认为该做的事情。”
  弗吉尔吃了一口羊肉,太淡了!
  海上出行淡水和食用盐是必备物质,海盐是不能食用的,所以船上的厨师两者是能节省就节省。
  胖子见弗吉尔一脸嫌弃的表情顿时有些不乐意,这种食物放在平时可吃不到,每次做它时他为了不辜负稀有的食材他都会拿出十二成的厨技来做。
  现在竟然被嫌弃了。
  莎拉摆摆手,将胖子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如果你想空着肚子面对那些吹哨鱼的话,你可以选择不吃这些食物。”
  莎拉的劝告永远这么女王范啊,弗吉尔心想。
  弗吉尔点点头,自然也是明白现在不是挑食的时候,他得保持体力去提着那些木箱丢在远处,他可不想被这些重物累到虚脱。
  海上的落日极为壮观,金色余辉洒满整个海面,也透过窗户洒在餐桌上,给这些食物添了几番诱人的色彩。
  塞壬号徐徐驶进凹口,金色光辉被黑色逐渐吞没。
  惊嚎海峡到了。
  幽长的海峡顿时让进入自己的船只淹没在黑夜中,站在甲板的水手经验老道的点燃油灯,打开桅杆顶端明亮的航行灯。
  咻咻咻~
  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吹哨声由浅及深传入塞壬号众人的耳中。
  吹哨鱼的哨子声,
  它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