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穿越英雄联盟之我是大诡术师 > 第四十四章 安然度过

第四十四章 安然度过


  吹哨声越来越大,最后竟汇聚成规律的嚎叫。
  水手们聚集在一起脸色惨白,丰富经验的老水手虽然听过这种可以啃食船只龙骨的鱼类,但从没亲眼见过。
  漆黑幽长的航道,塞壬号孤零零的挂着航行灯朝前方驶去。
  而前方一团更加漆黑的乌影漂浮在海面快速朝塞壬号冲来。
  它们来了!
  “将前弦炮通通装弹,给我往死里轰!”
  莎拉站在甲板正前方,遇到危险最好的方法就是轰它几炮。
  水手将事先摆好的前弦炮对着那团乌影,火线一捻。
  带着火团的铅丸弹朝着吹哨鱼激射过去。
  轰的一声,铅丸弹在它们身上炸裂。
  正面着弹的吹哨鱼被火浪掀起,在航行灯的照射下露出它的面貌。
  和前世海底灯笼鱼样子类似,宽阔的口器里面排满尖锐的牙齿,激凸的眼球仿佛如死鱼一般恐怖无神。
  除了没有头顶那一顶荧光触须外,只有吹哨鱼身上的鳞片像孔雀开屏张开不同于灯笼鱼。
  正如麦基所说,婴儿手掌大小的鳞片中间有个细小的孔洞,水流从孔洞中穿过,发出幽幽的声音。
  铅丸弹只将为数不多的吹哨鱼炸死,其他的见状纷纷四散开来,乌影团瞬间分裂成多个黑团继续朝塞壬号游来。
  “继续!”
  莎拉挥手示意水手不准停,她很清楚这种攻击对数量庞大的吹哨鱼没什么杀伤力,但多杀死一只吹哨鱼他的生存机会就多一分。
  “弗吉尔,你还在等什么?”
  麦基从身后吼道。
  弗吉尔转头看了一眼麦基,又望向那群眼神充满感激的水手们,默默走到右侧绑好的木箱前。
  蓝光微不可见,他一只手抓着木箱下一秒出现在海面。
  弗吉尔将木箱丢在海面承载着自己没有落入海底。
  再一闪他再次回到船上。
  水手们望着弗吉尔的,眼神里充满敬畏,原来他不是普通人。
  麦基眼睛一眯,原来这家伙有这样的能力,怪不得他敢说出那种话。
  雷文虽然知道弗吉尔是非凡者,但从没见过他竟能带着如此重物传送。
  “还是太近,这样远远不够。”
  麦基的话传来,按照弗吉尔的计划将木箱丢在航道两侧,然后让木箱引开吹哨鱼后再继续前进。
  弗吉尔没有看麦基,继续走到木箱边,他再次带着一条木箱传送离开。
  位置正是第一次木箱漂浮的位置,
  脚下的木箱浮力已经不足以承载弗吉尔和另一条木箱两者的重量,木箱逐渐下沉。
  弗吉尔传送的能力会有一秒的凝聚时间,眼见他要沉下去时再一闪再次到了更远的地方。
  就这样往复数十次,弗吉尔已经将船舷右侧的木箱完全搬完。
  木箱在航道的右前方规则的漂浮者。
  而弗吉尔感受到体内魔法力量的枯竭,连续传送太耗精力。
  “我想应该够了。”
  莎拉见分裂开的吹哨鱼已经大部分朝木箱所在位置游去。
  “不够,远远不够,它们的啃食速度是远超你们想象的”
  麦基满脸狠戾的表情,他看得出弗吉尔已经接近极限,不能再使用他的传送能力,而现在丢在海面上的木箱只有七个,能拖延的时间远远不够塞壬号逃离吹哨鱼。
  麦基歪着头看向那群瑟瑟发抖的水手,最后还不是一样要采用他的办法。
  吹哨鱼果然与麦基说的那样,牙齿摩擦木箱的声音混着哨声回荡在峡谷内,令人无比恐惧。
  “我还可以继续。”
  默默吃了橘子的弗吉尔再次感觉体内魔法的充盈,他走到莎拉身边,“放心,暂时都还在我掌握中。”
  让水手尽可能准备多的木箱就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情,他有橘子可以让自己恢复状态。
  莎拉点点头,她无法反驳面前这个男人。
  和之前同样的方法,弗吉尔一次次将木箱运到航道的左前侧。
  麦基露出疑惑,他明明看起来已经到了极限,为什么还可以继续?
  而站在角落里的考伯眼睛瞪的老大,满是吃惊。
  前弦炮在弗吉尔第一次搬运木箱时莎拉就命令水手们停了下来,她怕四散的吹哨鱼打乱他的计划。
  而无事可做的水手们都静静地望着弗吉尔一次次出现在船上再一次次消失。
  有的水手已经开始祈祷,为弗吉尔祈祷,他们希望他能成功,希望他能拯救他们被抛下的命运。
  摆在船上的木箱已经没了,弗吉尔蓝光一闪出现在船上。
  “我想这些已经足够了。”
  弗吉尔声音透漏着虚弱,虽然橘子能让他补足状态,但这么多次精神高度紧绷的工作让他从心底感到疲惫。
  这次麦基没有反驳他,吹哨鱼确实已经彻底被吸引过去。
  “快速前进!”
  随着莎拉一声命令,水手们将帆改变方向,帆布一鼓塞壬号再次顺着航道朝惊嚎海峡另一端快速前进。
  呼,塞壬号上众人纷纷松了口气,吹哨鱼群的确被木箱吸引住没有继续追他们,而木箱拖延的时间足够他们驶过惊嚎海峡。
  弗吉尔找了个木桶坐在上面,好累。
  “看起来你的状态很差,为什么不用你的恢复能力调整一下。”
  莎拉走到弗吉尔身旁,见他正闭目养神。
  “橘子只能补充需要的物质而消减不了内心的疲倦感。”
  重复做一件简单的事并不会觉得很累,然而做千遍万遍即使不累心却是乏的。
  “后面的航行应该会很平静不再会有什么危险,”
  莎拉拍拍弗吉尔的肩膀,“我已经让人在水手室收拾了一间属于你的房间,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谢谢。”弗吉尔点点头,正准备往水手室走忽然听到桅杆上的瞭望手传来一声惊呼,
  “那是什么?”
  瞭望手在航行灯的余光下脸色惨白,仿佛见到什么恐怖的事情。
  弗吉尔心底一紧,有种不好的预感升起。
  莎拉和其他水手慌忙跑到前舷朝航行灯照射的地方望去。
  一头堪比塞壬号大小般的吹哨鱼,宽嘴大张,静静等在塞壬号航行方向的正前方,若不是瞭望手发现,他们整艘船都会无声的进入它的嘴里。
  “转舵!快偏转航向!”
  莎拉的脸色也吓得惨白,她疯一般地朝站在船舵前的雷文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