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三国领主:开局气运暴击 > 第二十三章 朝堂对峙

第二十三章 朝堂对峙


  “赵常侍在吗?”
  “赵常侍已经就寝,有事儿明个儿再来吧~”府门前,一位公公拈着兰花指道。
  “公公,在下有要事求见赵常侍,烦请公公通融通融。”
  苏秦递上二十两银子。
  “先说好了啊,咱家也只是个传话的,至于赵公公见不见你,那咱儿也说了不算。”
  公公眼神一亮,悄咪咪收下。
  “那是自然,公公只需将话带到即可。”
  苏秦在那公公耳畔说了几句。
  “你说什么!这话可不兴乱说,被人听见了可是要掉脑袋的!”
  那传话公公浑身一震,连忙瞧了瞧,见到夜半时分,四下无人这才松了口气。
  “公公只管传话便是。”
  苏秦定定地开口说道。
  片刻后,
  那传话公公打开了府门。
  “进去吧,赵常侍说可以商量商量。”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
  苏秦从赵府中出来。
  呼,
  一走出赵府,他感觉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不少。
  那妖人浓妆艳抹,浑身透着诡异,府邸也是极其阴间,苏秦是再也不想来这里一次了。
  不过,
  不管怎样,总算是把一切打点好了。
  就是这代价么,有点大。
  能否成事,全看明天上朝了。
  “驻颜丹?”
  赵府内,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宦官两根手指轻轻拈起玉盒中的丹药放在妖艳的红唇上抿了抿,随后吞服。
  清新舒畅之感流遍脸颊上每一个毛孔,当场见效!
  “竟果真是驻颜丹!”
  “这小子本事不小啊。”
  赵忠难得神色激动。
  “赵公公,那他说的事,我们要帮么?”
  之前的传话公公犹豫道,“那两位可是“他”的人,只怕不太好动啊。”
  赵忠拿着铜镜打量着自己的脸颊:“又不是我们动,怕什么?”
  “您的意思是?”
  “他动得了,就是朋友,锦上添花;动不了,那就是敌人,落井下石。”
  赵忠咯咯地妩媚笑道。
  “高!高!”
  ……
  “传苏秦入朝!!!”
  第二日。
  苏秦便被传唤入殿。
  从上百级的汉白玉阶拾级而上,大殿琉璃砖瓦,雕梁画栋,好不壮观。
  “哈~”
  大殿之上,身穿龙袍的汉灵帝刘宏正半躺在龙椅上,身后两个宦官在帮他扇风。
  一个正是昨晚刚见过的赵忠,另一个苏秦猜测应该是张让。
  汉灵帝时十常侍受宠,权力盛极一时,其中以张让、赵忠势力最为强盛。
  “张常侍为我父,赵常侍为我母”,这是汉灵帝亲口说出来的,可见张让、赵忠的地位之高。
  下首处,另有八位宦官与其他官员站在一起。
  宦官摄政,这些就是十常侍无疑了。
  除比之外,何进,卢植亦在当场。
  么的。
  这简直就是修罗场,得罪了谁,苏秦这一趟都不会好过。
  “草民苏秦,叩见汉帝。”苏秦参拜道。
  刘宏打着哈欠,面容枯槁,一看就是被玩乐、金钱、女人掏空了,有这样的皇帝,
  大汉不灭才怪!
  刘宏双眼浑浊,蔫蔫地开口道:
  “你就是苏秦?那个…抓住了叛国贼寇的人?”
  “黄巾贼寇四下流蹿,不巧正好被草民抓住,想来便送来了洛阳,移交给了卢大人。”
  苏秦点头道。
  “卢植,他所言是否属实?”
  卢植点头:“禀告陛下,苏小友所言句句属实。”
  “咳咳——”
  “陛下,您该吃药了。”
  赵忠和张让两人急忙给刘宏顺气,一边端上一碗汤药。
  “陛下累了这么久也该歇歇了,今日之事,咱家看不如明日再议吧。”
  张让扶着刘宏就要往里边儿走。
  靠!
  苏秦几乎要破口大骂。
  “张公公,何必着急呢,”
  “咱家觉得还是先听小友说完儿,将那叛贼领上来对峙一番的好,以免误了家国大事呢~”
  赵忠给刘宏顺了几口气,建议道。
  “对,对,赵常侍说得对,”
  “那就传人上来对峙吧,快些动作,朕有些乏了。”
  刘宏疲倦道。
  苏秦暗自侥幸,幸好提前打通了赵忠这边的关系,否则,今天可能就得栽了。
  不过,随即苏秦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张让。
  现在看来,张让私通黄巾贼的消息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据说,王允曾经三次弹劾张让,并且在清剿黄巾贼的营地时还曾发现了张让与黄巾贼往来的书信。
  这也是苏秦选择贿赂赵忠而不是张让的原因。
  “将马元义带上朝堂!!!”
  传唤官高呼,不一会儿畏畏缩缩的马元义便被带了上来。
  “啊这!!”
  下首处,十常侍中的另外两位见到马元义的瞬间顿时浑身一颤!
  被抓的怎么会是他!
  完了!
  “封常侍、徐常侍,二位是身体不舒服么?”
  卢植冷眼看着两人。
  “没…没有。”
  两人急忙掩饰过去,背后的衣裳却早已被汗水浸湿。
  中常侍封谞、徐奉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张让,他们是通了黄巾贼没错,但是幕后的主谋却是张让。
  万一马元义把事情给捅了出来,可就全完了。
  “你叫马元义对吧,这位苏小友说你是叛国贼子,私通黄巾,图谋造反,你可得给咱家儿好好说说,细仔的说说。”
  “这里是大汉朝堂,这里的诸位大人会给你主持公道,没人能逼迫你~”
  “若有半句谎言,陛下可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呢~”
  张让抢在苏秦开口之前说道,语气阴冷,
  威胁!!!
  赤果果的威胁!!
  马元义只觉得如坠冰窟,浑身颤抖。
  “请各位大人明察,我不是叛国贼子,我马元义绝对从未做过任何叛国之事,违者五雷轰顶!”
  “逼的,对!”
  “我是被苏秦这小人逼迫的,请各位大人明察!”
  轰——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马元义竟临堂翻供!
  卢植大怒:“大胆贼子,昨日你分明已招供了叛国之实情,怎会有假!”
  “卢大人急什么,他不是说了么?都是被人逼迫才招供的,我倒是觉得有必要审一审这位苏小友了!”
  张让冷眼看向苏秦。
  “对,对,我大汉岂能私刑逼供,毁人清白!”
  封谞、徐奉大喜,连忙附和道。
  “大胆平民,你,作何解释!”
  被张让和几个宦官这么一挑拨,汉灵帝刘宏似乎被控制了一般,情绪激动,质问道。
  临堂翻供?
  呵呵,
  苏秦笑了。
  他缓缓从腰间取出一块金色令牌道:
  “小子不认识这几个字,劳烦诸位大人念一下。”
  正面:
  ——“大贤良师”
  背面:
  ——“第十二路神上使——马元义领”!